□刘英团

“能以一叶之轻,牵众生之口,唯茶是也。”茶自古是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经贸往来的重要商品,茶文化也是中华文明传播于全世界的重要象征。茶之干净、淡然,是生活,亦是态度。沿着知名茶文化学者王迎新在《山水柏舟一席茶》里所指,于曲水流觞之上掬泉煮茗,于柏舟之上感受茶香里的“诗与远方”。

“在一盏茶香里/遇见,最美的自己/袅袅茶香,慢慢升腾/悠悠诗心,尽情舒展/……”心灵深处,王迎新施予茶席的是寻常之中耐人寻味的意蕴。俯仰之间,有张扬着她平素修养的品味。正如美学博士肖建军所言,“她的茶道美学课,崇尚人文茶席的美学精神,俨然成了一次次充满生命之美的因缘际会……(使人)带着期待而来,怀着清静而去。”透过《山水柏舟一席茶》,既使人感受到了从容豁达,又洋溢着灵性与优雅。

“拾一枚枫叶/染一壶浓浓的秋色/……/坐拥在一盏茶香里/飘逸而脱俗/静赏云淡风轻/淡看花开花落/兀自清欢,兀自风雅/……”晨读《山水柏舟一席茶》,轻啜一口茗茶,瞬间有了“乾坤自在,物我两忘”之感。在青山白云间,在潺潺流水畔,在幽深古寺里,在柏舟茶韵中,人与自然、人与灵魂融合在一起。茶与人在山水之间忘却归期,遇见茶,遇见美。一片茶叶承载了人类最真实的言语,还原了生活最美好的样子。“捧着一把茶壶,中国人(不但)把人生煎熬到最本质的精髓”,“只要有一只茶壶,中国人走到哪里都是快乐的”(林语堂语)。

“理想的茶席是自然、人文与生命个体的境界融合。”就像王迎新在《山水柏舟一席茶》里所描述的:“黄昏的时候,关上窗。握一盏古树红茶,静静看着山茶的淡淡蜜红在西斜的光影中浓稠起来。”“茶和我,在这个时空里,一动一静,没有分别。”王迎新此语道出品茗的境界。茶语清心,啜苦而回甘,茶品的是一种感受,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是一种艺术,其后升华为一种境界。“想那烟花三月,得胜桥的富春茶社自是热闹地方……倚在窗前,看着楼下活色生香的市井小巷,咬一口美味的蟹黄包、雪菜包、翡翠烧麦,呷一口魁龙珠……”意境、情调相映成趣。

“茶道的意思,用平凡的话来说,可以称作为忙里偷闲,苦中作乐,在不完全现实中享受一点美与和谐,在刹那间体会永久。”正如周作人所言,品茶之美,美在意境,讲究“清、静、和、美”。吃茶之人皆明此理。“茶人们围坐成圈,各人在自己的简茶席上全心瀹茶,然后把茶汤奉献给身旁的茶侣。无有尊卑、富贵清贫之分,人人瀹茶,人人吃茶。”细啜慢饮,观汤色之美,看叶芽之美,赏茶具别致,可雅致,可纯情。正如有诗所云:“围一红泥火炉/煮一壶红茶/依窗,听雪赏梅/……/在茶香的氤氲弥漫中/饮出雅致与超然/……袅袅升腾,熨烫如初/沸腾出,别样的风情……”

茶即禅,禅亦茶。喝茶讲禅,禅茶一味,苏东坡“茶笋尽禅味,松杉真法音”一语中的。从甘露寺到临济寺,从感通寺到广佛寺,从普度寺到清凉寺,迎新与雪航和尚、道眼师傅、金行师傅且听茶语且论禅,更感“一笑皆春”里的天地情怀、融融慈悲。“喝茶是茶,喝茶不是茶,喝茶还是茶。”茶事亦如禅诗所云,一曲滚水冲茶,看茶叶舒卷,闻茶香袅袅,品禅意的清静恬澹,以无我之心自悟自省。

陆羽一生嗜茶,精于茶道。迎新幼承家传,研习茶道,播撒人文茶道、香道及茶艺。王迎新的《山水柏舟一席茶》是其日常习茶所感所悟。读王迎新的文字,如临其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