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看了一幅颇有丰子恺画风的漫画,画面中一大人正在摆弄提线木偶,这一大一小极其不成比例的两个人物,很耐人寻味。正揣摩其意而不解,忽然被漫画旁边的两行字一下点醒:有多少嘴上的忙是言过其实的装。

哦,原来漫画的言外之意揭示的是要言行一致的道理。

这两行通俗易懂的字,可谓一针见血,直抵现实,与漫画中所隐藏的深意相得益彰。是啊,现实生活中有多少所谓的忙,是所谓的忙、嘴上的忙啊!

生活中,这样的嘴上忙者并不少见。有人习惯于把单位的忙碌说成自己的忙碌,尽管自己只是忙了单位所有事情有限的百分之几,却偏偏说成了百分之九十几,似乎不这么说,就体现不出自己的重要性。有人则习惯于把别人的忙碌说成自己的忙碌,一个单位总会有老中青的年龄之差,有能和庸之分,有勤和懒之别,而好大喜功者自然不甘于庸者或懒人之列的,于是便下足了“嘴上功夫”,把别人忙碌的事贴到自己身上。还有一类人,也确实有深厚的“嘴上功夫”,说起做事、说起忙碌,那是满嘴跑火车,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但若真要动手去做,就傻眼了,变得手足无措了。

嘴上的忙碌,正是所谓言过其实的装,于人于己于单位,都毫无价值,并且迟早要自食后果的。

与嘴上的忙不同的是,也有每天手脚并用的忙碌者。这样的忙碌者,绝不是练“花拳绣腿”的,而是“手眼身法步”以及大脑的整体投入。那可是一种脚踏实地的忙,不空谈,不论道,只以做事为目的;也是一种全力以赴的忙,不偷懒,不耍滑,只追求做成事;更是一种专心致志的忙,不走神,不旁骛,一心做出有成果的事。这样的忙碌者,大都说的少,做的多,甚至做了也未必去说,是真正的实干者,是真正的干成事的人。

生活再忙,事情再多,都要一件件地去做、去完成,否则说“一火车”的话又能了却几件事呢?还是荀子说得好: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然小,不为不成。

□龙江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