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往常一样,出办公室左转二十七步,到了教室门口,高三(7)班的门牌就在眼前。和平时不一样的是教室里一片喧闹,各种声音纠缠在一起,有几个声音挤出来,探着头在门口窥视。我压制着心里的不快,布置了打扫卫生的任务。孩子们忙忙乱乱,写留言的、执手话别的、整理收拾书本的……好像并没有听到我布置的任务。我努力地没让自己的怒火爆发,回到办公室,默默整理自己的办公桌。

人生有很多意外,而我成为老师完全就是个意外。教师的伟大与光辉随着我年龄的增长也慢慢变淡直至消失,更多的是对老师清贫、小气、啰嗦的不屑。然而,命运总会和你开玩笑,毕业后,我恰恰就成为了一名教师,在我看来,这就是我不幸的开始。

我尽力回想那段初为人师的日子。能想起来的是山崖上莹白的冰挂,学校门前的那座山,从山林里探出犄角的寺庙,窑洞里斑剥的墙面。山里的孩子是淳朴的,他们雀跃着,为新老师收拾着屋子,并不时地用乌黑晶亮的眼睛打量着这个神秘的外地人。很快,他们用灵巧的小手将一张张白纸把这破败的窑洞打扮成敞亮的新居。其中有一个孩子,是他们中最大的,也是最能干的,因为几次迟到,被我用枣木棍打得浑身乌青,从此在我跟前就像受了惊吓的白鼠,瑟瑟发抖,眼睛里也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多年后,我收到他的来信,信中说,感谢我对他的教诲,是我让他知道了犯错是要受到严惩的,让他在社会上没有走错路与弯路……看到这些,我无地自容。我当时是多么地愚蠢可笑,我感激他的宽容,现在我只能在这里向他,向那些孩子们表示深深的歉意。

我收拾好自己的办公桌,慢慢地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再次出门左转,来到教室。喧闹声还在,而我的孩子们开始全员开动,擦玻璃的、搬桌凳的、拖地的、擦墙裙的,平时不怎么打扫卫生的几个顽固分子也都往返在教室与垃圾点,每个孩子的脸上都挂着汗珠,有些脸上还画上了“彩妆”。

教室里恢复了安静,孩子们和往常一样整齐地坐在座位上,我走上讲台,一个一个喊着他们的名字,把毕业证和准考证一一交到他们手里,再深深地看他们一眼。他们走上前,和我拥抱、道别,迈步走向更广阔的未来。他们的身影慢慢在走廊的尽头消失……

毕业了,教室整个被掏空了,三十八张桌子静静地安坐在那里,班级荣誉奖牌肃立在墙的中央。教室里的一切渐渐模糊了,那一张张军训时被晒的黝黑的稚气的脸却渐渐清晰……

或许,就在一个个轮回里,我让孩子的善良与信任感动,是你们教会了让我如何去爱,让我懂得了教育就是用爱唤醒另一个灵魂的过程,也教会了让我热爱教师这个职业。

一生,有你们,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