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雪丹

夏与秋之间的门槛通常不是一片泛黄的落叶,而只是相隔了一场夜雨。再天明时,就一步跨进了秋天的领地。一场秋雨一场寒。纷繁世界里,总有许多人来了又去,也总有许多事,再忆起时才会惊觉又过了一季。诚然,也有很多人和事,愈是经过岁月的沉淀,愈发历久弥新,不曾褪色。

时间回溯到25年前。那时,我还是阿荣旗一中一名高一的学生。

1993年3月的一天,上课铃响了,走入教室踏上讲台的是一位陌生的男老师,这让全班还未完全从课间哄闹兴奋状态转换过来的同学们迅速安静下来。在我们班实习的物理老师有事外出,便由他为我们代课。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于宏伟,一个在我此后的生命低谷中给了我莫大鼓励支持和帮助的人。那也是文科班的我第一次觉得原来物理这门学科并不枯燥,而全班同学都在下课铃响之后迟迟不愿离开座位,仍觉意犹未尽。

他讲课生动幽默,化繁为简,深入浅出,第一堂课便征服了我们对物理课的叛逆和抗拒,课堂上的气氛被他身上神奇的魔力和活力调动起来,常常充满笑声和掌声。

三天的代课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原来的实习老师已经回来。对全班大多数人来讲,依依惜别这种感觉应该是第一次体会在学生与一位代课老师之间。大家找来校内摄影师,分别与他合影留念。在他实习结束返校之后,又纷纷写信给他,谈人生理想,谈班级趣事和一些不着边际的淡淡的忧伤。而他必是每信回复的。我知道,只我们班级便有超过半数的同学都在跟他通信。

对于处在青春期的我们,他就像一道明亮的阳光,在那短暂的日子里,照亮每个学生的心房。因为同学们的脸上都灿烂如霞,心生莲花。

那时候,他是我的老师。

十年之后的一个夏日,回乡的我偶遇于宏伟。那时他已经在我们共同的母校任教三年,而我则初尝人生中第一波起落,开始白手起家。年少时那些单纯美好的时光一一闪现,现实和理想的差距虽然如此明显,但我们终究还有回忆的权利。

想打招呼,怕他不认得我会尴尬;不打招呼,又怕就此错过了青葱时期的记忆。在反复纠结踌躇下,我穿过街上拥挤的人群迎向他,没想到,他在看到我那一刻竟然清晰地叫出了我的名字。

于我,是惊喜。

十年光阴如此强大,它可以让岁月的皱纹悄悄爬上眼角,可以让日子如水一样湍急或者安静流淌,也可以让时光沉淀,停留在某个柔软的角落,年少时单纯的眼眸,无声回望。

我们成为了朋友,有共同的庞大朋友圈,制造了很多无法复制的欢乐忧伤。

谈笑间,我曾问过他,我们到底该以师生还是朋友相称。他认真思考,回答,于我,他该算作“父兄”。

年龄渐渐大了,面临的选择和磨难似乎也多了起来。回首过往,但才幡然。这许多年来,每当我的生活出现变故,顺境中有他如老师般助推指引,逆境里有他如兄长般认可激励。我惊异于这“父兄”二字是如此精准,它承载了生命中所有宽容与信任的厚重。

已经做了八年重点高中校长的他,每年教师节那天,都会和他的十几个学生一起度过。去年,我与他们不期而遇,他笑着向我的朋友介绍他的学生们,用的是这样的开场白:“他们是我最优秀的学生。虽然他们都没有考上大学。”短短两句话,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充盈着深深的感动。我知道,这些学生里,也包括我。我们也都知道,他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他的认可和他的鼓励,让我们抛却自卑,做最好的自己。

就在不久前圈内好友相聚我才得知,于宏伟已经晋升内蒙古自治区正高级职称、特级教师,举杯相贺间,他淡淡地说了一句话:“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这是真理。”

这是他的能力,也是他的魅力,无声处之惊雷,影响旁人于不动声色间。没有责备,没有万千大道理。

“借得大江千斛水,研为翰墨颂师恩。”内心所充盈的感恩无以言表,唯籍此诗,唱响一首教师的赞歌。

题石四首

王锐明

静水

丁酉秋,拾得褐色小石一枚,通体静穆素朴,唯底部有细线寥寥,平平如止水静波,而意境空阔淡远,颇耐寻味。

止水静波细细痕,悠悠静静度晨昏。

非是不能兴风雨,只缘常怀淡漠心。

石涛

戊戌春末,于乱冈中得此砾石,状若洪涛,涡流赫然;曲直开阖,通神尽意,虽方家妙笔,亦难企及,遂咏之。

其一

猛浪柔波起砾中,汪洋恣肆泻庞洪。

石涛①难绘石涛态,大美天然画不成。

其二

激流万道砾石生,曲尽盘旋逾画工。

但取江心惊骇处,何须回溯问源踪。

石史

夏初寻得此石,纹理颇异。一侧错综繁乱,一侧规整如流。因名:“历史与现实”。且注曰:“现实是复杂的,历史是流淌的。”把玩数日,略有浅悟,遂拟古题之,聊慰憨愚。

层阶有高下,不平起纷争。

熙攘逐名利,戕戮何汹汹。

仁寿子弑父②,玄武弟杀兄③。

乾坤无净土,鸡犬不得宁。

岁月流江海,浪花没英雄。

天道有常理,禹傑存亡同。

喧嚣与时灭,兴废逐日东。

向来烟火处,唯余水淙淙。

只管窥全豹,千秋一望通。

纷纷古今事,尽在此石中。

注:①石涛,东晋著名作家。

②公元604年杨广派人在仁寿宫毒死父亲隋文帝杨坚。

③公元626年李世民在玄武门杀死兄长太子李建成。

(作者系扎兰屯职业学院中文高级讲师)

教师赞

影儿

一双懵懂的眼

是你擦亮

看到了天蓝海蓝

一张洁白的纸

是你渲染

绘制了花好月圆

一块丰沃的田

是你播种

收获了青稞甘甜

你是灯塔

指引着破浪扬帆

你是阶梯

托举着险峰登攀

你默默耕耘无私奉献

你形象伟大身躯平凡

你用一双灵巧的手

织就錦霞满天

你用一双勤劳的手

收获了桃李满园

爱我所爱, 无悔无怨

陈玉洁

时光映照着桃李满园

摇曳的一枚枚花瓣

落在我窗前

那是经年我放飞的雏鸟

寄来的信笺

一张张九月的日历

在四季中飘散

不知不觉中

你是哪届的孩童

我已无法分辨

三尺讲台上

迎来过多少日光月色

送走多少黎明夜晚

我已无法计算

岁月的脚步匆匆

第三十四个教师节又来到我面前

平凡的我

没有读过万卷书

也没有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

一心为教育事业

披肝沥胆

滴滴汗水中

把教书育人的本职铭记

殷殷的努力中

把一株株幼苗期盼

今生只做一名教师吧

我已没有其他的志愿

当有一天

我两鬓斑白

笔灰迷蒙了双眼

我也不会忘记今天的誓言

爱我所爱

无悔无怨

园丁

徐明光

你不是农者

却在耕耘

你不是军人

却在坚守

是你

用知识的春风

荡扶学子们求知的心境

您的话语

如春雨润泽干渴的土地

“谆谆如父语”

“殷殷似友亲”

厚重的积累

文化的园丁

三尺讲台曾经印证

你执着事业的永恒

呕心沥血

为人师表

你承担起太阳下最崇高的使命

人类灵魂工程师

“新竹高于旧竹枝”

多少未来之星

被引领上人生轨迹

谱写爱岗敬业的歌曲

辛勤的汗水

汇集成无私奉献的精神,延续

致敬恩师

张丽华

三尺讲台

你,安营扎寨

一代代的梦想,从这里启航

厚厚的教案,累不弯你的脊梁

你,用责任与爱

驮起一轮,又一轮

初升的太阳

老师,你是拓荒者

把愚钝的大山开垦成精神牧场

粉屑弥漫,你,操兵练将

为祖国的未来,培育出一批批的栋梁

是你,呕心沥血

将树苗般的娃儿们

修剪成参天的白杨

是你,用文化与思想

灌溉百花

让他们在祖国的各个角落

绽放芬芳

九月十日啊,是你神圣的殿堂

让我们把最崇高的敬意献上

深深的爱,浓浓的情

一如那奔腾不息的阿伦河水

在您和我们的热血里

源源,流淌

青衫无悔

王晓华

你身着长衫

在教海中静默

饱蘸唐风古韵的酣笔

在教育的长卷上挥毫泼墨

一支粉笔龙飞凤舞气吞山河

两袖清风彰显廉洁从教本色

三尺讲台博古通今娓娓诉说

四季耕耘谱写教育不老颂歌

朝朝暮暮披星戴月日出而作

任劳任怨化泥无痕孕育满园春色

废寝忘食为莘莘学子传道授业解惑

青衫无悔

坚守岗位永不言弃

用爱呵护方寸之地

这一站

站成了世上最美的自己

普通的教书匠甘为人梯

米兰虽小馨香四溢

一生何求一世何求

足矣

你们是我心中的画

周秀荣

你们是我一生中的绿地

盛开着鲜艳美丽的百花

芬芳陶醉着我一生

梦境里是你们展现的风华

你们是我的天空,

浩瀚之中献智慧给国家

你们是我的梦想和骄傲

使我永远精神焕发

今天又是教师节

已经七十七岁的我

好似又回复了当年的芳华

每年都有你们的陪伴

我愿意和你们一起长大

在我的生命里

你们 是我心中最美的画

(作者系海区正阳街退休教师)

讲台是发出 邀请的地方

王明超

请来草原 骏马 白云

把他们放到阿伦河的眼睛里

省略回眸

也认得出我是守护师魂的人

大漠该是这里的常客

沙粒总有道不尽的热情

长烟落日是大河挑来的神奇

我会以胡杨的姿态迎接你

深入地心的根

留给大漠一枚火火的吻痕

海也将如约而至

那片扬起的帆就是我手制的请柬

这个慷慨的家伙

总会给我带来神秘的辽阔

还有一簇浪花

装点我们修剪过朗朗书声

书声打开了遨游

海鸥和诗也到了

还有一群雏鹰等待

要认识飞翔和天空

燎原之火育葱茏

于景波

九月的风

把思念唤醒

九月的雨

把爱均衡

三十年前的三尺讲台

只是在梦中重逢

我老了

诗还年轻

树老了

根在大江南北穿行

那燎原的火啊

也有忠魂

化腐朽为神奇

孕育万里葱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