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解孤独,把它当作破茧成蝶的序章,孤独会变成一场丰润你成长的雨露。

那些无人问津的时光,那些触手可及的孤独,都在磨练你、栽培你,当你静下心来倾听自己的声音,你会发现,这世界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宽阔。

在孤独中内观真实自我,于安静中唤醒内心力量。

懂得驾驭孤独,你的人生不会没有出口,学会在孤独中内观真实自我,就会唤醒内心的力量奋力前行,冲撞出那个更好的自己。

—节选自《孤独是一种力量》

★ ★ ★ ★

晚秋的拂晓,白霜蒙地,寒气砭骨,干冷干冷。

军号悠扬,划过长空,冲破黎明的寂静。练兵场上,哨声、口令声、步伐声、劈刺的杀声响成一片,雄壮嘹亮,杂而不乱,十分庄严威武。

团参谋长少剑波,军容整齐,腰间的橙色皮带上,佩一支玲珑的手枪,更显得这位二十二岁的青年军官精悍俏爽,健美英俊。

他快步向一营练兵场走去。当他出现在练兵场栅栏门里一米高的土台上,值星连长一声“立正”,如涛似浪、热火朝天的操场,顿时鸦雀无声。战士们庄严端正地原地肃立。

值星连长跑步到土台前,向少剑波报告了人数、科目后,转身命令一声:“按原科目,继续进行!”随着这响彻全场的命令声,操场上又紧张地沸腾起来。

少剑波仔细地检阅着英雄排排长刘勋苍的劈刺教练。

首长在跟前,战士们更起劲,汗气升腾,刀霜凛冽,动作整齐勇猛,精神豪爽激昂。

周围的空气也在激荡和卷动。

半点钟过去了,东南山上的红太阳,刚露出半边。团本部的值班员—通讯联络参谋陈敬,气嘘嘘地跑到剑波跟前。

“报告!”他行了军礼,“报告参谋长!五点三十七分,接田副司令电话,命令我团立即准备一个营和骑兵连,全部轻装奔袭。详细情况书面命令马上就到。命令到后,要立即行动,特别强调一分钟也不许耽误。现在我等候您的命令。”

—节选自《林海雪原》

★ ★ ★ ★

还是从戏说起吧。《玉簪记》中的《琴挑》是一出著名的折子戏,书生潘必正赶考落第,一时羞于回家,暂时寄宿于姑姑所在的女贞观中。

一个朗朗月夜,他隐隐听到一阵琴声,循声而去,发现原来是小道姑陈妙常正在操琴。就是因为一曲琴音系起了他们的情丝,二人于琴声中互通心意,以琴探情。

深情,不仅有程度之深,还要有程度之细。

昆曲的情是细腻婉转而能够纤毫毕现的一种情趣,这样的情铺展起来是从容不迫的。

时下的流行歌曲,生生死死不少见,但是从容不迫很少见。也就是说,今天的情已经少了那样一种静听苹果花开、细数桂花声落的细致的心境。

《琴挑》发生在一个“月明云淡露华浓”的宁静美好的夜晚,可是书生潘必正却“欹枕愁听四壁蛩”,心绪零乱,难以入眠。

寒蛩的鸣声使愁情愈深,仿佛“伤秋宋玉赋西风,落叶惊残梦”。

一片落叶,在这样一个静谧的月夜翩然落下,竟然可以惊断愁人的残梦!

当今的人们还有这样的细腻婉转吗?

一个人的深情也许是在爱情中被激发出来,但那深情的种子却早已隐埋于他的内心深处,哪怕只有一片落叶,都能使他对当年宋玉之悲有所感悟。

潘必正上场的时候,怀着一种惆怅。

一个人走在月光之下,闲步芳尘,细数落叶,毫无期待。但是,蓦然传来的一阵琴声打破了这种宁静。

小道姑陈妙常抱着琴登场了!

—节选自《游园惊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