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健

父亲解放前参加革命。全国解放后,他把母亲及我们带到了庆阳。有意思的是,母亲是嫁给父亲后被动到庆阳的。无独有偶,在21世纪初叶的盛世里,母亲家族的第三代有一个叫王改鸽的女孩,则冲破羁绊,自由恋爱,远嫁了庆阳。

王改鸽和她的女婿田宇翔是西安西京学院2004届同班同学。田宇翔说:“在校时我俩只顾读书,几乎没有往来。”

毕业后,王改鸽顺理成章地留在西安工作,田宇翔则在西安打工和参与父亲的建筑项目。同学相聚,一来二去,两个年轻人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可是,当王改鸽说出这件事之后,家族的反对异口同声。王家过去曾经贫穷,但不缺有文化的人。他们说,庆阳故称北豳,属于荒蛮之地。那里山大沟深,黄土成精!

王改鸽回答:“不对!庆阳的自然条件确实不及西安。但是,在交通已经十分发达的今天,劣势会变成优势,山大沟深也许就是宝藏。”

王改鸽告诉母亲:“庆阳是红色之城,热情、粗犷,阅尽了沧桑。人文始祖轩辕黄帝和中医鼻祖岐伯、公刘等人就曾经生活在这里。”她给妈妈背诵《诗经·公刘》里的“笃公刘,匪居匪康”一句时,妈妈说:“听不懂!”王改鸽说:“就是忠厚的祖先公刘啊,不图安康和享受!”她问妈妈:“有这种先贤的地方,难道不值得我去?难道我不能步他们的后尘?”

妈妈心痛地说:“这娃你疯了?”

王改鸽说:“有点!妈妈您知道吧?庆阳还是老天赐予的世界上最厚的黄土地,是周祖文化和华夏农耕文明的发祥地,是长征红军和党中央的落脚点。横跨陕甘两省的子午岭秦直道,比举世闻名的罗马大道还早了近300年呢,那可是古代的高速公路。庆阳的剪纸、皮影、刺绣、秧歌、唢呐和窑洞民居,都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妈妈说:“它们有八百里秦川吗?”王改鸽说:“八百里秦川,比不上董志塬一个边!”妈妈说不过她。妈妈嘤嘤地哭了……

就这个话题,王改鸽和她亲爱的妈妈,两个文化层次的女人,进行了长达半年的“拉锯战”。

王改鸽硬是把她对庆阳的情愫慢慢地传输给了母亲。她让家族人知道了庆阳,知道了庆阳辉煌的历史和庆阳的崛起就在当下。

那时候,田宇翔家族里最大的“官”是他爸爸,一个小小的包工头。而王改鸽的追求者里,富二代已经比比皆是了。王改鸽说:“我这一去,保不住会坐在自行车上笑,但绝不会坐在‘宝马’里哭。”

这种争论一直持续到王改鸽出嫁那天及其之后。当浩浩荡荡的车队从八百里秦川驶入千山万壑的庆阳庆城县时,几位血气方刚的亲戚终于发怒了:“这啥地方嘛?西安就没有好男人了?举行完婚礼赶紧把娃领走。再也别回来!”

按照西安人的火爆性格,这种事他们真的能干出来。

王改鸽一言九鼎:“我选择的道路我会走好!亲戚们请回吧!”

亲戚们叹息道:文成公主入藏和亲、王昭君当年出使匈奴,也不见得没有这么坚决和绝情。

队伍里哭得稀里哗啦的还是王改鸽的妈妈。“儿行千里母担忧”,况且这是远嫁,是整整一辈子的事情。

事实证明,王改鸽是嫁对人了。田宇翔以庆阳人民的淳厚对待王改鸽,两人情深意笃。在一起快十年了,居然没有吵过嘴。这在当今,在同龄人中,算是一个奇迹!

他们与公婆一起生活,其乐融融。王改鸽说:“感谢善良的公婆,待我如初。感谢老公的疼爱,感谢命运的眷顾。”

和无数不甘平庸的庆阳后生一样,田宇翔本来就是一颗不错的苗子。读高中的时候,庆阳市开运动会,他报的是摔跤项目。在一只脚受伤的情况下,他拿回庆城有史以来第一个摔跤二等奖。上大学选专业时,院长建议说:“学市场营销吧。学了这个专业,出去就能就业。”田宇翔说:“谁知道出去后满大街都是跑营销的。”

可是,跑了一年,他就独占鳌头。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那天,他向中国红十字会一次捐了600元,那是他那时候一个月的工资和全部奖金。

窥一斑而见全豹。后来,发生在田宇翔身上的这种善事就不胜枚举了。

庆城独特,两水环绕。水过县城,呈合抱之势。为从长计议,先贤们取土筑城,城就高高在上。

田宇翔的父亲是造城运动的先驱者,造城、遇阻、搁置、领着工程队走南闯北……再回过头来,落叶归根,羔羊跪乳。想着给家乡留点什么。老基础加上田宇翔、王改鸽两位大学生的智慧,经过三年奋斗,他们的服务公司和旗下的酒店开业。

酒店的文化氛围让我流连忘返。名家字画随处悬挂,王改鸽的意识流派作品也位居其中。偌大的图书室和藏书,与北豳、与物质和精神文明的源头、与先周文化的发祥地遥相呼应,一脉相承。

王改鸽已经不仅仅是庆阳的媳妇,而且是名副其实的新型企业家和主人公了。田宇翔说:“古代少奶奶当家,也只是管管家里,外头的事轮不着。我媳妇现在管理公司的全部财务,家人都很放心。”田宇翔还说:“我出差或者出门,从不带钱,只带媳妇。”

我开玩笑说:“田家少奶奶,你现在应了那句话:坐在宝马车里笑。”王改鸽回答:“庆阳的女孩都这样,我们容易满足。”

田宇翔现任总经理,王改鸽主管财务。老公公则放马南山,闲云野鹤。王改鸽定期不定期地把账本放到老公公案头,过几天再取回来。“几年时间过去了,老公公啥话也没说过。”

我小声问:“能看懂吗?”王改鸽回答:“厉害着哩,啥都干过,啥都会干。开过货车、拖拉机,挖过煤,卖过菜,烧过砖,包过工程。文化不高,账目清楚。一心向善,不亏不欠。”

我感叹:高天厚土,大美庆阳。天下的女子,请嫁庆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