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一个夏雨后的清晨,看盛夏最奇异的景观:荷叶田田,可以摆脱尘世三千烦恼丝。

阳光火热,夏天的光照多了暧昧和缠绕,似乎有取之不竭的能量源,受得住的总是称赞夏阳多情,受不住的只说夏日的阳光太毒辣,没有一点人情味。由于地球公转自转的规律,夏日的地平线被无限拉长,升起的早,离开的晚,使得人们有大把的机会沉醉不知归路。

一直想象,见到荷花朵朵开,荷叶池上娇娆的景象,我会以怎样的状态描述它们。像孩童那般,藏不住惊喜,蹦跳其中?像饱经沧桑的老者,镇定自若带着禅意眼神审视?像看淡人世得失的少妇,安静地默默凝望?想象和假象都是一种心灵的期许,真正的场景常不以人的意志锁定,通常伴着心绪出现。于是,我在曲径通幽的路途凝神惜气。

我无意留恋一路风景和同行人的闲谈,沉浸在自己的遥望中。

车子快速行驶,不久到达目的地,来的人不少。雨后恰逢周末,三三两两的人群,不绝往来,兴尽而至,载誉而归。几十元的门票包含了园子里的基本消费,可以采摘西瓜、西红柿、茄子和青菜等;可以在农庄吃饭消费掉门票,不在里面消费的可以购买物品。也许已经习惯购买门票以后只是浏览观光,想不到有物品相交换,离开的人对将要进入的人们嚷嚷着“值得,值得”。存在我们心中的疑虑消除,为我暗淡的心着上一层亮光。

快步走过慢行的人,走向荷花和荷叶亭亭而立的池塘,那里有我追寻的曼妙。

荷,又名莲花、芙蕖、水芝、水芙蓉、菡萏、六月春、水芸、红蕖、玉环等,都是些动听的名字,像有文化修养的人家,女儿照着《诗经》取名,男儿照着《楚辞》命名,通过名字传递一种文化内涵和优良的家风。荷的那么多名字,各自的渊源来历自有一番说教,急切抒发看荷的心情,留待他人一一解释。我只管叫它,就如喊叫我自己的孩子,若说腻歪些,就当它们是最亲密的。

原本设想有不同心情的版本,真见,所有的语言皆是苍白。

我想做采莲的女子,着上江南女子采莲的衣裳,挽着精巧编织的竹篮,一个一个小心翼翼地采摘,不时用灵巧的双手轻轻地抚摸被折断的茎蔓,亲吻每一个带着露珠的莲蓬;

我想做善歌的舞女,驾着一叶扁舟,带上同样衣袂飘飘的白衣玄乐男子,流连在池荷中间,轻盈的舞姿是我对它们衷心的敬意,深情的演绎是我对它们交相辉映的融合;

我想做多才多情的文学家,用最饱满最华丽最真挚的文字书写,将内心一腔情愫诉说殆尽,把满腔激情公示于众,想用分享的方式告诉世人,这是人间美丽的天堂,人生美好的所在。

望着一眼看不到边的荷阵,忽然一股异样的清凉拂面而来,我的泪在眼角停了许久,许久。心瞬间张开,那些困扰情绪的魔障烟消云散。

原想在一场荷花香远益清中遇见一段莹白时光,不期而至一份尘世洁净灵魂的相遇。世界再荒凉,总有一些感动叫心底有希望;人心再不古,总有一些善意给心灵松绑。

想起《我不是药神》中不断自我救赎,最终化茧成蝶,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程勇,以及为了爱和生命奋不顾身的黄毛、思慧、吕受益、刘牧师、曹警官。凭借个人的力量不能改变多少,可是用一己之力推动某种行业规则的改观,或者依靠一种信仰感动他人、教化人性。一人力量虽小,所影响的效果却绝非想象,一己之力也可引起质变。

荷花随风摆动,荷香袅袅,周敦颐说:“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我行走在荷塘之间,夏日强烈的光照眩晕我的眼睛,却不能撼动我的心灵,因为我已有铸成型的塑像隐居身心。

风动,水波荡起阵阵涟漪,荷花轻摇,荷叶翻动,人影也在憧憬中忽远忽近。在望不到边的荷塘上,我有些迷惘的心绪忽然清醒。荷花是自然给予人的精灵,而某些触动灵魂的美丽,则是世界生生不息,人类兴旺发达的源头活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