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孙光旭

8月20日一大早,王国辉和陈清云夫妇匆匆吃完早餐,王国辉乘车前往林扒镇卫生院上班,陈清云则赶往市胸科医院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夫妇二人就这样度过了30年。兴许到了晚上9点,远在外地求学的儿子会打来电话,给他俩送来关切问候。

这是王国辉和陈清云夫妇近年来每天都很相似的安稳生活。在9年前,这对他们来说几乎是一种奢望。因为受当时的交通和工作所限,王国辉夫妇聚少离多,各自奔波。

1987年,王国辉和陈清云从洛阳医专毕业。参加工作30年来,王国辉先后在赵集镇、裴营乡、刘集镇、林扒镇等卫生院工作,家庭重担全部落在陈清云一个人的肩上。

“刚上班时,租房子住,孩子没人照顾,晚上在医院值班就把孩子带在身边,或者把孩子锁在屋里自己睡。”陈清云说。

1989年,陈清云在市胸科医院工作期间,因为接触的都是结核病人,她被检测感染到结核病毒,服药9个月后体质严重下降。1990年,王国辉在赵集卫生院收治一名23岁的脑炎患者,患者持续发烧21天才醒来。王国辉白天和黑夜守护着病人。“我晚上不敢离开,必须负责到底。” 王国辉说,“病人对医生是性命相托,医生对病人是责任相系。”

1995年,他们的儿子4岁时,陈清云晚上回到家里,发现孩子正在玩被烧焦的电线,孩子浑然不知,让陈清云惊出一身冷汗;儿子8岁时,夫妇二人要到大连培训学习一周时间,孩子一个人在家独自生活;2000年陈清云到郑州胸科医学院进修,为了照顾上小学三年级的孩子,王国辉每天骑着摩托奔波在家和单位之间。

“假期里,其他家长带着孩子出去玩。在我们家,儿子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医院才是孩子的家。别人一天不回家心里不踏实,而国辉一天不去病房,心就悬着。”陈清云很是理解丈夫。

1990年,王国辉在赵集卫生院忙到晚上10点,意外发现土坯墙壁裂缝,随即紧急搬离,半小时后,房屋一声巨响倒塌了;2004年,王国辉在裴营乡开展卫生防疫工作,时间紧任务重,晚上归来的路上,意外摔断了肋骨……但这都没有影响他正常的工作。

2003年“非典时期”,一个家庭两个医生分别在“抗非典”的一线上奋战,“当时一直处于‘战备’状态,心理压力巨大,但是互相不敢诉说,怕影响到对方。”王国辉回忆。

30年来,王国辉夫妇无论工作业绩,还是医疗水平都不断提高。陈清云探索出一套独特的结核病防治方法,使结核病治愈率不断提升。她从多年门诊患者病历资料中精心筛查用药方略、治疗效果,先后在《中国防痨》《中国当代医药》等国家级期刊上发表数篇论文,参与的科研项目《微卫生与肺癌发生发展关系的研究》,荣获2002年度省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参与编写《呼吸内科精讲》一书,也已2001年10月出版。陈清云把“胸腔闭式引流术”成功引用并将这一技术在全院推广,解决了过去胸腔积液患者只能反复穿刺,抽液费时费钱,又增加患者痛苦和医疗风险等诸多难题。多年的临床实践积累,为无数患者解除病痛,得到社会和广大患者认可,今年她又被评为市“十佳医生”。

“患者把生命托付给了我们,我们医生所做的,就是要足以承生命之重。”王国辉说。从孩子到老人,他经历过太多的病患,住院治疗期间,尤其是手术前后,医生对患者的态度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心理状态,为了让病人发自内心地信任医生,王国辉夫妇所做的,远远超出了他们的工作范围,这也正是夫妇二人30年来的信念和坚守。

“负责到底、认真细致。”是陈清云对丈夫王国辉的评价,作为王国辉坚实的后盾,陈清云所做的远远不止是理解和包容。

王国辉和陈清云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