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幼年起,父亲就是我心中的英雄。

父亲出生在山东荣成, 1944年不满16周岁就参加了八路军,曾在1945年2月消灭与日伪勾结公开反共反人民的国民党赵保原部的战斗中,第一个冲上敌阵,和战友一起,抓了一百多名俘虏,荣立战功,被部队评为特等战斗英雄。听着他的故事长大,自然而然地就树立了我的人生偶像。

父亲读过高小,又经过多年工作岗位的磨砺,具备较高的文化基础,懂得文化知识对于人生成长何其重要。所以,他对我们姐弟的教育是细致严厉的,尤其对淘气顽皮的我,倾注了更多的关切。

记得我五六岁的时候,当时粮食都是供应的,每人都有定额的细粮和粗粮,但细粮相对较少,而孩子们都愿意吃细粮。一个周日的早晨,父亲用自行车驮了两袋粗粮,去离家六十公里以外的宝泉岭农垦十五连,找在那儿工作的老战友换成细粮。父亲一走,我可就撒欢儿了,那时候家住平房,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一大帮,在外面一直玩到傍晚,才回家吃饭。母亲正在点火生炉子,看到离饭菜做好还需要很长时间,我就又跑了出去。别的孩子都回家吃饭了,我自己在家附近徘徊,突然发现一户邻居后院的大木垛下有一个洞,那个洞真像是母亲生火的炉眼,于是我找来很多的稻草堆到里面,然后用火柴点着,火逐渐地烧了起来。那家邻居此时正在厨房做饭,无意间瞥见后院木垛的方向在冒烟,转到后院一看,是被人点了一把火,赶紧把稻草掏出来,把火扑灭了。一打听,是我放的火,就找到家来了。母亲正在做饭,听说此事非常生气,赶紧向人家道歉。看我很小,邻居也没说难听的话,只是要求以后可别再犯了。天擦黑的时候,父亲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到家从自行车后座卸掉粮食,就坐下吃饭。饭后,母亲跟他学了我放火的事儿,爸爸立马领我去登门赔礼道歉,回来后,训斥我说:“你多可恶,水火无情,火要是着大了,烧毁房子不说,烧死人咋办?”呵!皮带沾凉水,一顿胖揍。这个教训真的让我记了一辈子。

父亲督导我学习非常用心,常常挤出时间抽查要求背诵的课文。小学二年级有一篇《桂林山水甲天下》的课文,其中有描写漓江景色的片段用词很美很经典,是必须熟记背诵的部分,我虽背了几次,但因功夫不到,所以背不下来。父亲找来一把竹尺,啪啪打我的手板,训斥我:“你学习是给谁学的?”我被疼蒙圈了,情急之下大声说是给父母学的。啪啪又是几下,母亲赶紧过来解围:“是给你自己学的啊!”从此,我懂得了知识是立身之本,这样长大了才会是一个有用的人。

还有一次,父亲给我出了一道题,给“过往行人等不得在此大小便”这句话加标点符号。我弄成了“过往行人,等不得在此大小便。”父亲看罢,哭笑不得地说,“等不得”是来不及的意思,来不及了就可以在这里大小便吗?我不解地问:“那应该怎么加标点呢?”父亲解释说:“这句话是不允许别人在这里大小便的意思。标点应是:过往行人等,不得在此大小便!”哦,原来如此,从那儿以后,我才真正明白了标点符号的妙用!

姐弟五人中,我是让父亲最操心的。我体质较弱,小时候经常感冒发烧。每次感冒几乎都是扁桃体发炎,高烧不退,白天妈妈可以带我去市人民医院打青链霉素肌肉针。可是那时候青链霉素的药效只能维持一白天,晚上去医院打针既不方便,又耽误睡觉,影响第二天上课。所以就选择口服四环素或土霉素药片,可是药效不好,半夜经常发烧。父亲心疼我,又捡起在部队当卫生员时学的打针技法,亲自给我打肌肉注射针。于是我再也不用半夜赶往医院打针了,在后来的日子里,我都是在睡梦中被唤醒,注射退烧针、消炎针,而后又沉沉睡去。而父亲则要半夜定时醒来,煮针消毒,给我打完针,还要收拾好注射用具、药品,清扫玻璃碎屑,上了年纪的人后半夜就不一定睡得着了。

父亲也有爱好,就是喜欢下象棋。我是他一手带大的 “棋友”,他不仅教会了我怎样下棋,还教会了我怎样做人。父亲常说,棋局如人生,要进可攻,退可守,张弛有度。在下每一步棋之前,都要考虑到在以后的几步里对手会如何应对,自己该怎样行棋。告诉我,不可以悔棋,因为人生也不会重来。

自16岁父亲参军离开父母后,除了战争年代的南征北战以外,绝大多数时间是在东北工作。从我记事时,每年春节前,父亲都领着我,给他山东老家的父母、岳母、叔叔、姨等长辈,各寄5-20元,给老人们过年花用。每月定期给父母寄生活费,直到两位老人去世。

2000年4月18日,父亲因糖尿病综合症导致脑死亡离世。16日,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父亲又清醒了,居然能清晰地认出来看望他的亲人,而且能够正常地交流。我守在他身边,随意问了一句:“爸,我们姐弟五个,您最喜欢谁?”因为我是家里的老疙瘩,能够深深感受到父亲对我的宠爱,最期盼父亲能说最爱我,但是他的回答是:“都喜欢!”我瞬间泪崩,此刻父亲的语言一定没有矫饰,那是发自内心的深沉的爱,他爱他所有的孩子,没有远近亲疏,真真的父爱如山!

父亲安详地离开了,离开了眷恋他的亲人,留给儿女的是令人敬仰的家国情怀。在我们的内心里,父亲仿佛依然健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