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摆的是“熊”牌啤酒,脖子上戴的琥珀吊坠,客厅里铺的是手工地毯,还有列巴、烤肠、格瓦斯……不知不觉之中,这些俄罗斯产品已经浸透进海拉尔老百姓的生活。再看看那些跻身于大街小巷的俄罗斯特产专卖店,俨然社会主义经济大潮里的弄潮儿,御风而行,恣意洒脱。

“今天,中国人民完全可以自豪地说,改革开放这场中国的第二次革命,不仅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也深刻地影响了世界。”4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发表主旨演讲时这样说。宏观看,中国如今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从微观视角观察,海拉尔与俄罗斯、蒙古国毗邻地区的40年交往史亦可作为参照。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正是中苏友好蜜月期,海拉尔与俄罗斯赤塔市、蒙古国乔巴山省有较为密切的交流互动,三方的青少年代表团、少先队代表团和体育代表团曾实现互访。但检索资料发现,彼此之间经济层面的交流较少,也许是社会主义兄弟国家之间重义不重利的缘故吧。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历史征程。40年春风化雨,40年春华秋实,海拉尔逐渐成长为内蒙古自治区东部的龙头城市。此间,在政策、区位、环境等多重优势的支撑下,海拉尔的对外开放之路走得生动而别具神采。

1984年7月1日,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海拉尔为乙类开放城市。所谓乙类开放城市,是指已经对外开放、控制开放和新增加的开放城市。外国人前往这样的城市需持有旅行证。旅行证由各大军区审核同意,公安部汇总并通报有关部门和各地公安机关掌握。从中我们不难看出,那时海拉尔的对外开放之窗只是开了一条缝,颇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味。

1988年1月18日,国务院批准当时的呼伦贝尔盟辟为经济体制改革试验区,允许在改革开放和建设中大胆试验,先行一步。“国内外客商来呼盟兴办企业,其土地出让金可按地价标准的40%计收,土地使用期为50年。外商依法取得土地使用权的土地,在规定的使用期限内,可以出租抵押、转让、继承。”这是当时呼伦贝尔盟行政公署制定的对外开放优惠政策之一,拂过历史烟云,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其中的诚意、决心和力度。

海拉尔则是经济体制改革试验区的中心城市,承担着很多的工作任务。而海拉尔老百姓的最直观感受是,大街上肤色各异、高鼻深目的外国人越来越多。这些外国人对老百姓的围观和指指点点大多报以礼貌的微笑。他们来自苏、日、朝、韩、澳、荷、美、英、法、意、以、保、罗等国家,到海拉尔或洽谈合作,或提供技术指导。1985年,海拉尔接待外宾为250人次,1990年则上升到1113人次。1984—1990年间,海拉尔共接待国外代表团(组)88个,派出代表团120个。

这一时期,海拉尔和世界在打量着彼此,在试探中寻求搭建沟通桥梁的基础和路径。此间,一座桥梁的出现有些出人意料,因其是以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为背景的。1991年,大量俄蒙客商涌入海拉尔找寻商机,主要方式是易货贸易。海拉尔当年的进出口额为5083.73万美元,达到历史最高点。但由于这种经济行为缺乏政策规范和法律约束,非理性因素过多,所以极易给政府和企业信誉以及民间情感造成伤害。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是其躲不过的结局。

对外开放之窗需要真诚之心、理性之手、前瞻之眼把这扇窗越开越大。天行有常,应之以治则吉。于是,中俄蒙经贸洽谈暨商品展销会适时而生。

2005年,海拉尔的对外经济形势是:有进出口权的企业为22家;出口商品有大豆分离蛋白、金属硅、马铃薯雪花全粉、淀粉、羊肉、蔬果、割草机及配件等,出口地为美、日、澳、韩等22个国家以及港澳台地区;当年进出口额为4277.59万美元,其中进口额为2286.75万美元,出口额为1990.84万美元,基本实现平衡。但是这对一座有着强烈发展信心和雄心的城市来说是远远不够的。海拉尔要打造沿边开放的高地、资本流入的洼地,要成为先导区的物流中心、国际旅游集散中心,要引领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崛起,势必要找到适宜的平台。正所谓,要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

中俄蒙经贸洽谈暨商品展销会2005年至今已走过14个春秋,有太多的影像需要铭记,有太多的经验值得记取,有太多的成果必须镌刻。在这里,我们可以把已经举办过的13届中俄蒙经贸洽谈暨商品展销会分为两个阶段:2005年第一届至2012年第八届为成长期,在修炼内功的同时逐步增强自身的品牌效应;2013年第九届至2017年第十三届为上升期,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其方向性更加明确,在国内外得到的信任票和支持票也越来越多。以2017年的第十三届为例,除8家世界500强企业襄助之外,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坦桑尼亚、伊朗、尼泊尔、加纳、泰国、土耳其、斯里兰卡等国的客商也在这里赚得盆满钵溢。再以一组数字作为对比:2005年第一届时,中俄双方签约金额仅为几百万元;2017年第十三届,中俄蒙政府及企业间共达成合作意向33项,达成意向签约额165.14亿元。

这不由得使我们对9月6日召开的第十四届充满美好的期许。

本报记者 徐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