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是一座多元文化混合并存的城市,这注定她在中国城市中绽放出独有的色彩。哈尔滨处于松花江干流至中游的节点处,自古以来东有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女真的狩猎文化、中部有貊—夫余—沃沮的渔猎文化,西部有东胡—室韦—蒙古的牧猎文化,因此它是诸多文化交汇后又与从中原来的闯关东人的传统文化相结合,形成了自己的文化特色,这种混合型的多元文化,在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时,由于中东铁路的修建,形成了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与融合,其间又经历了日伪14年的血腥统治,受到东洋文化的浸染。

哈尔滨的文学可以追溯到渤海国、辽金元塞北三朝。康熙时期诗人丁介曾写过这样的诗句:南国佳人多塞北。那时的黑龙江是一块流放之地,成为彼时士大夫、名士心中不敢触碰的痛。而那时的故事,多半以“宁古塔”为载体,成为最残酷的记录。

进入20世纪30年代,尤其是在日伪时代,哈尔滨作家群异军突起,其中代表人物有萧红、萧军、舒群、白朗、金剑啸、关沫南、骆宾基等,在非常年代里,他们以其坚韧与执着的创作激情,为日伪铁蹄蹂躏下的劳苦大众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呐喊。

改革开放以来,哈尔滨涌现出一批全国著名作家,如梁晓声、张抗抗、贾宏图、蒋巍、迟子建、王阿城等,其中,迟子建作品《额尔古纳河右岸》是目前东北三省唯一获茅盾文学奖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