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中蕴含着大气,诸多平凡个体组成雄浑与磅礴,这,既是塔尔寺的风格,更是青海人的特有底蕴。或许,这是一种乡土文化!

□王成林

今年6月初,我决定去青藏铁路采风,与老伴一起,顺便旅行青甘大环线,体会“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渚云低暗度,关月冷相随”“黄云连白草,万里有无间”“马上望祁连,奇峰高插天”等诗句的意境,领略边塞诗人笔下昔日边关如今的模样,看一看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取得的成就。

一、“六人团”

我们从“马蜂窝”网络平台选择了青海西宁的“琦通旅游”只管行拼车产品。

6月5日一早,来到指定地点不到三分钟,一辆黑色福特七座商务车便缓缓驶到我们候车的地方。车刚停稳,只见一个身高1.8米左右,身体明显发胖的小伙子从司机座位上慢慢地下来,目光一边向我们这边搜寻,一边用西宁人特有的普通中音提示道:从北京来的两位游客,请上车。

我们上得车来,只见车内已经坐着四个青年,加上我俩,形成了一个“六人团”。

“好。到齐了。请大家系好安全带,现在出发了,第一站塔尔寺。”说完,司机便缓缓地启动了车辆。上了高速路后,他转过脸朝我们憨厚地一笑,迅即又将脸转向前方说:“做个自我介绍,我姓舍,舍得的舍,叫舍有军,从今天起,我全程为你们服务,在途中,如果有谁感到不舒服,有什么要求,请马上告诉我。”说完,便不再吭声,聚精会神地驾驶着车辆。于是我们便与同行的四个年轻人展开了交流。攀谈中得知,其中一人叫吕明轩,四个年轻人是“95后”,广西大学外语系应届毕业生,利用走上工作岗位和继续读研前,出来看看。

二、塔尔寺

“塔尔寺又名塔儿寺,创建于明洪武十年,就是1377年。得名于大金瓦寺内为纪念黄教创始人宗喀巴而建的大银塔,藏语称为‘衮本贤巴林’,意思是’十万狮子吼佛像的弥勒寺’,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

“塔尔寺是中国西北地区藏传佛教的活动中心,在中国及东南亚享有盛名,历代中央政府都十分推崇塔尔寺的宗教地位。明朝对寺内上层宗教人物多次封授名号,清康熙帝赐有‘净上津梁’匾额,乾隆帝赐‘梵宗寺’称号,并为大金瓦寺赐有‘梵教法幢’匾额。”

……

我们“混”进了一个旅游团,免费分享导游的讲解。听了一会儿,我对老伴说,咱们鉴赏塔尔寺的建筑风格去,导游所讲的,在百度都能查到。

我们观赏了大金瓦寺、花寺、大经堂、九间殿等经典建筑,寺庙建筑涵盖了汉宫殿与藏族平顶建筑风格,独具匠心地把汉式三檐歇山式与藏族檐下巧砌鞭麻墙、中镶时轮金刚梵文咒和铜镜、底层镶砖的形式融为一体,和谐完美地组成一座汉藏艺术风格相结合的建筑群,令我们赞叹不已。

塔尔寺所坐落的山,没有奇峰,看上去给人以强烈的敦实感;塔尔寺的建筑物,每座个体都朴实无华,比较敦实,依托着敦实的山体,塔尔寺有了一种被称为万山之祖的昆仑般的雄浑与磅礴。

三、“这钱该我出”

吃罢午饭,我们向青海湖进发了,途中要经过海拔3500米的拉脊山景点。上车后,舍有军便一边开车,一边认真地向我们讲述到高原的注意事项,提示我们,一定不要跑,更不要跳,要慢慢地行走,如果谁感觉不好,高原反应强烈,赶快告诉他采取措施,千万不要硬挺着。

在拉脊山,舍有军见我们老两口拍照、行动如常,感到十分羡慕与高兴。他对我的老伴说,您真幸福,身体还这么好,我妈妈与您同岁,三年前便去世了。他这简短的、从心底里流淌出的几句话,一下子将我们之间的距离拉得很近很近。

傍晚时分,观赏完青海湖后,我们来到黑马河住宿就餐。下车前,舍有军还特地告诉我们,在高海拔地区,吃饭不要吃饱了,吃个六七成饱最好。睡觉最好枕高枕头,要多喝开水。

决定入住旅馆时,从网上选定的旅馆,在黑马河镇却没找见。于是,我们便来到吕明轩一行事先在网上选定的一家酒店,打问是否还有床位,还好,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住宿安排妥当后,我们在附近一家生意红火的清真火锅店用了晚餐。

第二天五点半钟,舍有军便开车接我们去青海湖边看日出。不料途中新冒出来一个“土”收费站,每辆车收费20元。看过日出后,我老伴要给舍有军20元过路费,舍有军说什么也不要,坚持说:“这钱该我出。”大有代人改错的意味。

四、产品的多极演变

我们的旅行从黑马河便开始发生了演变。

在黑马河的夜晚,吕明轩他们结识了一位大三的新朋友李志洋。这是一个朝气蓬勃的浙江嘉兴小伙子,学的是人力资源专业,他说前两年学的功课较多,学得也很扎实,期末考试前,租车一人自驾感受大西北,换换脑,开开心。于是他便成了我们六人团编外游客,一直跟在我们后面走。

大约是一人驾车多少有点寂寞,也许是为了给我们宽松的乘车空间,李志洋多次邀请师兄或师姐乘坐他租用的小轿车同行,但都被舍有军以充分的理由婉言谢绝了。舍有军说,公司把游客交给我,我必须向游客的安全负责,向公司负责,请你们理解。

李志洋虽然是“编外游客”,但是舍有军仍然时刻惦记着他的安全。行进一段见他没有跟上,便停下车来等。等他跟上后,便对他笑着说,注意安全,别落得太远,有事好照应。

第三天黄昏时刻,我们一行到了大柴旦镇。没想到并非旅游旺季的大柴旦,住宿仍有些紧张。老伴在网上选定的酒店再次“失踪”,我们来到吕明轩一行入住的酒店,这次却没上次那么幸运,被告知只剩下一个豪华间,经实地考察,觉得“物值”相悖。于是,舍有军开着车,让我们又找了几家酒店,结果仍不理想。这时,舍有军将我们带到全镇最为显眼的“西海大酒店”前将车停下,说“这个酒店是公司的协约酒店,如果信任我,我帮二老订个房,觉得合适就住,不合适再找”。结果令我们比较满意。

于是,原来我们所购买的只管“行”的产品,演变成管行又管住的产品了。每当我们将要住下时,舍有军都要给我的老伴打电话:“阿姨,您觉得满意吗?您有什么要求只管告诉我,出门在外不容易,千万不要客气。”

在旅行的演变中,更有角色的演变。舍有军在塔尔寺以后的行程中,在履行司机职责的同时,还义务做着导游与摄影师的工作,解说沿途风景,为我们取景拍照。

五、谜团与梦想

一路欢声笑语,一路心旷神怡。在一望无际的大漠,我们看到了宽阔平坦的柏油马路,轻轻拔开浩瀚的黄沙,直通遥远的天际;在昔日“到处是枯草,风吹石头跑”的千里戈壁滩,我们看到了银色的风力发电钢铁巨塔林立,将吹动石头的风变成电,送往工厂,送进千家万户;我们领略了被誉为“天空之镜”的茶卡盐湖,观赏了西王母的千名仙女为人间洒下的“珍珠泪”……不经意之间,我们踏进了张掖神奇梦幻般的“七彩丹霞”,此时的我们,才意识到就要与舍有军分道而行了,心中便有了几分惜别的感觉。为了感谢舍有军热情周到的服务,我们请他一起吃火锅。席间,舍有军向我讲述了他的简历与梦想。

舍有军1980年出生在离西宁市20多公里的长宁镇。小学毕业后便“粘”上了开车的舅舅,几年下来,没有受驾校专门培训的他,车却开得倍儿溜了。于是,15岁便与人合伙,从成都运蔬菜到拉萨,一次运到的时限是100小时,他们只能人歇车不歇,风雨无阻,昼夜兼程。终因过度疲劳发生了一场车祸,右手摔断了,不锈钢夹板前年才从胳膊中拿出来。真是祸不单行,去年他从家里的楼上摔了下来,如今右腿还打着不锈钢板。

舍有军每次争着为我们装卸行李箱时总是有些吃力,这个谜团终于解开了。然而,我心里沉甸甸的。

你有几个孩子?父亲和爱人现在干啥呢?为了释放心中的沉闷,我立即转移了话题。

提起孩子,舍有军立即眉开眼笑了。他有一儿一女,儿子六岁半,女儿才十个月。父亲开过小煤矿,现在不干了,在家休息,爱人在家专门带孩子。舍有军以十分感激与自豪的口吻告诉我,公司经理是他的发小,去年他为公司开了一年车,今年经理为他买了这辆福特商务车,参与公司的运营。他满怀信心地憧憬道,国家和青海省的形势越来越好,公司也会越做越大,他要努力工作,把两个孩子抚养好,要让他们上大学,这就是他的梦想。

六、余音

结束了青甘大环线旅行,老伴陪着我开始了青藏铁路的采风。我们包了一辆越野车,从格尔木出发,穿昆仑山口,跨可可西里,越唐古拉,过风火山,感受当年筑路铁军在高寒缺氧环境中奋战的艰难困苦,折服于他们“挑战极限,勇创一流”的英雄气概。在体验青藏铁路和游览西藏名胜的12个日夜里,老伴时常收到舍有军的问候与抗“高反”注意事项提示。同时,断断续续收到吕明轩们的问候与情况交流。

在游历青甘大环线和感受青藏铁路的日子里,我们直接和间接接触到不少青海人。他们之中,有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客运段的工作人员,有琦通公司的员工,有饭馆的老板和服务生,有答疑指路的老人和小伙,有商店里的服务员……回到北京后,这些人与舍有军、与塔尔寺,时常在我的脑海中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