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世纪60年代以后,在党的指导思想上“左”倾错误愈演愈烈的时期里,周立波依据对群众生活和创作状况的实际考察和认真思索,发表了一系列独到的见解,表现了一个真正共产党人、正直作家对革命、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1961年7月,在中共中央宣传部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他对改善党的领导和文艺工作者的关系,扩大创作题材领域,恰当安排作家深入生活问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1962年8月2日至16日,在中国作协召开的大连农村题材短篇小说座谈会上,他痛感于文学创作中日益严重的教条主义和公式化、概念化等不良倾向,和邵荃麟、赵树理一起,提出坚持发扬革命现实主义传统,按照实际生活的本来面目创造英雄人物、转变中的中间人物和各式各样的人物形象,以丰富我国社会主义文学人物画廊的正确主张。

1963年6月,中国作协党组扩大会议专门讨论《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会上,周立波发言,明确反对把阶级斗争扩大化,认为不能草木皆兵,把什么问题都说成是阶级斗争。可惜的是,这些正确主张,当时不但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而且后来还受到不公平的批判和攻击。

1966年1月21日,周立波应广州《羊城晚报》约请,写作并发表著名散文《韶山的节日》。作品生动记叙了毛泽东1959年6月在罗瑞卿陪同下回韶山故里访问的情景。周立波怀着对伟大领袖的深厚敬仰之情,歌颂了毛泽东一家为中国革命所作的巨大贡献。但由于作品提到了杨开慧烈士,这就在特定的政治气候下,刺痛了江青一伙的反革命神经。江青公然声称这篇散文是“丑化毛主席的反动作品”,竟责成中宣部下令全国报刊一律不准转载。

2月,在林彪、江青共同炮制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中,再次露出杀机,攻击周立波《暴风骤雨》的创作思想就是“好人最后要死”,“塑造起一个英雄却让他死掉,人为地制造一个悲剧的结局。”这是林彪、江青等人向周立波大兴问罪之师的一个信号。4月23日,《羊城晚报》根据读者要求,再次发表周立波修改后的散文《韶山的节日》。这更使林彪、江青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先后6次公开点名批判周立波和他的作品,并且祸及《羊城晚报》和中南局负责同志,造成了“文化大革命”前夕轰动一时的“韶山节日事件”。

8月,《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公布,“文化大革命”全面展开。林彪、江青利用毛泽东晚年错误,兴风作浪,使全国陷入一片混乱。从此,周立波在湖南被扣上“文艺黑线的黑干将”、“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等帽子,受到残酷迫害和批斗。在江青授意下,所谓“造反组织”还以“监护审查”为名,将周立波非法监禁长达5年之久,使周立波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备受摧残。

(6)

摘自《中华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