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马占山领导的江桥抗战,打响了中华民族十四年抗击日本侵略战争的第一枪。作为历史记忆,无论是政府褒奖还是民间颂扬,无论从个人抗日决心到媒介报道宣传,马占山将军与江桥抗战这个事件,都折射出一种中华民族抗日卫国和复兴图强的精神镜像。马占山将军所代表的形象,也镜像化为中国军人和爱国民众奋勇抗敌的信念和自我担当的精神,激发出民众抗日御敌、保家卫国的爱国情怀。

江桥抗战

1931年马占山将军调任黑龙江省主席兼东北边防军副司令,10月马占山将军在齐齐哈尔上任后即刻向民众发表声明:“……我也深知,我江省兵力单薄,而且兵器不良,抵抗绝难持久,怎么办?让我这个刚上任的代主席眼看着小日本和张海鹏,不废一枪一弹占领黑龙江省?任小日本欺负百姓,掠我资源,亡国亡土而不动?我要问,若是那样,国家的国格哪去了?民族的人格哪去了?所以,我必须申明,我马占山到省,不是坐享其成,混日子来了!守土有责,是本人的天职,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马占山定为国家争国格,为民族争人格,必与日本一拼!”声明一出全省人民振奋,在黑前线抗战的将士师出有名,情绪高涨。

马占山将军领导的江桥抗战,是一场防御战役,可以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战斗:谢珂率江桥守备部队阻击叛军张海鹏部,初战获胜。第二阶段战斗:在大兴一带激战数次,毙伤大量日伪军。第三阶段战斗:三间房血战及撤离省城。

16天的江桥抗战中,日军派驻总兵力为30000余人,同时参战达10000多人。中国守军总兵力计13000余人,同时参战不过3000人。日军除常规机枪外,配有坦克、飞机、重炮、装甲车等;中国守军仅有少量迫击炮和机枪,步枪只在百米射程内有效,两军相差悬殊,不成比例。然而,日军总伤亡在6000人以上,毙亡者4000人左右。中国守军将士殉国者2000余人,负伤者无算。江桥抗战创造了中外战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正义战争的典范。

与东北抗日联军的联系

东北抗日联军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英雄部队,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之一。它的前身是东北抗日义勇军余部、东北反日游击队和东北人民革命军。

马占山将军与东北抗日联军之间的联系可谓千丝万缕,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马占山将军部队是抗联前身东北义勇军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日军进攻马占山的时候,张学良坐拥重兵,毫无策应,反而是日军进攻锦州时,极端困难的马占山反攻齐齐哈尔,试图调动日军北上。对于公开抗日的军队,张学良甚至拒绝给予正规军番号,他一方面希望借助这些部队抵抗日军,一方面怕因此形成中国正规军与日军交战的口实。张学良甚至下令给马占山和丁超等将领,下令他们部下原来东北军的正规部队一律不得使用正规军番号,只能自称“自卫军”“救国军”“义勇军”等名义。其中黄显声所率部队改称“辽宁抗日义勇军”,是为“抗日义勇军”的最初来历。

思想转变

1930年,马占山镇守黑河,就时常从被苏方释放的东北被俘军官口中听说苏联现状,了解苏联国内“奇事”,对“红党”和“白党”有了大概了解,这是思想萌芽的开端,对其以后选择埋下一粒种子。1936年,蒋介石电召马占山将军速到洛阳报道待命,将军抵洛后,因蒋已飞西安而又转赴西安请命。赶赴西安时,恰逢“西安事变”,马占山将军向张学良建议“国难关头,勿杀害蒋介石”,并在张学良、杨虎城提出的“八项主张”通电上继张、杨两将军后第三个签字,极力推动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

在长期的抗战过程中,马占山将军与中国共产党有着频繁的接触,并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和教育。尤其是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后,联共抗日,接触更加频繁。1938年8月下旬,马占山将军访问延安,在延安各界盛大欢迎晚会上,毛泽东主席致欢迎辞说:“八年之前红军已与马将军成为抗日同志”“马将军年逾半百,仍在抗战前线与敌周旋,这种精神值得全国钦佩”。延安之行,给马占山将军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使他的政治思想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抗战结束后,蒋介石调任他为东北副司令长官,命其“剿共”,马占山将军以治病为名,拒不履职。

在解放战争时期,马占山将军更是积极响应共产党号召,劝解傅作义,为北平和平解放做出贡献。1949年1月上旬,马占山将军通过自己的好友蔡运升认识了华北法学院俄语教授、共产党员王之相,王之相对马占山将军说:“马将军可以借助友谊,劝告傅作义将军放下武器,接受和平,北平人民将感念不忘。”马占山与傅作义将军有着特殊关系。曾做过国民党甘肃绥远省主席的邓宝珊、马占山、傅作义三人,抗日战争时期都在一个战区,关系密切,曾经拜过把子。马占山将军当即抱病前往劝说,并请来了和中共关系好的邓宝珊,三人商议由邓宝珊作为傅作义的代表与中共接触。经过多次商议,傅作义决定响应和平解放北平的号召,宣布起义,为北平和平解放作出巨大贡献。

1950年针对国民党残余势力的叫嚣,马占山将军与孙蔚如、高桂滋、李兴中联名发表《告台湾金门国民党军政界书》,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海内外播报。呼吁国民党残余脱离反动阵营,响应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金门。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前夕,马占山将军重病,周恩来总理亲往探望,毛主席专门从办公室打来电话邀请说“如能参加会议,便派专车来接。”

马占山将军病重弥留之际仍不忘告诫晚辈:“我亲眼看见我中国在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全国人民获得解放,新民主主义已顺利实行,人人安居乐业。我生平中之新型国家,已建设起来。我虽与世长离,但可安慰于九泉之下。我嘱尔等,务须遵照我的遗嘱,在人民政府的英明领导下,诚心诚意去为中国的建设努力奋斗到底,实事求是,做事为人,不可稍懈。此嘱。”

(作者单位:河南财经政法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