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懿德 余贤红 张 建 林 晖

走村入户,仔细查找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堵点和梗阻;访企入店,深入分析市场主体遇到的瓶颈问题;广泛座谈,共商共议解决突出矛盾问题的思路和方法……2018年国务院大督查坚持“开门搞督查”,首次邀请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参加实地督查。他们密切联系群众,积极履行职责,全身心投入督查活动。同时,他们凭借过硬的专业知识、深厚的专业素养,强化了督查力量,进一步提高了督查工作的科学化、专业化水平。

冒雨核查现场 不打招呼访谈

冒雨实地核查,现场督促立行立改;不打招呼访谈,扎实摸清真情实况……在2018年国务院大督查中,代表委员们身子沉在基层,察民情、体民忧,尽职尽责,成为督查活动中的重要力量。

“既然有时间表,为什么群众电话咨询时没有确切答复?到底什么时候能入住?不能让群众遥遥无期地等。”这是第十四督查组成员、全国人大代表伊彤在江西省实地督查一个延迟交付的廉租房项目时对项目负责人说的话。

为了查明情况,8月31日一大早,伊彤与督查组其他同志冒着秋雨,打车来到景德镇市安新小区实地核查。在得知受影响群众多达1000多户后,伊彤等人立即与廉租房建设、分配部门负责人“面对面”谈话,并向有关部门反馈问题,督促立行立改。最后,项目负责人承诺:“一定力争今年10月底前将安新小区交付群众。”

第五督查组成员、全国政协委员郑鈜负责创新驱动发展专题督查。“由于前期反映这方面问题的线索较少,我们决定先深入一线广泛座谈。”郑鈜说,他们抵达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之后,不向地方政府打招呼、不用主管部门陪同,立即深入高校、科研院所座谈。

“这种督查工作形式效率很高,科研人员畅所欲言,反映了很多制约束缚科研活动的问题。”郑鈜举例说,有的单位规定,普通科研人员到北上广深出差,住宿标准只有300元,其他地方仅为200元;参加科研会议,无论多远,只能坐火车,不能乘飞机,“只有你诚心诚意地去帮他们,他们才愿意向你反映实情,这是那些有领导陪同的‘调研’没法比的。”

发挥专业特长 提升督查效果

参加2018年国务院大督查的很多代表委员都是有关领域专家,他们充分发挥专业特长,提升了督查工作的效果。

第十三督查组成员、全国政协委员杨君武长期研究行政制度改革,在督查中发现不少“堵点”“梗阻”。例如,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地方增加项目中,个别项目缺乏法律法规依据;暗访部分县区行政服务中心时,发现个别签约入驻中介服务机构资质不合格。

还有的代表委员通过在专业领域的深耕厚植,分析情况“严细实”,提升了督查质量。

第二十二督查组成员、全国人大代表黄爱民作为医疗行业专家,非常关心重庆降低抗癌药价格情况,先后两次与重庆卫计委药政负责同志沟通交流重庆市药品降价措施、动态价格调整机制、药品招标采购流程以及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等。

除了专业领域的特长,代表委员最大的“特长”是密切联系群众的先天优势。  

“一些基层群众、行业代表,听说全国人大代表来了,都很愿意交流、敢讲实话。”第十八督查组成员、全国人大代表李爱青对此感触很深,也感到责任重大。

开门搞督查 监督多样化

记者了解到,这次国务院大督查首次邀请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参加实地督查,是贯彻落实“开门搞督查”工作要求的一项重要举措。

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有关负责人表示,这项举措意在进一步提高社会各界对政府督查工作的参与度,拓宽社会各界了解政府工作的渠道,主动接受社会各界对政府工作的监督,尤其是自觉接受人大监督和政协民主监督,推动政府更好地加强自身建设和改进各项工作,更好地推动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和政策措施的贯彻落实。

很多代表委员表示,大督查既着眼全局,又聚焦重点,着力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的利益问题,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以人民为中心的深厚为民情怀。

8月28日,第十九督查组成员、全国人大代表童路雯正在广东江门督查,收到群众反映线索,她与督查组其他同志冒着暴雨连夜前往100多公里外的恩平市核查企业废气排放问题,一直工作到29日凌晨3点。后续工作中,童路雯帮助地方有关方面发现、分析问题并提出建议,督促他们提高认识,把污染防治工作做实做细,实现了“以督促优”的督查工作目的。

对于未来如何深化这一“开门搞督查”的重要举措,一些代表委员结合督查工作实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人大代表参与督查,是履职尽责非常好的平台,可以充分发挥作用。建议从各专业领域建立督查专家库,发挥专家的专业水准。此外尽量用本地的专家库,这样针对性更强。”第一督查组成员、全国人大代表杨先农说。

相关链接

  重点督查民生改善等五大内容

一是打好三大攻坚战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工作部署和推动落实情况;

二是持续扩大内需和推进高水平开放,尤其是促进有效投资、积极扩大消费、稳定外贸出口、改善外商投资环境等工作情况;

三是深化“放管服”改革情况,重点是简政放权事项落地、完善事中事后监管、优化政务服务、减税降费等工作情况,全面开展营商环境重要指标调查;

四是推进创新驱动发展,主要是激发科技创新活力、打造“双创”升级版情况;

五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特别是就业、医疗、养老政策落实,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等工作情况。

历次大督查已问责2500余名责任人

2014年起,国务院已进行四次大督查,今年是第五次。国务院大督查被视为促发展的“利器”,并逐年升级。

2014年第一次大督查,国务院派出8个督查组分赴16个省(区、市),27个中央部门单位接受实地督查。

2015年,这组数据升至11个督查组、18个省(区、市)、35个国务院部门和单位。

2016,国务院大督查首次实现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全覆盖,督查的30个国务院部门、单位,基本涵盖了中央政府主要职能部门。

2017年的第四次大督查,国务院共派出18个督查组,分赴18省份。18个督查组组长,均由国家部委副部级领导带队,涉及金融、教育、卫生、财政等多个领域。 (许 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