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 霞 张晓亮

  笔者比较怕狗,带孩子外出总会特别小心。当我特意躲闪狗时,遇到过“不用害怕,它不咬人”“至于吗,不就是一条狗吗”和“叫什么叫,再叫打你”三种情况。我愿意相信,狗主人是真诚的。悲剧没发生时,人们总愿意相信一切都是美好的。

  还是那句话,人和狗之间的矛盾,隔着一个“不懂事”的主人。

  在小区居民群里只要谈到狗的问题,大家会分为两派辩论:一方反复强调“我家的狗不咬人”,另一方则会围绕着“不咬你,还不咬别人吗”立即反攻。辩论的最后无非是各持己见,得出两个永不相交的结论。

  其实,大家讨论的并不是养犬这件小事,而是如何维护公共秩序、做一个文明人的大事。

  人们反对养犬,并非反对犬这种动物,实际上是厌恶犬主人不文明的饲养方式以及自私的生活习惯。如果人人都能文明养狗,不养狗的哪儿有空跟养狗的较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