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刘文龙

  特约记者 姜化明 田 真

  编者按:高质量发展是今年油田党代会和职代会的主基调,也是油田上下形成的共识。高质量发展需要各单位紧密结合自身实际,围绕油田总体部署,扎实推进,务求实效。近日记者采访了东辛采油厂,并与厂长赵明宸就东辛采油厂如何扎实推进高质量发展进行了深度访谈。

  记者:高质量发展是一场发展理念和发展方式的深刻变革。油田确定了“十三五”期间效益稳产2300万吨、盈亏平衡点控制在50美元/桶的目标任务,提出了“五大战略”“三大目标”“六大重点工作”的总体部署。“一分部署,九分落实”,东辛采油厂在这方面是如何落实推进的?有哪些重要而有实效的举措?

  赵明宸:按照油田部署,东辛采油厂结合自身实际,以“深化三转三创、做实四轮驱动”为主线,我们从破解制约东辛采油厂高质量发展的难题和瓶颈入手,提出统筹做好“五篇大文章”,扎实推进高质量发展。这“五篇大文章”分别是高效勘探、效益开发、创新驱动、资源优化、绿色低碳。我们力争“十三五”末实现效益稳产163万吨以上、盈亏平衡点降至50美元/桶以下。

  记者:资源问题是几乎油田每一个开发单位都面临的首要问题。俗话说“家中有粮,心中不慌”,今年东辛采油厂在这方面做了哪些工作,有何进展?

  赵明宸:历经50多年勘探开发,东辛油区已进入高成熟勘探阶段,剩余可采储量保有量持续下降,剩余可采储量采油速度10.8%,目标评价难度越来越大,仅靠传统的找油模式难以取得大突破,这就需要用多元勘探的思维和方法实现资源的多元发展和有序接替。勘探工作,不仅要重视油气新发现,更要强化油藏经营管理,体现价值创造。我们提出要强化油藏经营管理思想,重点算好两笔账:一笔是效率账。勘探是在研究的基础上打井,所以要加大基础研究投入,以圈闭认识的全面深化、成藏过程的深入研究,提升探井的落实水平,少打井,多发现。只要少打空一口井,就能节约上千万元的费用。另一笔是效益账。勘探与开发要一体化,不能两条路。在探井井位、完井工艺设计中要充分考虑开发应用的可能性,一体化统筹,充分提高探井的利用价值。譬如结合老区开发需要先打滚动井,打成了实现增储增效;如果没打成,就利用井眼侧钻转成开发井,这样就能将滚动开发的风险和勘探损益大幅下降。

  正是基于以上认识,今年上半年,我们新建产能同比增加1.2万吨,产能转化率由33%提高到43%,储采平衡系数由0.43提高到0.54。我们力争今后三年,每年都能发现商业开发储量100万吨到150万吨,新建产能8万吨以上,实现发展有后劲、创效有力量。

  记者: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新要求,油田也提出要变革不合时宜的发展方式、运行方式和管理模式,要“三转三创”实现高质量发展,这方面东辛厂有哪些具体举措?

  赵明宸:只有转观念转方式转作风,才能破解老油田效益稳产的难题。我们谈高质量发展,关键是把高质量发展落在实处见到实效真功。因此,年初以“三转三创”、高质量发展为抓手,我们提出了“三优、四少、两提高”。

  “三优”是优化井网、优化层系、优化开发方式。通过优化井网,一井多用、一井多控、新老合用、老井侧钻,上半年新增可采储量40万吨,新增产能2.9万吨;通过优化层系,注采对应率、分注率、层段合格率分别提升0.5、0.2、0.5个百分点;通过优化开发方式,辛68内源微生物驱、营8耐温抗盐聚合物驱、永8非均相复合驱等先导试验,预计提高采收率8.1个百分点。因此,上半年东辛厂吨油操作成本同比下降了18元。

  “四少”就是“少产水”、“少倒井”“少穿孔”“少占地”。传统上要产量主要有两个方法:一是提液增油,二是控水稳油。提液增油已经行不通了。以前东辛厂通过大量下电泵,液量上来了,但带来一系列后续问题正在逐步消化。只能走第二条路,这就需要搞好高耗水带的识别及封堵,以流线调控、注采耦合等开发方式与封堵调剖、分层采注等工艺技术配套,既让油稳住,还要把含水降下来。东辛过去有270多口电泵,在开发单位里是电泵大户,今年我们的基本目标是250口以内,提升指标是230口以内,现在是247口,上半年日节约运行成本2.9万元。围绕“少倒井”,我们调整躺井管控模式、作业管理模式,上半年月均倒井55.8井次,同比减少1.2井次。围绕“少穿孔”,我们把管线维护费用与青赔费用捆绑下沉,赋予管理区自主权,上半年管线穿孔同比减少362次,减少穿孔赔付201万元。东辛厂有很多停产井、报废井,造成一部分土地闲置,我们就考虑如何盘活土地资源,把闲置土地退出、井台的预留规划和城市建设有机结合起来。从去年底,我们组织地质、钻井、工农、注采等多部门对5000多个井场的现场逐一落实,根据大的勘探方向、储量丰度,把今后五到十年内不同油藏不同油田的勘探、滚动、老区开发的井台需求,做了初步规划(依托老井场初步筛选出600多个井台)。需要预留的提前做工作争取支持,需要退出的积极上线和相关处室结合,上半年已节约用地83亩,节省投资1826万元;同时,还利用了117亩老井场。

  记者:推进新型管理区建设,构建现代化油公司体制机制,是油田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也是老油田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组织结构、推进职能转变、迈上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据了解,油田已经在滨南采油厂进行标准化采油厂试点,这应该是下一步各开发单位要走的路子。现在东辛厂在新型管理区建设方面进展如何?

  赵明宸:按照油田《新型采油管理区规范建设大纲》要求,我们共有9个管理区,现在已完成1个并顺利通过油田验收,还有四个已初步建设完成,分别计划于三、四季度通过验收,其他管理区的建设也已在建设中。新型管理区建设是贯穿全年的一项重点工作,必须坚定不移地持续推进。下一步,我们将准确把握新型管理区建设内涵,理顺管理流程,全面做实管理区油藏经营管理的核心地位,真正建立起以价值引领为导向的区域市场化机制。

  记者:油田推出的“1+2+2”绩效考核政策是油田经营管理深度转型的“指挥棒”,在人力资源优化方面推进如何?

  赵明宸:在“走出去、动起来、退下来”方面东辛起步比较晚,但是推进比较快。到八月初,已有540多人出去外闯市场,退下来360人。通过人力资源优化,我们的目标是今年拿到8000万元到一亿元。现在看,8000万元没有问题,一亿元也有希望。但是,目前就走出去的人员结构来看,基本上还是低端市场,主要是靠劳务,今后我们制定的政策是想办法高中低搭配,劳务和技术输出,共同推进。最近,我们向东胜维北管理区输出了几十个人,还是干本行,搞采油管理,既有劳务也有技术,感觉特别合适。前一阶段,我们了解到江苏华东局泰州采油厂地质比较薄弱,于是我们从地质所输出了四个人搞地质研究、开发研究,以此带动其他的项目合作。这些技术人员两边兼顾,轮流过去,既锻炼了队伍,还增加了收益。我们要发挥东辛金牌地质所的优势。我们鼓励大家走出去得实惠,说实话,但看着我们厂的职工干太低端的活,再看看那身红工衣,心里很不是滋味。低中高端的市场我们都要做,逐步向中高端迈进。要发挥出我们产业技术工人的优势、油田正规军的优势。把我们的优势发挥出来,同时让大家的价值有更好的体现,过上更好的日子。

  记者:老油田高质量发展离不开科技支撑,离不开理论创新技术创新管理创新。在这方面东辛厂有哪些探索和实践呢?

  赵明宸:东辛的开发经历了层系细分、重组,在“十一五”、“十二五”期间基本搞了一个遍,下面再怎么走,必须有新的路子。不能再用过去那种大水漫灌式笼统的方法,要精细注采,靠分采分注、工艺技术配套,包括仿强边水驱、注采耦合、流线调控等,靠这些工程开发技术的整合趟一条新的路子出来。要在技术的结合上做文章、下工夫。譬如仿强边水区和注采耦合的结合。仿强边水区最早是在东辛的高含水近废弃的相对简单的断块油藏上推行的,见到了比较好的效果,但东辛大多是复杂断块,层系比较多,不可能都停下来,产量还需要平稳运行,这就需要工程上的新手段。于是我们利用仿强边水区理论解决复杂断块的问题,不动管柱换层开采,分层注水,实现停层不停井,轮采轮注,采上面的层注下面的层,把这两个技术结合起来,既做到了稳产,又实现了持续。要是用传统技术,每次换层就得上作业,成本高,时间长,占产时间也长,也不现实。因此转观念转方式很重要,不能再沿用过去的老办法,不能再单靠加密井来实现,必须深化研究攻关,用新的技术和工艺手段破解难题,实现提质降本增效。

  记者:安全环保是高质量发展的基础和不能逾越的底线。东辛作为典型的城中采油厂,楼间有井、井旁有楼,管网与水网、林网、路网纵横交错,安全环保压力大,风险防控任务比较重。目前在这方面有哪些好的举措呢?

  赵明宸:东辛采油厂跨越重点河流管网111条3373米,顺延水系82条37550米,又多处在城中,一旦发生安全环保事故其影响非常之大。安全环保工作既要强化担当、压实责任、严格管理,又要重视源头治理,提高设备设施的本质安全。今明两年油田投资2亿多元对东辛采油厂城区管线进行专项治理,涉及管线374条、360公里,治理力度前所未有。这既是今年采油厂的头等大事,也是推进采油厂高质量发展的难得机遇。我们将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按照使用寿命20年的要求,建立完善的质量管控体系和地面工程监督队伍,严格工作写实、跟踪评价、责任追溯制度,抓好关键节点,全面提高材质、工艺、质量和管理标准,确保每条管线都做成精品工程、放心工程、高质量的工程。通过城区管线的治理,早日实现“少穿孔”的目标,为采油厂高质量发展提供保障。另外,近几年市政建设给东辛的持续发展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与挑战,需要把握、利用、规避和应对的问题很多。下一步,在油田支持下,我们将按照融入地方、借势发展、合作共赢的思路,超前研判这些情况对采油厂勘探开发可能带来的影响,积极与地方政府协调,处理好地上、地下的关系,尽快走出一条有利于采油厂城区发展的新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