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希东

  “锦绣河山美如画,祖国建设跨骏马,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头戴铝盔走天涯……”。今天,当我乘着漂亮的值班车重新唱起那首《我为祖国献石油》的时候,我内心里荡漾着一种新的感受,滋生一种新的自豪感、幸福感,这感受,来自那身得体、宽松、舒适,量身定做的橘红色工衣,一穿上那镶嵌着“中国石化”标志、在阳光下鲜亮、耀眼、美丽、大方的工衣,我浑身就增添了献身石油事业的荣耀和力量,它像一盏橘红色的灯光,照亮着我的心旌,照耀着我拼搏、奋斗前行的路。这身橘红色的工装,装着我美丽的心情,装着石油人的骄傲,让我从中感受着时代的巨大变化,见证着石油人物质、精神的变化。

  20世纪80年代初的春夏秋三季单工衣穿得是灰色工衣,两个肩头各有一块大红布,裤子两边有两道红杠杠,整个作业队上上下下都是灰色一片,即使年轻人穿上,也显得老气横秋,缺乏水灵灵的活力,姑娘穿上它,更像个老太太模样,倘若全体开个会什么的,那远远看去,更像是从天上掉下了一块块灰云彩。而且那时工衣总是估摸着按大号、中号、小号来发。发下来穿上后不是瘦得挣开缝,就是臃肿不堪,而且由于没有统一的标志,显得杂乱无序,路上碰见了还不知是“哪个部队的”。记得有一次休班穿着工装回家探亲,一坐上车,竟引来许多异样的目光,看到肩膀头那两块红布,有人小声嘀咕着说像什么。到了冬天则穿得是清一色的“四十八道杠”工衣,没有外套,脏了特别难洗,里面的棉絮干了后梆硬,上井干活时穿上那笨儿叭唧的棉工衣,用草绳子把腰一扎,再戴上个狗皮帽子,真像人们形容的那样:远看像个要饭的,近看像个劫道的,细看像个打猎的。那身油兮兮的打扮,再加上坐值班车上下班的路上,一车人见了女的大呼小叫的吹口哨、嚎嗓子,“油鬼子”就成了当时作业工的“绰号”。记得有一位同事年近30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对象,对象来到队上时,他刚好从井上回来,看到那身油乎乎、脏兮兮的打扮,吓得扭头就走了,作业工找对象难,成了当时的一景。

  到了上世纪90年代,随着油田的发展和生活条件的不断改善,作业工人的工衣才有了新的变化,逐步告别了灰色、青色的世界,样式年年有着变化,印制上了统一的企业标识,一年年向着以人为本的方向不断改进。特别是近几年变化更大了,充满青春、活力,象征平安、吉祥的橘红色成为工衣的主色调,小小工衣,就像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不论是春夏的单工衣、秋天的厚一点的工衣,还是冬天的棉工衣,一年比一年变得舒适、耐看,一年比一年变得美丽、大方,且制作更加考究,肥瘦上任意选择,面料上注重保身健体,体现出了人本化的管理思想,改变了过去那灰不溜啾的感觉。就拿棉工衣来说,样式设计的既轻便、又耐穿,符合安全标准,且又非常好清洗,穿上它,既有温度,又有风度,暖暖和和的保温层有效阻挡了野外作业时寒风的侵袭,呵护了身体。

  那色泽亮丽的橘红,那特色鲜明的“中国石化”企业标识,那橘红色的头盔,三者和谐地交融在一起,穿上它,顿时感到风采靓丽,一身的橘红色映照着青春的笑容,让人感到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股青春的生机与活力,那气势,那威力,瞬间就变成了一种魅力、一种力量,中国石化职工的荣耀感倍增。那气势,跳动在舞台上,是一烈烈飞翔的火焰;走在荒原大地上,是红旗飘飘映出的霞,那身橘红,更是飞翔到了中央电视台,飞翔到了国外。可以说哪里有橘红,哪里就有勃勃生机,哪里有橘红,哪里就有滚滚油流。如今,不光石油人的穿着大大变化了,工作生活条件也大大变化了,野外值班房里用上了空调,天气热了,可以凉快一下,还有舒适的床铺,干活累了,休息休息。起下油管开始用上了自动化,大大减轻了人工抡管钳、操作笨重液压钳的劳动强度。日常生活实现了住宿宾馆化,吃饭餐馆化,娱乐现代化,信息手机化,这在几十年前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40年的改革开放,也让我们石油工人感到了当主人翁的荣耀,感到石油人幸福的春天真正到来了。难怪许多老石油看到今天的工作生活条件的变化,惊叹、羡慕不已。

  “红旗飘飘映彩霞,英雄扬鞭催战马,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石油滚滚在我的心里乐开了花”,身穿美丽的工装,站在高高的井架旁,迎着蓝天白云、绿草鲜花,我亮开嗓子,唱起了石油工人深情的歌。

  (作者单位:油气井下作业中心桩西作业大队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