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球九成的贸易往来要借助海洋,七成以上的GDP来自沿海地区一百公里以内地带。因此,近代由欧洲人开创的全球化实际上是海洋型全球化,广大内陆国家难以分享这种全球化的红利。五年前,习近平主席在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哈萨克斯坦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意在扭转这种不平衡的全球化。

笔者问了非洲朋友两个问题:一是非洲不缺资源,为何不能像中国改革开放那样引进西方资金、技术,补齐经济发展的各种要素,实现现代化?二是为什么欧洲一体化了,而宗主国之间的一体化却不能带来非洲的一体化?笔者认为,上述两个问题的关键在于非洲国家没有实现互联互通,而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一带一路”的话,恰恰也是“互联互通”(mutual connectivity)。就mutual来说, 西方殖民以来,非洲国家间的相互联系很少,都是与欧洲宗主国联系,两个接壤的非洲国家首都不能实现直航,而要绕道法国巴黎。非洲内部贸易只占非洲各国对外贸易总额的不到15%。“一带一路”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入手,以点带线,以线带片,让非洲市场联通起来,从而帮助非洲获得内生发展动力,实现工业化,真正脱贫致富。除了内部的互联互通外,“一带一路”还会给非洲带来两大效应:陆海联通、洲际联动。

在一些内陆的发展中国家,按市场经济规律是很难获国际金融机构贷款的。但是中国的国有企业、银行可以提供开发性金融贷款,从改善基础设施开始,逐步培育这些国家市场经济发展所需的环境。在这一过程中,只有中国能为非洲国家提供第一桶金,改变它们被全球化边缘化的命运。例如蒙内铁路连接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和东非第一大港蒙巴萨港,通过陆海联通让肯尼亚内地和东非寻找到出海口,融入全球价值链,进而实现经济腾飞。这条铁路是肯尼亚第一条标准轨铁路,开创了肯尼亚铁路建设新的时代。洲际联动,更是让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非洲通过印度洋、北非和地中海、中东地区融入欧亚大陆的振兴——丝绸之路的复兴。

“一带一路”的成功也折射出时代矛盾——世界公共产品供给缺口日益扩大,但美国领导能力、意愿、诚信却全面下滑。而“一带一路”旨在解决人类重大关切,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例如,世界上有11亿人尚未用上电,其中非洲就有5亿,中国国家电网长距离、特高压输电网能够实现成本最小化,若将此升级为全球能源互联网计划,势必会推动人类共同现代化。

总之,“一带一路”正在改变非洲命运:从被全球化到全球化的本土化,它正在帮助非洲从政治上站起来到经济上站起来,真正实现去殖民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