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日至4日,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举行并顺利闭幕。该峰会是中非关系的又一大盛事。

在对华合作中,非洲国家要求最为普遍且急迫的合作领域往往是工业合作。统计数据表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工业增加值仅占世界总份额的不到2%。以价值计算,北部非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原材料占出口总值的比例分别高达70%和50%。非洲国家由此已多次吃到了经济结构单一化的苦头——经济增长受到外部原材料大宗市场的影响过大,导致经济增长经常大起大落。

目前,中非工业产能合作快速推进。3年前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所确定的中非“十大合作计划”就专门将工业化列入其中。此次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所宣布的合作计划更再次将工业化选为双方重点合作领域之一。

目前,中非产能与投资合作论坛频繁举行,中国为尼日利亚、多哥、埃塞俄比亚等国举办了国别投资推介会,为招商引资搭建平台,鼓励广东、江苏等有实力的多个地方政府到南非、埃塞俄比亚等产能合作重点国家探讨投资合作,同埃塞俄比亚、埃及、尼日利亚等6国签署了国际产能合作框架协议。一大批铁路、公路、港口、机场、供电、供水和通讯等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正在有序推进。

中非工业化合作因进展迅速、成绩突出而越来越成为中非合作的“亮点”。中非双方之所以能如此快速地取得如此大的成绩,就在于“中国经验”较为成功地落地非洲,基建为先、工业建园的中非工业产能合作模式体现出了蓬勃的生命力。笔者前往非洲实地调研期间,就多次体会到即使在不少硬件条件相对较好的非洲国家首都,突然停电也是常事。此外,非洲国家普遍存在道路、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方面的短板。中国改革开放的一条重要经验就是“要想富,先修路”。中国正在成功地把该经验移植到非洲。例如,由中国铁建中土集团实施并牵头运营的亚吉铁路,连接埃塞俄比亚与吉布提,是非洲大陆第一条跨国电气化铁路和距离最长的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开通以后,不仅货运、客运量均稳步提升,铁路沿线一条工业走廊正在形成。今年7月初,招商局集团主导建设的吉布提国际自贸区开园,已有20多家非洲和中国企业签署了入园意向书。吉布提总统盖莱表示,自贸区将为吉布提人民带来福祉,不仅将增加就业机会,更重要的是引入了出口加工业,为吉布提经济提供造血功能。埃塞俄比亚政府主导建起了10多个新工业园,中国企业参与了大多数园区的建设。

当然,中非工业产能合作还面临着不少“软件”问题。更由于中非之间法律、语言、习俗等的巨大差异,这些问题还将依旧长期存在而成为中非合作一个不容忽视的“痛点”问题。中国驻南非大使林松添就指出,非洲很多国家的法律法规有待完善,现在还无法让投资者“投资安心、经营开心、生活舒心”。笔者今年6月在南非调研就了解到,有时即使解决了表面的法律障碍但具体落实中依旧会存在一定的困难。例如,自南非新总统拉马福萨上台以来,积极学习中国等国家建立自贸区的经验,在国内也采取了一些促进吸引外资和进出口的改革措施。但笔者此次实地了解的情况是,一些南非政府部门借鉴改革的效果因学习不彻底、不到位等原因而打了不少折扣,其最终成效还有待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