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和中国无论从现有人口、资源还是产业构成上看,对世界经济的发展都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中非合作前景广阔,任重道远。历史把我们融合在一起,现实更需要我们合作。”中国贸促会会长姜增伟在中非CEO高层对话会上致辞时表示。

非洲是充满机遇的大陆

“非洲是充满机遇的大陆,在基础设施、工业、农业、大型项目以及旅游方面都有巨大的潜力。”非洲工商会联盟主席瓦吉尔指出,非洲经济增长非常快,在国际上处于中高水平,这得益于非洲独特的地理区位。目前,非洲北部、南部、东部和西部都建立了自贸区,享受100%的免税及35%至55%的减税。“我们与美国、欧盟以及阿拉伯国家签订了自贸协议。希望能够整合资源,与中国合作,利用中国先进的技术和投入,实现非洲向第三方国家出口的愿望,加强对制造业的投资,推动自由贸易。”

毛里塔尼亚雇主联盟阿迈德介绍说,希望加强重点港口和道路建设,未来计划投资10亿美元建设4个港口。同时,提高工业生产领域的供电能力。

南非标准银行萨巴拉拉对如何实现中非贸易平衡发展提出以下建议:首先,非洲要为中国游客提供免签的服务。去年突尼斯对中国实行了免签,入境旅客增长了约400%。其次,非洲应进一步推动经济政策制定以及经济结构优化决策流程,推动高质量的财务、金融及制造业发展。最后,中国在增加对非洲的直接投资时也应了解非洲本地的文化和知识,以便建立更为开放和包容的合作伙伴关系。

中企迈向高质量投资阶段

“中企除了雇佣非洲当地的劳务、创造大量就业以外,还应重视当地员工的培训。”中国机械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任洪斌举例称,该公司在赤道几内亚的水电站输变电项目的建设过程前后,为赤道几内亚培训了248名国家电力系统管理和技术骨干人员。现在,这些人员已经在赤道几内亚电力公司以及赤道几内亚国家级项目中担任重要职务。

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起涛建议,中企在非洲选择合作项目时,要选择对经济社会成长急需的、对社会有长远贡献的项目。中国40年改革开放过程中,有很多经验与教训,尤其在环境保护方面。中企与非洲同伴的发展与合作,要避免出现中国在高速发展时所面临的问题。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之后,中企在非洲投资将迈向一个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吕泽翔认为,首先,传统的政府投资基础设施领域里采用了EPC+F(工程总承包+融资)模式,未来要实行多元的方式。其次,在非洲推进业务,应该规划先行,有序推进。没有竞争的市场是缺乏活力的市场,但恶性竞争的市场可能难以实现投资商、东道国政府共赢。最后,在非洲投资应该更加注重商业化、市场化运作。

吕泽翔指出,中非投资合作应该注重培育可持续发展的新动能。比如,可以为东道国建立起完整、齐备的产业体系,以提升东道国工业化水平。同时也要注重所投项目的造血功能,实施推动多边、共赢的机制,避免单打独斗。从资本出入角度而言,争取实现东道国、中国的投资商、第三国投资商多元化发展。从债务融资的角度,希望能够组成多元财团共同推进,以降低整个融资的风险。从技术和服务方面,承包商应与多国实施多角度合作。如葛洲坝集团在西部非洲的电站项目,由德国的融资机构和中方融资机构提供融资,德方提供技术支持,中方作为总承包商进行合作。

2016年以来,中国对非洲投资已超过80亿美元,在非洲建成3万公里公路,8500万吨的港口吞吐量、2万兆瓦的发电量和3万公里的输电能力……未来,这些数字在中非友好关系延续下,将会有更积极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