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两天的中非领导人与工商界代表高层对话会暨第六届中非企业家大会圆满落下帷幕。如何推动非洲工业化、贸易和基础设施建设高质量发展,成为本届大会热议话题。

推进传统工业化升级的

同时推进智能化发展

习近平主席在出席中非领导人与工商界代表高层对话会暨第六届中非企业家大会开幕式上提出,希望中非企业家创新合作方式,利用好现代技术成果,发展朝阳产业,在推进传统工业化升级的同时推进智能化发展。这就预示着中非经贸合作,尤其是非洲工业化发展向更高层次迈进,也有力地驳斥了某些西方国家所谓的中国只想开发利用甚至掠夺非洲资源的谬论。实际上,中国一直在实实在在地帮助非洲国家实现工业化与技术进步,不仅在传统工业领域加强合作,同时也不断把先进的技术、设备和管理、服务引进非洲,推动非洲经济社会全面进步。

这种转型对中非产业合作也提出了更高要求。过去对非开展经贸合作,多以商业贸易、资源开发、轻工业产品的生产加工为主,技术水平、科技含量较低。今后开展智能化发展合作,这就要求中方企业要具备较强的技术研发能力,同时也要具有高素质的科技、管理和服务人才队伍,提供高水平的技术服务。总体上讲,非洲技术水平相对较低,需要中国企业对非洲员工进行智能化技术培训、业务辅导,还要提供安装、调试、维修、维护等售后高附加值服务。

对非工业投资既要不断提升科技含量,同时也要考虑当地实际,量力而行,有备无患。比如,在基础设施方面,不少非洲国家缺乏高效港口和物流服务,原材料进口需要储备半年以上的存货,占用企业较多资金;非洲水电设施也比较落后,水电供应短缺,中企建厂需要自己打井、自备发电设备等。

挖掘中非贸易潜力扩大非资源类产品进口

改革开放以来,中非贸易获得长足发展,贸易额从1978年的7.65亿美元猛增到2017年的1700亿美元。未来,中非贸易依然潜力巨大,一是中非之间产业高度互补;二是非洲人口众多,12亿人口的大市场,消费潜力巨大;三是非洲大部分工业制成品短缺,大到钢铁铝材、机械设备、粮食、电动车等,小到手机、工艺品、婴儿尿布、塑料制品、礼品、装饰品、灯饰等,都依赖进口。近几年,大部分非洲国家对中国的轻工、纺织、服装、五金、钟表、家电等产品需求量猛增。比如,中国制造的假发、美发护发用品在非洲就很受欢迎。在非洲,有关头发的事都叫“头等大事”,女人的真头发大概只有一两厘米长,经济条件允许的非洲人都会去专业理发店打理头发。非洲大多数护发用品来自美国或中国,而大多数假发都是中国制造。再如,非洲虽然种植大量棉花,但产业链往往不完善,缺乏加工能力,对布料、辅料、服装需求量大,需要依赖进口。

在扩大贸易方面,中非企业仍有巨大潜力可以挖掘:一是需要进行深入市场分析,找准双方消费需求,有针对性地开发市场;二是要加强产品宣传,引导消费;三是需要加强与贸易促进机构联系,获得帮助,少走弯路;四是要打造企业良好品牌形象,不断提升出口产品的质量、标准,推动贸易可持续发展。

需要提醒的是,对非贸易要注意规避支付风险。非洲不少国家限制外汇流出,申请贷款银行批复缓慢;非洲客户经常提出赊账付款等要求,这样做风险较大,要尽量坚持款清发货原则;信用证支付要注意调查开证行的资信,应提出通过国际大银行开立信用证的要求,以降低支付风险。

政企合力保障基础

设施合作稳步推进

北京峰会期间,中国决定和非洲联盟启动编制《中非基础设施合作规划》,同非方一道实施一批非洲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重点项目。非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巨大,无论是公路、铁路、港口、码头、机场建设,还是供水、供电等项目建设,都有巨大缺口。中方企业要积极实施本土化战略,尽量与当地企业建立合作合资关系,同时,充分发挥非洲本地代理的作用,形成合作共赢的利益格局。

政府也应实施积极的政策,鼓励中国企业对非投资合作,比如,与更多非洲国家签订投资保护协定,简化对非投资管理流程,提升投资便利化水平。再比如,政府无偿援助项目与商业化投资项目相互补充,实现相互促进。同时,政府之间应加强协调沟通,降低经贸合作的政治风险。在非洲,政府换届往往存在潜在风险,原本谈好的协议可能就此作废,哪怕建设一半的项目也不得不搁置。因此,大型企业也要与当地不同政治团体保持良好互动,以确保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能够不受政府换届影响、平稳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