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日报报业集团联合采访组记者

张佳玮 严芒芒 刘伟

开篇之前,先来回答一个地理题:中国最东和最北的城市分别在哪个省?

答案是:它们都在黑龙江。

沿着中俄边境的轮廓,从中国的“东极”抚远出发去中国的“北极”漠河,全长约2200公里,幅员之辽阔,超乎想象。

山川滋润、森林茂密、大河奔腾,塑造了这片黑土地无与伦比的丰饶与美丽。

当4000公里之外的温州人筚路蓝缕,风雨兼程赶来与她相会,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精彩故事?

这片黑土地,从不乏传奇。

19世纪初叶,大批山东难民拖家带口,依傍海道北上数千里,闯过山海关抵达辽东,在白山黑水间定居。根据《中国人口地理》的统计,新中国成立前,闯关东而来的东北居民多达4000万之众。

千里之外,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

资源匮乏、交通不畅、人多地少,偏居东南一隅的温州人不愿屈从于命运,宁可背井离乡,闯荡四海。近1个世纪以来,超过200万的温州人在外发展,各大中心城市总能见到温州城、温州街、温州市场。温州人经济,已成为中国民营经济的代名词。

敢闯敢试,敢为人先,这股奔涌在血脉中的张力,似乎注定与这片丰饶的黑土地相契相合。

30多年来,一批又一批温州人来了——

在广袤的黑土上播撒种子,待秋收时迎来一波波金色的麦浪。

在齐膝的雪地里不畏严寒,于风雪中屹立成一棵棵来自南方的树。

在暗涌不断、坎坷波折的边境线扎下根来,用果敢与勤勉、精明与能干闯出一片天地。

是,正是这样的温州人,令无数东北汉子叹服。

一路采访下来,我们碰到的东北人总是时不时地竖起大拇指,感叹道:“温州人,真厉害!”

这油然而生的感佩,让身为温州人的我们顿觉骄傲与自豪。

在此,我们搜集这些在东北闯荡的温州人的故事,不为立传,只为记录,记录那些白山黑水间的铮铮汉子。

蒋贤云: 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奔马”

盛夏时节,被称为“韩国夏威夷”的济州岛上到处是中国游客,休闲避暑、出海垂钓,享受碧海蓝天的美丽景致。不过,黑龙江温州商会会长蒋贤云却不是去玩的,由他投资兴建、占地1000余亩的济州奔马梨湖乐园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

济州岛是韩国著名的旅游观光胜地。梨湖乐园项目坐落于济州岛梨湖一洞,紧邻梨湖海水浴场和济州国际机场,由七星级酒店和综合性国际度假村等项目组成,拥有大海、沙滩、树林等优质自然资源,总占地面积1000余亩。

蒋贤云是永嘉瓯北人,早年前往东北创业,扎根东北30多年,现为中国奔马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济州奔马梨湖乐园株式会社会长。之所以将集团公司取名为“奔马”,蒋贤云笑称:“要如奔马般驰骋于白山黑水之间。”

北国之奔马,不同于平地走马。白山黑水、道阻旦长,驰骋其间,并非易事。只有把背脊挺得很直,把马蹄抬得很高,让马头直视前方,才能稳稳地踏步、坚定地奔跑。

蒋贤云带领的奔马集团,其做事风格正是如此,大胆稳健、坚定执着。

奔马集团曾于2004年收购位于哈尔滨的中国第一家百货公司秋林集团部分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引起业界强烈关注。奔马集团旗下还拥有奔马国际汽配城、哈尔滨温州国际商贸城以及房地产等实业。目前,奔马国际汽配城是东三省最大的汽车用品批发市场,年销售额超过40亿元。在哈尔滨市中央大街黄金地段,蒋贤云还牵头开发了具有巴洛克风格的红博中央购物广场,是哈尔滨著名的购物胜地。

北国之奔马,不愿囿于原地。经过多年的创业积累,蒋贤云一直在谋划“走出去”发展战略,寻找合适的海外投资项目。

2008年亚洲金融危机带来了抄底机会,经过多次考察,蒋贤云于2009年买下韩国济州岛上这片土地,并设立奔马梨湖乐园株式会社,成为在韩国落地创业的首位温商。济州出入境管理部门于2011年给他颁发了永久居住证,他成为因在韩国投资而获得永久居住权的第一位外国人。

会见济州岛官员、商讨建设方案、视察施工进展、敲定规划设计……神采奕奕的蒋贤云丝毫不见疲惫,越忙越带劲。之前因韩美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事件等导致韩国政局波动,间接影响济州岛投资环境。去年以来,韩国局势稳定,中韩经贸、旅游往来日益增强,令蒋贤云的信心更强、干劲更足。

目前,奔马梨湖乐园主体工程——七星级酒店建设方案已获得韩国政府审批,建设进展顺利。据介绍,梨湖项目一期工程占地30余万平方米,围垦和地下管线等工程建设有序推进。七星级酒店则集住宿、餐饮、休闲、娱乐、购物、博彩等功能于一体,高薪聘请德国设计师,将酒店外观设计成济州岛上的名山——汉拿山形状,内部结构设计独特,与蓝天碧海相映成趣。

如今,在梨湖一洞一带围垦建成的海堤上,一红一白两座高大的马形灯塔格外引人注目,是当地一道亮丽的景观,游客们特别喜欢在此拍照留影。“这两座马形灯塔,不仅是奔马集团落地韩国的标志,而且已成为当地的地标性建筑。”蒋贤云取出照片介绍道,“现在的建设重点就是七星级酒店,我们的目标是要建济州岛最好的酒店。”

虽然济州岛的投资项目事务繁忙,但蒋贤云还身兼黑龙江浙江商会和黑龙江温州商会的会长一职,为在黑龙江发展的20多万浙商和温商出谋划策。他先后组织温商参与了中俄博览会、黑龙江哈尔滨国际经济贸易洽谈会等重要的经贸合作活动和“温商回归”重大项目对接。在他的牵线搭桥下,温州与黑龙江的经贸往来愈加频繁,更促成温州与韩国进一步深化经济文化方面的交流合作。

“温州人是干事的。不论是在黑龙江,还是在韩国济州岛,正是温州人干事的魄力、毅力和魅力,才让温州人在异国他乡扎下根来。”蒋贤云说,会干事、能干事、干成事,就是温州人的立身之本。

北国之奔马,永不止步,将继续奔跑在路上……

谢庆祥: 冰城里的“温”姓眼镜

与很多温商不同,谢庆祥的创业故事,是从一把二胡讲起的。

他,应该是东北温商中最有艺术情怀的一位。当谢庆祥坐在我们面前,谈到创业的神情,远没有谈及二胡来得生动,有张力。虽然30多年前迫于生计暂时搁置了艺术演出,但此后的30多年里,二胡陪伴他度过创业时代每个烦恼的时刻,也影响着他的创业经营理念。

“有时候生意做烦起来,拉一段二胡,心就静下来了。”谢庆祥说,在东北这块土地上做生意,要比在其他地方创业,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

30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再听谢庆祥的创业故事,还是有感于他的前瞻性和商业魄力。

1983年,从小在文艺培训班学习、演出的谢庆祥放弃艺术,从家乡瑞安来到东北这块土地上,那年,他还只有20岁。

当时哈尔滨的眼镜以国营居多。谢庆祥带着他的二胡,在小旅社、商场里打着小广告,摆摊卖起了眼镜。商场里的采购员,听到他的二胡声,听高兴了,就向他买了很多眼镜。

配镜、修镜,很多国营店解决不了的问题,到了他这儿都能解决。渐渐的,就有了口碑。为了实现一条龙服务,早在31年前,也就是1987年前,谢庆样就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和另外三个合伙人,东拼西借筹资7万元,买了一台日本产的电脑验光机。“那时候把验光机从北京运回来,坐卧铺,我们抱着机器都不敢睡。”谢庆祥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心情。要知道,那个时候,一天的营业额才50元左右,“万元户”还是富人的代名词。

“做生意不能只想着赚钱,因为这样就不容易把生意做长远。”谢庆祥举例说,7万元如果放当时外借,光利息收入一天都有三四十元。

客户越来越多,谢庆祥又开始想着要创自己的品牌。1987年,他在哈尔滨的市中心果戈里大街,开出第一家“明廊眼镜”,有百来平方米。去年,这家30多年的老店重新装修迎客,有近20位员工,大部分是从开业那天一直坚守到现在的。

绝对不能对不起一个顾客——这是谢庆祥的创业信条。“你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你好。那些拿着眼镜来要求退换货的,我们真诚沟通,他们还会成为你的回头客。”在谢庆祥看来,做生意如是,做人亦如此。

他的这种信念,深受他母亲影响。“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妈跟一个饭店借了15元钱,到了还款的那天,我看妈妈东走走、西走走,整个人看起来很不安。中饭都顾不得吃。后来妈妈找来了一个人,把家里的化肥低价卖了15元,送去饭店还钱,还要帮饭店刷盘子。回到家已经是下午3点,妈妈才安心,把饭端起来吃了。”这个场景,直到今天还留在谢庆祥的记忆里,时刻提醒着他,诚信比生命更重要。

30多年来,“明廊眼镜”在黑龙江的版图越做越大,门店达到60来家。有时候新开门店缺流动资金,供货商一听是他的名字,便放心地把货给他。现在流行的EMBA班,早在18年前谢庆祥就去充电了,他如今还是佳木斯大学的客座讲师。

现在,漫步哈尔滨街头,哈尔滨人鼻梁上的眼镜,大部分出自“明廊”——诚如品牌创立的初衷,让更多人看到晴朗的天空。

胡建海: 东三省的“超市大王”

你有多久没逛超市了?这个曾经是百姓饭后休闲消遣的地方,随着电商的发达,如今正逐渐失掉年轻人的兴趣。而哈尔滨的一家超市,却颠覆了很多人对超市的想象,这里的顾客几乎都是年轻人,不超过40岁。

这家超市位于哈尔滨西城红场,这里是哈尔滨乃至东北三省最大的纯商业综合体,面积达40万平方米。这家“温”姓精品超市,名字跟传统超市也不同,比较时尚,叫“城集生活”。

之所以说是精品超市,不仅体现在货品上,也体现在内部陈列上。在超市里,有不少欧美、日韩、俄罗斯商品,光一个芒果,就有8个品种之多。内部设置也很考究,专门请了台湾设计师,每个专柜搭配不同的道具。超市里不仅卖传统的生活用品和食材,还自营各种寿司、麻辣烫、花甲粉、电烤串等年轻人爱吃的现做餐饮专柜。更新鲜的是,超市里还有一个DIY厨房,不定期教年轻人如何做创意菜。

这家精品超市是永嘉人胡建海开的,也是他“超市王国”里的转型之作。开业短短2年,已实现盈利,效果比预想的还要好。

相对于东三省的其他温商,胡建海起步较晚,2008年才扎根哈尔滨,却是零售业做得最好的。

如今,胡建海开了70多家“家得乐”连锁超市,以哈尔滨为大本营,辐射东三省。这些超市以标准超市居多,还有一些是大卖场,将来还将布局精品超市和社区店。目前,公司一年销售额近40亿元,可以说是永嘉人在外开超市的典型代表。

和东三省的大部分温商一样,胡建海很低调,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但东三省的温商提到他,都竖起大拇指。面对家乡的记者,51岁的他谈吐斯文,语速不急不缓,毫不张扬。但他对超市行业的清醒认知,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一位时刻保持学习状态的温商。

“超市的江湖,眼下也面临洗牌。”胡建海坦言,超市适合开在“统采统配”半径250公里范围以内。按地域来划分,目前每个版图都有各自叫得响的品牌。比如北京的“物美”,福建的“永辉”,上海的“华联”,等等。

人口数、密集度、消费力,成为超市布局的三个重要考量。十年间,“家得乐”的步子迈得越来越快,尤其是近两三年,员工已有6000多人。如何管理好超市内部的损耗以及外部的议价权,胡建海有自己的看法。从商品采购、货品管理、价格体系以及奖优罚劣,公司都建起了规范的制度体系。“现在学习的途径太多了,超市如何运营,我们可以出去学,同行也可以过来学,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提高。”胡建海对超市运营时刻保持危机感。

如今,胡建海的儿子和女儿都在公司工作。女儿掌管最重要的商品部。面对电商的冲击,“家得乐”也在两条腿走路,除了自建销售APP外,也与阿里巴巴“盒马鲜生”和美团合作。

“以前的超市,讲究‘大而全’,现在的超市,要走‘小而精’路线。”胡建海的设想是,类似“城集生活”这样的精品超市和社区超市,将是他未来布局的方向。“超市要开到最后一公里的地方,要便民、要有体验,让便民、体验服务下沉再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