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午后,三五成群蜂拥至单位食堂打一碗绿豆汤解暑降温,边呼啦呼啦吃边和老法师们一道感怀老底子没有空调的旧时光。

谈及老早的避暑降温神器,大抵莫过于穿弄堂的自来风、水井里的冰西瓜、藤椅上的满天星等等。而我的大部分童年也正是在乡下老宅跌跌撞撞地度过,所以即使是老中青同堂也不乏共鸣。

过道尽头便是老屋,一幢两层小楼,白墙青瓦,前后傍溪,往西即是一亩三分自留地。每逢梅雨台风季,奈何老屋年久,外墙霉迹蔓延,总得请了工人敲敲补补,不然可得大雨下小雨。不必说那时,家家户户几乎都挖了一口冬暖夏凉的水井,当然,还得标配一只吊着一盘牛皮井绳的铅桶。往井里望去,井腹布满了绿得发黑的苔藓,些许蕨类植物从砖瓦缝隙间钻出,探头探脑,而多年来井圈边沿也被麻绳勒出一道道凹痕,看似破旧,可清澈、凛冽、幽深的老井却让夏天多了份天然的凉意,吃上一口从氤氲水汽中拔上来的井水西瓜,那沁人心脾的幸福感从头顶到脚心,恰到好处。

最热的时候,白天大多躲在家里,开着每转一圈就会发出嘎吱声的老旧吊扇,搬个板凳静静看着黑猫在堂间走来走去四处打量,或是和邻里伙伴直接地上铺个草席听广播讲故事,如今看来当属无趣乏味,可在当时却乐此不疲,不觉寂寞。夏天的傍晚,是贴近自然的好时候,一家老小挪张藤榻到后院的葡萄架下乘风凉,透过斑驳月光看夏夜的星空,孩子们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指着点点繁星,争抢着书本上读来的北斗七星,而老人们一边摇着蒲扇拍拍孩子身上以此驱赶蚊子,一边说说笑笑话话东家长西家短,破一只从田间摘来的西瓜,然后排排吃掉。凉风儿,从那香樟树与荷塘处阵阵吹来,令人浑身清爽,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心静自然凉”吧。

不经意间,一碗绿豆汤已各自下肚,大伙嗖嗖嗖起身收拾好碗筷。午后风火云蒸,虽说时下基层派出所硬件设施逐渐完善,可高温酷暑下的执法执勤仍在所难免,110处警抑或是违停贴单都面临着身体熏蒸、内心焦灼的考验,室外工作的条件自是和以往劳作生活差异不大,走几步便大汗淋漓,哪怕是隐蔽于角落守候伏击仍是浑身通透。但即使如此,我们一直在尝试参透老话“人心本无染,心静自然凉”,学会将有限的条件利用最大化,学会在纷繁杂乱中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以一颗赤忱丹心积极回应老百姓对公平正义的新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