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出生在一个饥饿年代,从前总是为了肚子犯愁。后来工作了并时常可以挣些稿费,便开始变本加厉地吃吃喝喝,想要把童年的损失找回来。胡吃海塞的结果是怀孕期间得了糖尿病(老梅怀疑自己原来就已经得了,只是因为怀孕才发现了)。

为了孩子,老梅怀孕期的水果变成了黄瓜和西红柿,各种控制饮食和体重,可喜的是儿子出生后长势喜人,可悲的是老梅的糖尿病并没有消失,于是,老梅之后的重要任务之一是和糖尿病作持久战。

刚开始,老梅纠结甚至恐惧,在各种“专家”的讲解中觉得自己成了一个“病人”,各种糖尿病并发症之类的像听一个个恐怖故事,主角就是自己。但是老梅天生就有一种本事,把恐怖故事演成欢乐的故事,为了能和儿子一起快乐走天下,为了完成老梅计划本里那些好玩的事,决心当个励志的人,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健身功课,将近20年下来,老梅的糖尿病得到了控制,现如今还是活蹦乱跳的一个欢乐中年大姐。

专家们说治疗糖尿病的主要途径是“迈开腿,管住嘴”。迈开腿对于老梅来说不是难事,因为老梅天生就爱运动,打乒乓、打羽毛球、走路,都是一把好手,每天走上几千步甚至上万步也都是很轻松的事,比较难的是“管住嘴”,老梅是个多么热爱美食的人啊,还热爱做饭, 以前有个目标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还加上一个“吃万种菜”,从前满世界晃悠着找美食,现如今要幡然悔悟真是很难啊。后来老梅想通了一个道理,一个人一生中所吃的食物应该是有一个定量的,老梅之前透支了,现在就该乖乖地还“欠债”,于是试着给自己加个限量,不再像以前那样胡吃海塞,而是适度悠着点,每有“超量”便自觉多加一些运动,以便把自己的血糖控制在适度的范围内。

其实管着管着,习惯了也没那么“馋”了。进入新世纪后,老梅在几位专家的帮助下,开始试着定期“排毒”或是“轻断食”。“排毒”是在一周的时间内,只吃蔬菜和水果,补充纤维素,不吃油、糖、粮食和高蛋白的肉类等,多喝水,这样坚持一周,血糖和体重都有所改善和控制。

“轻断食”则是在周末两天中除了水不再进食其他食品,大量喝水,为的也是将老梅这个“高人”(血糖高、血脂高)稍微向“低”一点转变。这样的方法可将肚子里的“肥料”(宿便)排出,每次“排毒”一周之后,老梅都有身轻如燕的感觉。

但是说到健康这事,老梅经过多种尝试之后的体会是:最重要的是心情,运动再多,再管嘴,但一旦有一件让你心情沮丧的事情来了,便立马前功尽弃。幸好老梅多年以来一直有一种“寻开心”的本事,加上儿子天生是个开心果,许多时候知难而退不纠结,提得起放得下,于是,老梅的生活就充满阳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