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名老师在飞机上改卷的照片在朋友圈上爆红。照片为该教师出差同行的同事所拍,而空中改卷的原因是靠近期末,课程排得满满之余还要出差到上海参加一个全国比赛的评委,因此一路出差一路评卷,210份卷子前后共花了5个小时才改完。

此事一出,褒贬不一,有人认为这是在炒作。作为教师家属,我深知这个行业的辛酸,都说教师一天就上几节课又有寒暑假带薪休假,看似风光,实则反应出教师职业不被别人理解。教师上一节课需要备课,需要批改作业,而这些需要教师付出几倍的努力甚至更多。他们总要挤出时间来备课、批改作业、判卷,因为平时根本没有时间,特别是班任早晨5点多就要到校,晚上等学生放学了以后才能回家,中午基本上都是在学校吃,这样的高强度、连轴转,使得很多教师身体、身心出现亚健康。

某地调查显示,教师重度亚健康发生率达到34.16%,而一般人的重度亚健康发生率只有10%,受调查教师的亚健康或严重亚健康比例高达53.83%,疾病状态占20.42%,教师平均寿命比全国人均寿命低10岁。调查结果还表明,中小学教师的强迫症状、焦虑程度、忧郁化以及偏执倾向都比一般人群要高,普遍存在着教学负担过重、情绪失调的现象。

那么,如何让教师工作并幸福着?国家和社会如何应更多地关注教师的身心健康,并付诸实际行动?

社会应给予教师更多的理解和尊重。不能否认的是,在教师队伍中确实存在着某些教师师德缺失的情况,但绝大多数的教师仍是兢兢业业,克己守法的。无论是家长还是社会,都不应该因为个别事件的发生而对所有教师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国家应给予教师更加宽松的工作环境。教师虽然很忙,但是真正用于课堂教学的时间却并不多。统计显示,中国中小学教师每周课时平均为16节,因此每周教学时间为12小时,每周工作时间为54.5小时,从事课堂教学的工作时间仅占教学时间的22%。备课、听课、开会、批改作业、撰写各种业务笔记、政治学习、班级纪律管理以及自习课辅导学困生等等都耗费了教师大量的时间。从国家层面讲,加大考试制度改革、评聘制度改革,以及上级检查制度改革的力度,才能从根本上减轻教师的身心负担,营造一个轻松积极的工作氛围。

这一群爱岗敬业、可歌可泣的春蚕与蜡烛正在透支着生命,用身心健康纺织着太阳底下最美丽的花环,我们应给予他们更多地关注和关爱。

(宋显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