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 珠

夏季的一天,我又来到这里。你还好吧,小榆树林。

雾蒙蒙的早晨,露水润湿了草坪。小草醒来,那晶莹的水珠好似一双双眼睛,打量着林阴道上的行人。这时的我,不由地走近那片只有几十平米、七八十株树木的榆树林——榆树林,为公园规划时栽植的。十几年下来,它们竟长成了直径20几公分左右的大树。因了每株树的间距一致,成排成行显得很是整齐,我第一次来这里,就被吸引住了……

无论是忧郁还是快乐,我都会来这里。

春天,我来了。我相信我们是相约过的,虽然你没有言语,但嫩绿的叶芽、崭新而挺拔的腰身,便知道你是精心打扮过的,为的是给我一个欣喜、一份惊奇么?

夏季,我来了,我相信我们是相约过的,见你枝叶繁茂,枝柯柔润,知道了你早就等候了在那里。给了我满眼的绿的世界,心一下子豁然开朗,非常惬意。

秋时,我也来了。毋庸置疑,我们还是守着那份相约。风儿过后,金黄的叶子,悠然而落,像送给我的情书,那么浪漫,让人心旷神怡,无端生出了许多涟漪。

冬日,我如约来了。老天也为这场约会准备了空前圣洁的大礼——雪花满地。

我心中的榆树林啊,你身披白纱,庄严而美丽,心动的我此刻却不敢靠近你。远远的望着,心绪如漫天飞舞的雪花,早就与你融为一体。一样的洁白,一样的情绪。

就这样,我们彼此默契,彼此守约。在冬季里共同许下一个期望,明年春天,我依然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