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字塔到万里长城,从红海岸边到渤海之滨,中国与埃及的距离带来的不是隔阂,而是相同的愿景。从我踏上埃及苏伊士西北经济区的土地起,十余年的光阴已然让我与无数埃及人的生活轨迹产生交集。伊斯兰教先知默罕默德曾经对弟子说:求知去吧,哪怕远在中国。其实,当中埃·泰达合作区(以下简称“泰达合作区”)在红海岸边扎根的那刻起,我可爱的埃及同事们就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求知之路。

Amira是我在埃及的同事,目前担任埃及泰达特区开发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经理,她是埃及员工心目中的“大姐大”,也是中国老板可信赖的本土管理人员。最初Amira加入埃及泰达只是因为希望到一个外国企业工作,学习和体会不同国家的知识和文化。埃及泰达初建时,刚刚大学毕业的她,还只是埃及泰达前台的一名接待员。公司为埃及员工提供了丰富的培训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Amira也曾多次参加在中国举办的培训,逐渐认识到泰达拥有先进的管理经验、严格的规章制度、充满人性化的企业关怀和系统化的教育培训,是自己学习新知识和中国文化的最好选择。在埃及泰达工作十年,Amira不仅组建了自己幸福的家庭,也逐渐蜕变成公司中坚力量,泰达合作区也成了埃及员工了解中国先进经验和中国文化的重要平台。

Nahla是埃及泰达唯一的一名本土女高管,担任埃及泰达特区开发公司总经理。在埃及,超过一半的年轻女性会有机会走出家庭参加工作,但她们通常不掌握专业技术,面临的选择也很单一,无非是秘书、前台、行政等一些事务性的管理岗位。Nahla却是埃及女性中的一个“异类”,她带着一种坚忍不拔的意志走进了埃及泰达,从招商专员做起。泰达合作区招商任务重,接触面广,她觉得自己的知识储备不够,就在业余时间学习市场营销一直读到MBA,花费了近十年的时间完成了学历升级,职务也完成了升级。Nahla说,中国同事总是毫无保留地传授高效的工作方法,她与中国人共事这些年来,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认真”,认真专注地对待每一项工作。在埃及泰达的工作让Nahla成长,不断提升自我。

成为高管后的Nahla去年有一段时间很纠结,埃及特区机构(负责苏伊士运河走廊开发的政府)向她伸出了“橄榄枝”。面对埃及泰达10年培养的情义和新东家给出的优厚薪资待遇,她有些徘徊不定,但最终仍然选择留在了埃及泰达。主要的原因竟是在埃及泰达这10年间形成的工作思维模式和工作方法让她感觉在新的工作单位很难适应,觉得新公司节奏慢、效率低,不能很好地融入其中。Nahla喜欢在埃及泰达的工作,中国同事们了解并且尊重埃及的文化、风俗和习惯,办公室里始终充满着和谐包容的氛围,令她十分感动。

在埃及泰达,像Amira和Nahla这样的职业女性不在少数,她们工作认真努力,忠诚好学,对中国人热情友好,以自己是泰达人感到骄傲。埃及是一个穆斯林国家,传统意义上女性是处于从属地位的,多半埃及女性的职业就是全职太太。泰达来到埃及以后,带来了全新的理念,在录用、使用、培养、提拔上对女员工与男员工一视同仁,同工同酬,教授她们技能,培养她们成为独立自主的、能够在工作中寻找到自身价值的新时代女性。十年的时间,埃及泰达公司女员工迅速成长为公司的中坚力量,呈现出了女员工同样可以撑起“半边天”的靓丽风景。

当前,埃及泰达公司员工本土化率达到90%,公司的中高级管理人员大部分都由埃及员工担任。在最近对埃及本土员工对公司的满意度调查中,员工的满意度达到85%,面对“你为什么觉得泰达是个好公司和你为什么喜欢泰达”问题,公司的愿景和每一年不断的发展,个人成长都是他们对于公司认可的因素,而拥有开放、包容的文化氛围,在选人用人上对于品德的重视,对于公平性竞争的主导方向,都是本土员工对埃及泰达不离不弃、跟随多年的原因。

随着在埃及的园区越来越多,埃及泰达的本土员工也越发抢手。为此,中非泰达开设泰达海外学堂,根据在埃及耕耘十年的经验,相继开发了境外园区专用课件,一方面把多年的知识加以沉淀,形成自己独有的知识资产,另一方面也愿意分享给有意愿做境外园区开发的企业,用来对本土园区管理人才的培养。

2018年是中埃·泰达合作区成为“国家队”成员的第十个年头,随着这座红海岸边工业新城的蓬勃发展,这里也逐渐成为中埃两国人民文化融合、民心相通的平台。埃及苏伊士运河大学的孔子学院专门在园区开设孔子课堂,派驻中文老师给入区企业的埃方员工做中文培训,普及中文以及中国文化,受到了园区埃及员工的欢迎。埃及泰达兴建的包括水上乐园、汽车乐园、糖果乐园和恐龙乐园的TEDA FUN VALLEY 已经成为苏伊士城老百姓周末休闲度假好去处,“TEDA”也因此慢慢成为当地老百姓熟知的品牌。中国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再是神秘的东方古老国家,他们通过泰达合作区看到了欣欣向荣的中国,与中国员工共同工作的经历,让他们了解了中国文化,结识了中国朋友,中国在他们的脑海里是立体而生动的。

求知,不用远到中国,来泰达合作区,一样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