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常听到亚洲四小龙的说法,但却没有人提出一个“非洲四小龙”的概念。即使有人即兴提出,也不会得到多少认可。也难怪,某些非洲国家经济最近表现再好,也无法与当年的亚洲四小龙相提并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亚洲四小龙经济崛起之时,也只不过刚刚解决温饱问题。既然如此,对于当今“非洲四小龙”的认定,也不宜以亚洲四小龙现有发展水平作为衡量标准。

究竟谁是今天的“非洲四小龙”,肯定会众说纷纭。长期来看,非洲国家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不明显,领头羊位置也时常发生变化。目前来看,或许来自世界银行的数据权威一些。根据世界银行对2018年经济增长前景的展望,4个非洲国家和1个亚洲国家或将取得最快增长,它们按预期增速从快至慢依次是加纳、埃塞俄比亚、印度、科特迪瓦和吉布提。如此,“非洲四小龙”也很好找,那就是埃塞俄比亚、吉布提、加纳和科特迪瓦。

即使按照世界银行的数据判断“非洲四小龙”有几分权威性,但世界银行的预测结果本身也是频繁变换的。但无论哪一个国家有幸被列为“非洲四小龙”之一,都离不开四大选择标准,即基础设施领域公共投资的强势增长、农产品产量的增加、出口增加以及电信、交通和金融领域等服务业务量的增加。世界银行认为,资源采掘业和服务业支撑着非洲发展,而工业和农业生产对非洲经济发展的贡献率已下降。不过,从现有“非洲四小龙”的经济成长动力来看,基础设施建设与工业化相结合功不可没,也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要想富先修路”在非洲的成功示例。

一方面,从东非来看,两个新锐联袂出彩。对于埃塞俄比亚,随着亚吉铁路的通车,原来要走几天的物流压缩到12个小时。现在,埃塞俄比亚的东方产业园办得很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也与亚吉铁路带来的效率提升有关。厄立特里亚独立后,埃塞俄比亚失去了出海口,而随着亚吉铁路的通车,不仅埃塞俄比亚解决了出海口问题,吉布提也因此而“沾光”不少。

另一方面,从西非来看,两个昔日的“海岸”再现辉煌。在非洲国家中,原来称“象牙海岸”的科特迪瓦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经连续多年实现8%以上的增长,近些年来随着内战的结束,经济增长逐渐领先于其他非洲国家。另外,加纳历史上也是黄金海岸。近些年来,随着港口基础设施的改进,加纳外向型经济发展受到的约束也越来越小。2017年,加纳出口137.52亿美元,较前一年增加23.48%。

实际上,也有一些非洲国家具备成为“小龙”的潜质,像埃及和尼日利亚曾经被发明“金砖国家”概念的奥尼尔纳入新钻11国的名单。只不过这两个国家最近不太安定,经济发展后劲不足。值得一提的是,有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国近些年来的发展表现可圈可点。例如,卢旺达在结束了长时间的内乱后,人们珍惜和平带来的安居乐业,近年来发展十分有起色。尽管起点比较低,但卢旺达政府每年将财政收入的10%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从2005年开始,卢旺达经济增长曾经长时间在8%左右,近年来则基本上在7%左右,也属于中高速增长。此外,莫桑比克、坦桑尼亚、博茨瓦纳、尼日尔、塞拉利昂、布基纳法索等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在近些年表现不俗,自然也有机会朝“小龙”的行列迈进。

当年亚洲四小龙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际产业分工的转移,特别是承接从日本转移的产业。现在,无论谁被称为“非洲四小龙”,也很难遇上当年那样的产业转移机会了。即使出现新一轮国际产业分工转移,越南、缅甸、孟加拉国、斯里兰卡等亚洲国家的承接能力也远远高于非洲。幸运的是,眼下中国正在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这为非洲国家带来难得的发展机遇,不仅中国企业在非洲实施“走出去”战略的力度加大,而且中非之间的产能合作关系也更加紧密。如果说雁阵模式在当年支撑起亚洲四小龙的崛起,那么现在的“一带一路”倡议将会为非洲国家成为“小龙”创造更多机遇。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得到许多非洲国家的积极响应。50多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出席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说明非洲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因此,我认为“一带一路”建设当推出“非洲版”。当然,非洲大陆幅员辽阔,每一个国家的国情不同,经济发展水平也有差异,这使得非洲经济的成长也会出现一部分非洲国家先富起来,另一部分非洲国家出于待富状态的情况。我认为,分析谁会成为“非洲四小龙”可以让我们在今后的中非经贸合作中有针对性地量体裁衣,寻求中非经贸合作的最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