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继尧 本报记者 尤宝君

张晓峰一家人的合影,当时女儿正上高中。

张艳波想试着站起来,张晓峰赶紧上前把住轮椅。

8月30日,正好赶上他出乘下班回来,记者如约来到他家。

他叫张晓峰,家住工农区三江社区科技2号楼,今年56岁。他是哈尔滨至抚远列车上的一名乘务员,工作单位隶属于牡丹江列车段,一般都是出车值乘四天再歇四天。

上午9点半,记者一走进他家便感到一股质朴的热情。“请进,请进,快屋里坐,下雨天你们还这么忙,我照顾我爱人的事儿挺平凡的,都是责任和义务,应该做的。”身材挺拔的张晓峰脸上充满了坚毅。他爱人张艳波正卧床休息,也热情地跟记者打着招呼。

张晓峰和张艳波都是鹤岗生人。1979年,张晓峰中学毕业后,正好赶上鹤岗铁路车辆段招工的机会,成了车辆段的一名员工,一干就是30多年。2015年牡丹江列车段客运值乘人员不够用,他服从调配,又走上客运列车做乘务员工作至今。张艳波今年55岁,曾在食品公司上班,后来单位解体。

张晓峰精心照料患特殊疾病妻子16年如一日,无怨无悔,且在工作中也尽职尽责、任劳任怨、爱岗敬业的精神,在列车段同事间很受敬佩,在亲友邻里之间更是备受称赞。对此,张晓峰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她是我相濡以沫的老伴儿,我不可能放弃。”

妻子突发怪病后

事情还要追溯到16年前。

2002年的一天,时年38岁的张艳波在外忙碌一天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吃过晚饭洗漱之后,夫妻俩又聊起了即将高考的女儿。“希望女儿能考个好大学,将来嫁个好丈夫,我们也能省心了。”正当夫妻两人憧憬着女儿的未来时,一场 “噩梦”却悄悄向这个幸福的家庭走来。

起初,张艳波只是感觉全身疼痛,她以为是工作累引起的正常反应而未在意。可后来,疼痛越来越加重了,张晓峰便带着妻子赶紧到医院检查,但始终没查出什么结果。后来夫妻二人辗转来到北京求诊,最终被确诊为代谢性骨病。由于这种疾病发病原因至今不清楚,随着病情加重,患者的脊柱就会慢慢成螺旋型萎缩,短短几年时间,张艳波便从曾经1.72米的身高,萎缩到了不足1.40米,尤其上半身躯干萎缩较重,稍稍触碰就会引起剧烈的疼痛,每天必须服用大量的止痛药缓解症状,几乎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

从那时起,家庭的全部重担便压在了张晓峰的身上。因为母亲治病需要高额的医疗费,懂事的女儿张磊高中还没毕业就辍学去煤矿上班了。

16年不离不弃的真爱

从那以后,当夜深人静别人早已入睡的时候,张晓峰还在忙着收拾家务;当别人睡眼朦胧醒来时,张晓峰已经给妻子做好了早饭。为了缓解妻子长期肌肉僵硬导致的萎缩,只要在家休息,张晓峰都会坚持为妻子做肌肉按摩护理。十几年来,张晓峰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十几年不离不弃爱的坚守,让张晓峰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辛劳。他一边照顾妻子,一边还要上班挣钱养家,同时一边寻医找药为妻子治病,没有丝毫动摇。虽然他只有50多岁,但额角的皱纹、消瘦的脸庞,已写满了人生的沧桑。他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切,为妻子做饭、喂饭、穿衣、更衣,甚至上厕所,他丝毫没有一点怨言。 妻子得病后,许多人劝他放弃,甚至岳父都劝他离婚再重新组建家庭,但都被他拒绝了。

如今,他们的女儿已经出嫁好几年了,随着妻子年龄的增长,病情好转已经不现实。尽管如此,张晓峰表示,十多年了,他从未后悔过,他舍不得丢下妻子不管。“只要我能动,我就必须想办法让她过得舒服一天,照顾好她是我的责任,孩子不能没有妈。”

在朋友、同事们的眼里,张晓峰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丈夫。张晓峰年近八旬的岳父逢人便说:“晓峰是个好姑爷啊!如果没有他的精心照顾,我女儿恐怕早就不在了。”

“爱心圈”的接力温暖

不知不觉时间接近中午,让夫妻俩骄傲的女儿张磊也来了。多年来,自从张艳波患病卧床后,这个家已形成了一种浓浓的亲情关爱氛围,那就是以张艳波为中心,围成了一个亲情接力的“爱心圈”。当张晓峰出车值乘期间,张磊和丈夫就会过来帮着照顾母亲;有时,张艳波的妹妹及亲属也常过来帮忙。他们常年累月交替呵护着这个“爱心圈”,以帮助张晓峰缓解一下工作期间无法照料妻子的难处。这些浓浓的亲情和爱心,对张艳波也堪称是一剂最好的“良药”。

“虽然我患的是全世界少有的‘骨痛’疾病,但我心里不痛,因为大家心里都装着我,爱着我,让我生活在爱和幸福的怀抱里。平时躺在床上什么都干不了,也就是看看电视、看看手机、发个微信,这些是我的主要精神生活。”看得出,处在病中的张艳波依然保持着快乐的心情。面对记者,张艳波深情地说道:“我非常感激我的丈夫,如果不是他的坚持和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早已失去生存下去的意念,我嫁了一个好丈夫。”

张磊在矿务局租赁站工作,不论刮风下雨,只要一有时间就过来看望母亲,孝顺的她不只惦记母亲身体,还牵挂着父亲的身体健康状况,心疼父亲为家里操劳的一切。

说起父亲,她说:“父亲不舍得吃,不舍得穿,有时会借酒消愁,抽烟只吸5元一盒最便宜的。父亲常年神经衰弱,吃安眠药都不当事,每天只睡3小时,喝酒只是为了麻醉自己能睡着觉。父亲下班回来买趟菜算是出门了,总是守候在家里。”说这些时,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不能有困难就提要求

2015年,张晓峰当时值乘的是佳木斯往返福州的长途列车,一出乘就是7天。

为了让妻子能吃上饭,他总是在出乘的前一天,把7天的饭菜都做好放在冰箱里,妻子自己热一下就可以了。虽然这样做很辛苦,但张晓峰从来没因家中有困难向单位提出过任何要求和照顾。工作中,他任劳任怨,爱岗敬业,对待旅客热情有加。暑运、春运期间列车加挂车厢,车队缺员,只要是车队、班组安排替班,他总是随叫随到,从来没有过一丝懈怠。因在工作中成绩突出,多次受到车队和班组的表扬。

张晓峰说,企业有困难的职工很多,不能因为我家中有困难就去提要求,给领导添麻烦,再说企业从来也没忘记过我们,每年都会定期给我发放困难补助,赶上过年过节,各级组织还会带着慰问品来我们家走访。

这几年,上班服务旅客,回家照顾妻子,长时间休息不好,让张晓峰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乘务间休时根本睡不着觉,即使睡着两三个小时也会醒来,班组列车长了解到他的情况后,主动让他担起了日勤值乘工作,这样晚上不用值夜班,就能睡个好觉。对于这些,张晓峰总是满怀感激地说:“我只有更勤奋地工作,才能感恩企业对我的关心和照顾。”

张晓峰顶着家庭的压力勤奋工作、尽心尽力服务乘客的精神,赢得了同事们的赞许。

如果有下辈子我还做他的爱人

张艳波现在的病情还算稳定,但须常年用药维持,原先服药是一天三遍,今年稍有好转,服药是一天一遍。不过全身“骨头痛”还是纠缠着她不放,让她倍受折磨和痛苦。生活中,张艳波有时硬撑着自理一些事,但只能站立几分钟,做不了饭,吃饭也需要靠人帮助。

常年卧床的张艳波感慨满怀:“在我生命中遇到了一个好丈夫,为了照顾我,他放弃了多年喜欢钓鱼的爱好,回到家里从来不出门,不是收拾屋子,就是换着样给我做好吃的。就这么‘宅’在家里陪伴着我。因为病症特殊,我一动就上不来气,且常年卧床,所以洗澡都成了丈夫的‘工作’。这么多年了,老公从来没有抛弃我、放弃我,我很幸福也很知足,老公的同事和朋友听说他下班了,会经常过来看望,大家都佩服他,夸他有担当。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做他的爱人。”

张晓峰在一旁吸着烟说:“照顾妻子是一种习惯,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病床考验人,患难见真情。所谓老伴儿、老伴儿就是互相陪伴着,纵有海誓山盟,也不如一路相扶陪伴到永远。”记者也被他们的真情深深地感动着。

“爱到天荒地老”,这句古话在张晓峰身上得到了真实而完美的体现。16年来,他用每天无微不至的付出,在病床前坚守着“丈夫”两个字的责任和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