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童年时代印象总是停留在盛夏时节的茫茫原野,静谧的天空,像清澈的湖水般湛蓝透彻;遥远的山丘上云彩层峦叠嶂,仿佛传说中的仙境;田野中虫鸣蛙叫声此起彼伏,非但不会觉得喧闹,反而会让心情无比的平静;潺潺的溪水,缓缓流淌,流向远方的草原。这一番田园景象仿佛随着时光的流逝,永远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我的故乡并不在草原,但是关于童年所有的记忆都是这一片草原。在北国边疆,大兴安岭与呼伦贝尔草原衔接的地方,有一座以煤炭资源著称的小镇,我的半生时光和全部的回忆就只有一个名字——大雁。

我的童年在大雁火车站南居住,还记得,与儿时玩伴阳阳、小伟、荷花几个经常跑去二农场的小河捞鱼。那时的河水清澈见底,当时我们捞鱼并不用网,而是徒手捕捞。几个人堵在路旁的涵洞口,用手迎着河流,静静地等待小鱼自投罗网,一个中午能捉到好几斤鱼,都是20厘米左右的泥鳅鱼和柳根鱼。暑假的时候,我们最常去的是西山岗的田野,金色的油菜花开遍了视野的尽头,间或有泛黄的麦地,在微风中摇曳的麦浪一波波荡起,伴随着童年玩伴嬉戏的笑脸。原野中,我们抓蝈蝈、捕蜻蜓、捞蝌蚪,玩得不亦乐乎。那一幕幕凉夏的风景中呈现的童年游戏,沉醉了时光,让现在和以后的怀念里,充满了难舍的哀伤。

上个世纪80年代资源匮乏,人们的娱乐生活和精神追求并不像今天这么丰富,但是却从没有过空虚、颓废和不满足的时候,幸福感比现在要高。记得当时是一个初冬季节,邻居家买了一个17吋的牡丹彩色电视机,这在那个年代可是比苹果手机奢侈不知多少倍的神器了,每到晚上,一个不大的房间里挤满了前来看电视的邻居,无形之中增进了邻里之间的感情。在呼伦贝尔6个月的漫长冬季里,如果没有这么个神器,恐怕我的童年将是一片白雪皑皑的无趣。《射雕英雄传》《上海滩》《西游记》等电视剧伴随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童年,给了我们多姿多彩的生活,也给了我们无穷的想象空间。

每逢看到满街的霓虹闪烁,我却更加怀念童年的夜空,在闷热的夏夜,一家人会坐在院子中的凉席上唠家常,有时候我自己一个人躺在院子中望着遥远的星空发呆,小小的心灵里仿佛装满了心事。

还有很多有趣的事,记得当时有个同学跟我吹牛说他家亲戚给他家送了几个橘子,有足球那么大,里面的橘子瓣一掌多长,直到有一天我第一次吃柚子的时候才忽然想起来,他当时跟我说的不就是这个嘛!

童年漫漫的时光,不经意就流逝了几年,当纯真的依然纯真,而年少的心事却慢慢的无处安放,不安的少年们,开始舍弃了童年的玩具,开始变着花样的装点自己的日记本,里面除了各种流行歌词就是明星贴纸,间或暗藏着些许所谓小秘密的心事。互相流传的也不是贴纸和子炮枪了,而是《七龙珠》《圣斗士》这些日本漫画。

每当我沉浸在《故乡的原风景》这首乐曲里,那些美好的童年往事和初恋的时光就会填满我的脑海,让我无时无刻不去怀念。几多漫不经心,时光荏苒,那山那水那些人,早已物是人非,只有那段时光在记忆里变成了永恒。

人生短短几十年,30年时光飞逝,人这一世最幸运的事情莫过于有个幸福的童年,而最遗憾的是童年的玩伴不能永远伴随你的身边。如今天各一方,水远山遥,祝福那些儿时的小伙伴们,希望你们无论何时何地,都像我们的童年那样幸福快乐。

《故乡的原风景》是日本陶笛大师宗次郎的名曲,曾经在TVB版《神雕侠侣》作为配曲音乐使用,在2008年,李少红执导的《红楼梦》首支片花中运用该音乐,引起观众的好评。

《故乡的原风景》以其陶笛优美深邃的旋律和充满幽怨回忆的曲风感染着听众。该曲作为《神雕侠侣》配曲时,在小龙女跳崖的那一刻,这首音乐的悲凉气息被发挥到了极致。高耸的山峰,瑟瑟的寒风,无一不衬托出剧情中场面的悲凉。往事在眼前浮现,回忆一幕幕徘徊,但已是物是人非,此时,纵使万语千言也是苍白无力的表达,只有这首音乐能够倾诉一切。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聆听《故乡的原风景》这首乐曲,思绪总是瞬时被带入到童年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