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丽江古城里很多志愿者走上街头,热心为游客指路带路,解决游客旅行中的困难。见此情景,内心里由衷地为丽江又迈出文明的新一步而高兴。出门在外,每个人都会遇到诸多不便,而问路,想必是每个人都有过的经历。问路事虽小,却也关乎国民的素质。

有一年暑假将结束,应香港朋友的邀约,我和儿子去香港度假。同是一国之土,在香港问路却也有不同的感触。从深圳的罗湖口岸过去,朋友告诉我们她早已经在地铁出口等待,因为连日来坐飞机,疲惫的我站在热浪袭人的荔枝角地铁站口感觉晕乎乎的,面对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多个地铁出口,我一时找不到朋友告诉我的那个出口。

走出人流,我们就站在地下通道的拐弯处,准备伺机找人问路,站在路边看到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真不好去打扰人家。这时候,对面走来一位50岁左右貌似当地居民的女士购物归来,看到她正在急急忙忙赶路我很不好意思打扰她,又想向她询问我们要去的出口,“请问一下……”正当我羞怯地走近她时,出乎我的意料,她很快停下脚步耐心地接受了我们的询问,但她不会讲普通话,香港话我们又听不懂,看到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她微笑着示意我们跟着走,直到我们要去的出口位置,她给我们指清楚了,随后转身匆匆离去,我和儿子连声说着谢谢,也不知道她是否能听见,只见她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人潮中。这是我到香港后的第一次问路经历。

在澳门问路时遇到的又是另外一种情景。在澳门,我们也在熙熙攘攘的邮政广场问过路,除了简单的问答,我还看到一位70岁左右精神矍铄的老人,在街头卖报纸和杂货的流动摊子的最上方特意用纸板写了一个路标“大三巴——前面直走往右转”下面还画了一个明显的箭头,这样的指路方法想必也是老人家在这里经历了无数次路人的询问后才想到的,我禁不住暗暗敬佩老人家,这个义务的指路办法既避免了语言不通带来的麻烦也方便了许许多多过往的游客路人。

今年暑假,我和儿子去日本旅行,同样也因问路遇到了意外的感人一幕。我们住在东京市川县一个华人朋友开的民宿里,准备从京城八幡车站坐车去科技馆。出门不久就向一位路遇的中年妇女问路,听说日本很多人都会讲英语,恰好我们遇到的这位妇女能听明白我们讲的,但她说的都是日语,而我们又是日语盲。正当我们准备放弃的时候,她示意我们稍等。随后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很快,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骑着一辆单车从不远处的一栋房子里飞驰而来,在我们面前停下来,那个中年妇女跟他说了几句话,那少年便羞涩地微笑着用英语对我们说带我们去车站。意外惊喜之余我们跟着这位少年边走边聊,一路上,我们用英语交流,当他知道我们是中国来的游客,他很兴奋地告诉我们,他从学校老师那里知道中国很棒,他还告诉我们长大了也想去中国旅游。他推着单车带我们走了20分钟左右直到把我们送到了车站,当他骑着单车往回飞驰而去的时候,我的内心充满了感激,也深深地被这对陌路相逢的母子俩所表现出的热心所感动。

想起在国内的一些城市问路,我们也常常会遇到一些好人指引,但是,有时候,在大城市问路如果问详细点就会于心不安,主要是因为被问的人难免有不悦之色,也许也是问路本来就耽误了别人的时间不太好,但是人在旅途,谁没有过需要向别人问路的难处?

又想起有一次我在沿海某市出差,本来是通过网络预订的酒店,按照地图上指示的方向应该很快可以找到,却越紧张头脑越愚钝一时找不到,几次询问看到路人冷漠的表情只好欲言又止,最后借问一位路边开店的先生,看他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只好买了一些东西再小心翼翼地向他问路。

有了在外地的种种问路经历,突然看到丽江有这么多热情的志愿者在街头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带路、解决旅行中的困难,作为一个旅行爱好者,也经常在外得到别人帮助指路的人,我也甚感欣慰和自豪。家住古城的我们一家也经常为游客义务带路,帮助游客找到要去的目的地。每次带路,当看到需要帮助的陌生人终于找到了要去的地方时那高兴的样子,我心里也常常会想起我们在外地问路时遇到的那些好心人。由此,记忆中那些陌生的城市似乎也变得亲切、变得更加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