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空调没有电风扇的年月,夏夜睡觉时被热醒是常有的事,一觉醒来,汗流浃背,凉席上湿漉漉的一大片,也不足为怪。现在的小孩难以体会那些艰辛岁月,而我们过来人觉得真的不易啊。

夏夜为防止蚊虫叮咬,家里都备了蚊帐,到了夏天就将蚊帐挂在床的上方四角。老式木架床挂蚊帐方便,简易的木板床就在床的四角插上四根竹竿,然后将蚊帐挂在上面即成。蚊帐是用白细纱布做的,轻薄细密,挡住了蚊虫的骚扰,但也挡住了空气流通,因而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有利也有弊。在我的记忆里,最早的蚊帐是用土纱布做的,透气性能差,睡在里面,闷热难熬,就只能靠手中的蒲扇来扇风。

吃了夜饭,一家人不是早早睡觉,而是聚在院子里或门口摇着蒲扇纳凉,蚊虫则成群地找准时机轮番进攻。应对蚊虫侵扰的方法,除了蚊帐这个武器,还有熏蚊草。老家有一种叫“蔴甸草”的熏蚊草,学名叫“红蓼”,这种植物的生命力旺盛,极易繁殖,在老屋的犄角旮旯里都寻得见。人们把它割断晾干用来驱蚊,效果不错,但是在院子里焚烧起来,气味辛辣,熏得眼睛睁不开直流泪。再就是“艾草”,这是最好的熏蚊草了,既能驱赶蚊虫,还能闻到淡淡的清香味儿,但艾草精贵,它不像蔴甸草随手拔来,而是在田头地角种植,人们种植艾草是为女人生孩子备用的,听大人说能给产妇“驱寒”。那时村里的猪圈、鸡窝、厕所紧挨着人住的房屋,环境卫生极差,蚊虫一抓就是一把,一不留神就被叮成几个大包包,奇痒难忍。于是,人们就喷洒一种叫“敌敌畏”的农药。“敌敌畏”扑杀蚊虫的效力极佳。第二天,地上的蚊虫密密麻麻地死了一片。但喷洒时要注意安全,以免人畜中毒。在那个岁月,随手扯来的野草也成为大家的帮手,方便了人们的生活,至今记忆犹新。后来在供销社的商店有了蚊香出售,这样使用起来就方便多了,但一般人家还是舍不得买的。

土法上马解决了蚊虫叮咬后,夏夜闷热依然无法安睡,有的跳到村口的河里消暑,或吃上一片放在水井里的西瓜,绝对不亚于现在的冰镇西瓜。最好的方法还是将竹床搬到门口,或铺上草席、木板之类。在夕阳下山之后,小孩们就把井里的水汲上来,洒在院子的地面上,开始,地面发出“滋滋滋”的声响,过了一会儿,一股凉意就弥漫开来。乡村的夏夜恬静而幽美,山风从村口轻轻地吹来,就像一首温柔的催眠曲,一家大小在亲情的簇拥下不知不觉中就进入甜美的梦乡。等醒过来,天已微亮,发现自己一身的露水,赶紧爬到床上睡个回笼觉。

过了农历七月十五,气温开始下降,有道是“过了七月半,洗澡上不了畈。”这个谚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后来有人创新发展了这句谚语:“吃了碱水粑,蚊虫死一半。”真的,讨厌的蚊虫少了不少。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是祭祀祖先和故人、超度亡灵的节日。我们这里有个乡俗,家家做碱水粑吃碱水粑以纪念先人。吃了碱水粑,天气由热逐渐变凉,河水变冷,一般不会下河洗澡了。但是现在全球环境恶化,气候变暖,传统节气也不再那么准确,只能随着环境与时俱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