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对我说,总有一个心结缠绕着他,那就是我的外公和他的算术老师方公端老师的故事。

外公说,第一次见到方老师是在1947年的秋天,那时外公正读小学五年级。当时教室里来了一位年轻人,他走上讲台二话没说就在黑板上写了三个大字:方公端。而后用带有浓重浙江口音的普通话说:“我就是你们的算术老师。”外公仔细端详着方老师,只见他中等身材,瘦削的尖脸毫无血色。他高度近视,因为当他看教材的时候,鼻子几乎是贴着书本的。板书的时候,肩甲骨隆起。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看似弱不禁风的老师,讲起课来总是声如洪钟,逻辑性极强,板书整齐、漂亮。

方老师对学生非常严厉。有时,当讲课进入高潮,他会突然跑下讲台看看后面的同学在干什么。早读时他也会不定时地到教室里来检查家庭作业。外公说他就曾被方老师逮到过一次。那天,他就站在外公身边,要外公交出昨晚的家庭作业。外公满怀信心地翻着书包,但翻遍书包也没找到。突然之间外公想起昨晚作业做完后由于太晚,没有放进书包倒头就睡了。外公只有哭丧着脸对方老师说作业本忘记放进书包,现在就跑回家去拿行吗?方老师二话没说,叫外公伸出手来按他的规定先打五十板手心长记性再回家去拿。外公只有乖乖地站在他面前,让他狠狠地打了五十板。那天天气特别冷,鞭子打在手上又痛又麻又烧,那长记性的五十板令外公终身难忘。

方老师打了外公以后,可能也有点自责。有一天把外公叫到办公室,仔细询问了外公的情况。当得知刚满十岁的外公,父母双亲已病故,靠年迈的祖父母勉强维持学业和生活。方老师眼里闪着泪花,叹了一口气说:“在全校,父母双亡的恐怕只有你一个吧?以后要好好学习,做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只有这样才对得起你的祖父祖母!”从此外公得到了方老师更多的关爱,当然也有更多的严厉。

随着教学的深入,方老师觉得当时的课本满足不了同学们的求知欲。五年级下学期,每天下午放学后方老师为全班同学免费补课两小时。那时没有电灯,同学们也买不起蜡烛。有时天暗得早,同学们连板书都看不清楚了,但方老师仍然一定要把当天制订的课时计划讲完才下课。同学们摸黑放学回家后,方老师才点着菜油灯煮饭、炒菜。

1949年4月29日景德镇解放,外公也小学毕业了,当外公告别母校时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敬爱的方老师。

在方老师的精心教导下,从六年级开始外公的算术成绩越来越好,读高中时外公还参加了全省数学竞赛并荣获第三名。每当外公数学获得好成绩的时候,方老师那宏亮的讲课声就会在外公的耳边回响。七十多年过去了,方老师的音容笑貌还时常浮现在外公眼前。

永远怀念方公端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