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旭琴

我的故乡在偏僻落后的小山村里,村里的小学总共有十几位老师。小学二年级的语文老师何谦,是一位新分配来的师范毕业生。

刚走上工作岗位的何老师,浑身洋溢着青春活力。他是一位善于引导、能够发掘学生潜力、注重教学兴趣的好老师。每节生字课,他都会在黑板上徒手勾勒大大的田字格,用彩色粉笔一笔一划写板书,横撇竖捺中规中矩。我们暗暗下定决心,也要把字写成那个样子。

偶尔,何老师也会把课外读物带入课堂,念上面的励志文章或者小故事给学生听。当时学校里没有图书室,同学们根本没有机会看课外书。而何老师朗读的那些书本,不可阻挡地激发了我们的兴趣。很快大家分头行动,想方设法找来作文范本之类的书籍,迫不及待地拿来分享。就是这种“又饥又馋”的状态,培养了大家爱读书的好习惯。勤读书不仅开拓了乡里娃的眼界,也在不少人心中埋下热爱文学的种子。

语文课上,当然也少不了捣蛋的同学,趁着老师写板书的功夫,小眼睛滴溜溜转,见缝插针开个小差。甚至捏出半个小镜子对准太阳,把明晃晃的反射光投到老师背部,惹得同学们忍不住发笑。正当他暗自得意时,却被突然转身的何老师发现了。那个男生吓坏了,以为老师肯定会好好收拾他,结果呢,何老师微微一笑,慢吞吞地说:“下次拿个大点的镜子吧,我写哪里你照哪里,反正我眼睛也不好使。”闻听此言,同学们哈哈大笑。而那位同学也羞愧地低下头,以后再没在课堂上捣蛋。

在何老师眼里,每一位同学都是平等的,绝不因成绩好坏而厚此薄彼,他多次鼓励开导那些后进的学生,好几个全校出名的淘气包,在何老师的谆谆教诲下痛改前非,最后都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城的中学。没有疾言厉色,唯有涓涓春水。多年以后,和善沉稳、认真负责的何老师,成了我们那一届学生集体温暖美好的回忆。

参加工作以后,看过不少人在写汉字的时候,前拉后拽乱扭一起,根本不在乎书写顺序,我就为自己正在识字的年龄,遇上了何老师而深感庆幸。正是这些默默无闻、高标准严要求的老师们,甘于清贫严谨治学,才让中华传统文化得以延续并发扬光大。不仅如此,他还反复教我们汉语拼音的标准发音,声母韵母归类清晰。直到现在,周围有人若问及某个字的拼音,我都能快速精准地说出来。

何老师不仅讲课一丝不苟,在生活中也关心爱护学生。同学小壮家里发生变故,他的父亲仓促离世。成绩一向优异的他不得不辍学回家。何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顾山高路远,接连几天放学后趁着夜色登门家访,苦口婆心讲明读书的重要性,并且表示自己愿意尽微薄之力资助他。那时候,农村的社会教育救助体系尚不完善,不少农村家长为孩子的学杂费绞尽脑汁。但我们学校里的老师,都有一个朴素的观点:决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半途而废,虽然自己经常捉襟见肘,还是抠出几个钱来接济贫穷人家的孩子。

那时候,教师的工资低得可怜。仁慈宽厚的何老师,居然经常自掏腰包,批发一些本子铅笔,每一次作业发下来后,给写得认真的同学分发奖励。这一个小小的善意举动,再一次坚定了我们识字写字、尤其是把字写好的信心与勇气。小小的读书郎,最需要的就是老师的鼓励肯定。在人生的起步阶段,老师的品行操守,将对一个人的一生,产生深刻深远的影响。

后来,由于何老师学识渊博工作敬业,被市教育局选拔到城里。而我小学毕业后,去了镇子上的中学读书,按部就班走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光阴飞逝,粗略算来,我的何老师如今已步入老年,而我也远赴他乡生活多年了,不知现在的他,一切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