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刚

记得很清晰,那是星期二下午,上课铃响了。

我匆匆走进教室,同学们都已静静地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像等待什么,只有我的位子空着。刚回到座位,同桌问我:“你带口语书了吗?”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今天是我们的第一节口语课。

每个人的表情都流露出一种按耐不住的激动,兴奋、喜悦,教室里鸦雀无声,一片寂静。

我的心跳开始加快了,口语课也就是普通话课。就是教你怎样讲普通话,而普通话对于我来说如同“鹦鹉学舌”,一窍不通。听班主任说,这门课暂时由一位年近七旬的退休老教授给我们主讲,还有一位新来的女教师听课,她可能是老教授的接班人。

门开了,进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径直地走上讲台,身后跟着一位年轻的女教师,她坐在教室后面。老教授个子矮矮的,却很胖。上身穿一件宽大的夹克衫,下身穿一条露出脚踝的板裤。

他用目光注视着全班同学。沉思片刻,便开始说话了,他说一口京味很浓的普通话。首先他讲口语的重要性,用他的话说就是开场白。

“我姓郭,你们叫我郭老师吧。”“同学们,口语对于我们从事‘三三’职业的教师来说,太重要了。对不对……为什么这样说呢,作为老师离不开三尺讲台,三寸粉笔,还有我们的三寸不烂之舌。你们说对不对,哈哈哈……”说到这里,他放声大笑,脸上焕发出红润的光彩,看得出他是一位性格非常开朗的老人。接着他又说:“我们老师要‘传道授业解惑也’,必须靠我们的舌头来完成这一任务,光写不行,这就要求我们有极好的口才,吸引学生听课。如果自己在上边讲,下边却没人听,那样的老师是不称职的。”

讲得多么实际啊。这不正是他饱经风霜四十年的深刻体会和经验总结吗?

郭老师是下乡青年,从北京来的,从教四十余年,如今退休已好几年了。因为一次不幸的意外事故,郭老师受了伤,加之年老体弱,说话时比较吃力,费劲,有些词语发音含糊,听不清,但学校却少一位普通话老师,他只好挺身而出。

看教案时,又要戴上他那黑边的老花镜。一边讲,一边不断地用一只手推着鼻梁上的眼镜。一会儿还要擦汗,看得出老教授讲这一节课是多么不容易,然而,同学们的注意力都被老师精彩的讲课内容,浑厚的声音吸引住了。

他讲了两个关于说话技巧的故事。他讲故事的神态和姿势犹如一位上台表演节目的绝技演员,绘声绘色。幽默和风趣的表述,让你笑出眼泪,让你伴着笑声,在轻松和愉快的氛围中获得知识,得到启发。

老师说:“你们都是大龄青年了,对吗?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们也该找对象了。哈哈哈……”他又笑了,“这谈恋爱也要靠你们的舌头,你们的嘴,也就是口语呀。要口头子会说,会说才能谈到,越谈越爱,越爱越恋……”话没说完,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口语是促进人类形成,促进事物发展和维持社会发展及平衡不可缺少的手段。科学家要宣传科研成果,思想家要宣传思想,教育家要教育人民,不但要口才好,还要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我们都被老师精彩的讲课深深地吸引了,不知不觉中,铃声响了。我很留恋这节口语课,这是我人生的第一节口语课,也是我第一次听一位退休而高龄的老师上课。

时至今日,多少年过去了,我已不再为人师表。而每当谈起做人,谈起与工作有关的经历,我都会回想起郭老师那和蔼可亲的形象,耳畔就会回响起老师磁性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