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碧莹

坚定的播种者

公元1910年7月23日,赵伊坪出生在郾城县崇圣祠街一个清贫的教师家庭。他8岁入县立高等学堂,1924年夏毕业后,经族叔资助,赴北京育德中学读书,结识了彭雪枫等进步青年,后同彭雪枫一起转入汇文中学,参加了声援上海五卅爱国运动的斗争。经彭雪枫介绍,赵伊坪于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次年由团转党。

1927年初,赵伊坪回到家乡郾城,筹备创建了郾城县文化促进会和平民子弟小学。以此为阵地,组织发动进步青年,阅读《向导》等刊物,宣传国民革命,教唱“打倒军阀,驱除列强”等迎接北伐歌曲,嘹亮雄壮的歌声为这个古老的中原县城增添了新的生机与活力。大革命失败后,国民党地方当局搜捕以赵伊坪为首的三位赵姓党员。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赵伊坪不畏艰险,坚持斗争,隐蔽在仅能容身的楼梯下,用芦席围着一盏小油灯,刻写宣传革命的文件和传单。在一个漆黑的夜晚,邻居、黄包车工人陈遂金用一根粗井绳系着赵伊坪坠城而下,帮助他逃离了虎口。遵照党组织指示,赵伊坪远赴西安入西北军开展兵运工作。

1932年,赵伊坪又回到家乡,在地处郾城、临颍两县接合部的坡边村万寿寺小学、问十镇张氏私立小学、泌阳县象河关小学,以教书职业为掩护,传播新思想,播下新火种。

红灯笼的故事

1935年春,受河南党组织的委派,赵伊坪到新创办的杞县私立大同中学任教。这是一所由民主人士、河南著名教育家王毅斋先生领衔所办的私立学校。先后有赵伊坪、郭晓棠、梁雷、杨伯笙、王乐超等一批地下党员加入,逐渐成为共产党在豫东地区开展活动的中心和培养革命青年的阵地。

赵伊坪教国文。在课堂上,他总是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充满激情并极具感染力的教学模式赢得同学们的喜爱。特别是讲解那些爱国主义的历代诗词,如陆游的《示儿》《书愤》,岳飞的《满江红》,文天祥的《正气歌》《过零丁洋》等,他总是先把全文写在黑板上,一句一句的讲解,让每首诗都成为爱国主义的教育课。讲到动情之处时,他往往激情难抑,声泪俱下,带领全班学生一齐朗读“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些充满民族气节的不朽诗歌,深深地印刻在青年学生的心中。

在进步作家姚雪垠、师佗等人的配合下,赵伊坪创办了《群鸥》、《蓓蕾》等刊物。他以蔚灵、芒种的笔名发表诗文,鼓舞了大批青年的民族热情。赵伊坪还利用学校训育主任的身份,组织成立了抗日救国牺牲大同盟,并担任主席,出墙报、办刊物,读进步书刊、唱救亡歌曲,走出校门,揭露时弊,宣传抗日,在当时茫茫中原一片黑暗低沉的社会气氛中,播下了革命的火钟,点亮了一盏抗日救亡的明灯。

“西安事变”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逐步形成。彭雪枫会见赵伊坪,指示他奔赴山东,开辟鲁西北抗日新局面。

赵伊坪要离开大同中学开始新的战斗生活了。

大概是1937年1月中旬,学校刚放寒假,进步青年学生穆青、冯若泉邀集了几十位同学,会同姚雪垠、梁雷等老师,在赵伊坪离校的前一天晚上举行了一个欢送会。就在这次欢送会上,赵伊坪老师意味深长地给大家讲了一个《红灯笼的故事》,作为临别的赠言。

这是一个寓言式的故事,其梗概是:从前,当原野还停留在没有文字的时代时,有一个较文明的部落,居住在一个青山绿水、土地异常肥沃的地方。他们勤劳智慧,逐步发展了农业和畜牧业,还创造了象形文字,铸造了青铜和铁器,于是就一代一代繁衍下来了。但是经过长期太平安逸的岁月,人们在懒散和保守中失去了进取精神,就逐渐被周围的部落欺凌和侵蚀。很多人战死了,很多人沦为了奴隶。

一次又一次的退让和屈辱,使整个部落面临着灭亡的危险。这个部落的老酋长,在战争和忧患中早已筋疲力尽,奄奄一息了。在又一次强敌入侵的时候,他把两个年幼的儿子唤到跟前,叮嘱他们长大成人之后,千万不要忘了为爸爸和部落复仇。孩子们问他:“我们长大成人后到哪里去寻找爸爸?”他说:“到深山里去,在那里,在一棵高高的树枝上,每逢漆黑的夜里都有一盏血红的红灯笼,在为你们指引着方向……”

这样,一年一年过去了,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两兄弟中的弟弟再也不能忍受被奴役的痛苦,便率领着一群挣脱了枷锁的奴隶,用鲜血在帽子上涂上一颗红星,逃出了敌人的樊笼。他们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路过陷人的沼泽,在敌人的不停围剿和追击下,忍饥挨饿,百折不挠地向高挂着红灯笼的深山走去。不幸的是,正当他们快接近红灯笼的时候,一支毒箭却从背后射伤了英雄的弟弟,而发出这一毒箭的射手正是他的哥哥。

这时,天地一片漆黑,远远地随风传来了老酋长仰天呼唤的悲声:“孩子们回来吧,回来吧!千万不要再自相残杀了……”而在他身边的那盏不息的红灯笼,在黑暗里正闪烁着血红的光亮,它比人世间任何一样东西更美丽、更鲜艳……

赵老师的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全场的人都被感动得鸦雀无声,但谁心里都明白这寓言的现实所指和它深刻的含义。最后,不知谁小声哼起了《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接着大家便一起唱起来。就在这曲热血沸腾的歌声中,同学们度过了一个终生难忘的寒夜。

在这次“繁星深夜”的送别会后,那盏红灯笼始终在同学们心中闪耀。在红灯笼的光辉照耀下,一批批大同中学的师生,先后告别母校,离开书桌和课堂,或奔赴延安,或奔赴山西抗日前线,有的参加了八路军,有的加入了当地抗日武装力量,投入伟大的抗日战争,融入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事业奋斗牺牲的历史洪流之中,向着那红灯笼高挂的地方走去……

时光流逝。

60个年头过去了,姚雪垠还清晰地记得,“伊坪临离开大同中学前夕,为避人耳目,到了更深人静,一群进步师生悄悄开会欢送他。我也参加了这次欢送会。伊坪讲了一个很感人、很有诗意的故事,象征党在召唤,祖国在召唤。我在这个故事的基础上进行加工,又写成一篇《红灯笼的故事》,流传甚广,后被译成俄文,故事的雏形是伊坪创造的”。

在烈火中永生

1939年3月初,八路军先遣纵队由山东冠县东南庄出发,预定在茌平县琉璃寺、许庄一带同范筑先纵队和中共鲁区党委会合。秘书长兼统战部长赵伊坪和到达区党委书记张霖之等一起,经过两个夜晚的行军,于3月5日黎明前到达琉璃寺,准备稍事休息后继续东进。

刚刚停下,准备稍稍消解一下一夜行军的疲劳时,突然响起了手榴弹的爆炸声和猛烈的排枪声。这时,从高唐出动的几十辆汽车满载着日本兵突然闯到琉璃寺的北门,用汽车堵住寨门口,疯狂地向寨门冲击。八路军警卫部队凭借琉璃寺四周的寨墙和水满齐腰深的壕沟,用一排排的手榴弹和一阵阵密集的步枪火力把敌人打退。下午六点多钟,夜幕即将降临,中共鲁西北区党委书记张霖之决定突围转移。在警卫排的掩护下,纵队和区党委先行向四新河以东的许楼转移,张霖之、赵伊坪等首长均骑马跟进。不料日军施放毒气突入阵地,抢先占领了许楼。赵伊坪等行进途中,突然遭遇敌人猛烈炮火的袭击。赵伊坪因高度近视又丢失眼镜,加之身上几处重伤,误入许楼,坠马落地,不幸落入魔掌。日军从他的装束和坚毅的神情中判断赵伊坪并非一般人物,把他拖到许楼十字街口,施以酷刑。赵伊坪坚贞不屈,怒斥其残酷暴行。恼羞成怒的日军把他捆绑后全身浇上汽油,熊熊烈火染红了夜空。赵伊坪把自己的鲜血和生命献给了伟大的民族解放事业。

伊坪没有死,他挺立在烈火中永生!

伊坪没有死,“红灯笼”的光芒将照耀我们在新时代、新征程上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