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乡村这片大有可为的广阔天地,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

近年来,内外温商积极投身乡村振兴,不但用资本和乡情回馈家乡改善民生,也在全国各地的乡村振兴实践中刻下了许多“温商烙印”。时下,温州上下正坚定不移地沿着“八八战略”指引的路子前进。在乡村振兴这个重大命题上,温商如何发挥自身优势,做出他们自身应有的贡献?

《乡村振兴看温商——“八八战略”再深化 改革开放再出发 学习贯彻市委十二届五次全会精神特别报道》,以图文并茂的方式,讲述新时代温商参与乡村振兴战略的精彩故事。

☉商报记者 李建国

温州不缺乏古村落,但像永嘉岩坦镇屿北村这样规模庞大且保护较完好的古村落却不多见。然而,和其他大名鼎鼎的温州古村落比,屿北村是“低调”的,而且低调了1000年。

近几年,由于永嘉县乡村振兴工作的推进和同样是永嘉人的上海回归温商的共同努力而呈现出千年未有的局面:古村被视为宝贝,旧村被盛装打扮,新村被精心打造。上海世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焱然说,屿北村将被打造成“五好古村”。

省委书记车俊近日在永嘉调研时,对永嘉屿北村依托旅游、文化等资源优势,在古村落保护开发等方面走出新路子给予充分肯定。他说,乡村振兴要牢牢抓住组织振兴这个关键,解放思想、更新理念,突出特色、精准施策,鼓励工商资本“上山下乡”,吸引年轻人返乡创业,把乡村打造成干净美丽、各具韵味、富有活力的家园。

悠久的历史

据《汪氏及徐氏宗谱》记载,屿北始建于唐代,由徐氏所居。屿北村古建筑保存完整,包括尚书祠在内,村中共有11处省文保单位。目前,屿北村有673户,1700余人。为保护古村,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村里的房屋建设就被停止。随着人口的增加,住房问题日益突出。村民汪春林说,春节孩子回家住不下,就住旅馆去了。

彼时,古村的荣耀没有给村民带来实际的利益,却受困于住房危机,一时彷徨无奈。

焕发的活力

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中国传统村落、中国景观村落、中国最美古村落、中国特色旅游景观村落,长期的保护使屿北村拥有5张国家级金名片。可是,不下大决心开发,这些金名片并不会给村民带来实际的利益,古村开发一直是村民的期待。

在永嘉县委县政府的努力下,2014年6月,永嘉籍温商、上海世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焱然开始投资开发屿北古村。岩坦镇也开始走出一条创新的古村开发路子:划出100亩土地建设安置房,古村整村置换,古宅产权归村集体所有,村民住进有别墅样式的安置房。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设的房子也统一改造成明清时代风格。村里的古村部分、田地、山场,全部交由开发商统一开发。今后的收益由开发商和村集体分成。

于是,屿北古村就呈现出一个村落三个区域的风貌:古村部分、由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房屋改造而成的“风貌协调区”、带有楠溪传统文化元素的安置房区。每个区域都将是新的“景区”。今后,流转的400多亩田地也会呈现出一片休闲农业的景象,村里的7000多亩山场也将打造成“风景山”。

据屿北村委会主任汪志义介绍,目前,该项目基础配套设施完成投资3亿多元,仕学堂等三座文化展馆开始对外开放,新建景观村落正在施工,15幢房子已经结顶,2019年将全部交付使用,整个项目计划于2021年全部建成。

岩坦镇党委书记徐翔说,为了屿北古村的开发项目,大小会议开了100多个。按照屿北村村委会主任汪志义的说法,岩坦镇领导干部几乎是在“血拼”。李焱然也说:“镇政府的干部每天加班习惯了,工程搞一阶段后休息几天,发现还是工作开心。”

“五好”的古村

从古村的繁衍生息,到“旧村”的破茧而出,再到新村的安居乐业,历史的进程让屿北村似乎成了三个村。但在设计者眼里,这是古村创新发展的切实途径。李焱然说,屿北村正走上一条“五好”之路:把旧村改造发展好,把古村保护利用好,把新村建设管理好,把土地调整开发好,把产业培育引导好。

作为企业家,记者曾想象过李焱然的多种形象。见到本人时,竟隐约有艺术家的感觉。采访中李焱然给记者看之前的照片,都是长发飘飘的模样,更有艺术家气质。而理了短发的李焱然告诉记者,之所以理短发,是不久前在屿北的工地上开展工作,觉得太热了,就把留了多年的长发剪短了。颇有“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意味。

李焱然说,屿北是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古村。此前,历史或许给村民带来了些许荣耀,却没有给村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屿北人几乎就是“躺在宝藏上饿肚子”,古村保护与村民住房难的问题突出。比如屿北村众多的四合院,当年在地主手里时,无疑就是豪宅,分到多户人家,然后繁衍后代,俨然就是大杂院,给居民留下的不是奢华的享受,而是困顿的记忆。要想保护好古村,村外造村,解决村民的实际困难无疑是必由之路。别墅样式的新村,形象升级的旧村,修缮利用的古村,将给屿北带来一个全新的形象,给屿北人带来一种全新的生活。

按计划,屿北村将在今后两年内完成建设。建设完成后的古村将是一个文化的阵地、产业的基地、旅游的胜地。在古村,将建设开办多个馆所。包括呈现匾额文化的仕学堂,展示改革成就的改革馆、弘扬文化的书院、传承传统农业技艺的农艺馆、展示各行师爷的博物馆等。古村各处的历史场所也将一一恢复,旅游居住美食的业态也将展开。

李焱然曾经告诉一位做素面的村民:你放心大胆地做,古村建设完成后,你完全不需要担心销路,没有销路我给你包销!

年逾古稀的村民汪进所说,古村建设还在进行,村里就已比之前热闹许多了,孩子们带朋友过来玩的次数也多了。现在他在旧村的房子得到了改造提升,将来在新村别墅还可以分到房子,他相信,屿北村会越来越好!

岩坦镇镇长张德周说:“屿北模式的成功实践,有效破解了古村落保护与村民强烈要求改善居住条件的现实矛盾,未来我们计划在屿北打造楠溪江最大的文化旅游综合体项目,目前已完成以‘馆、玩、吃、戏、夜、住、节’七字为主题的屿北村旅游提升系列策划内容,村集体通过古村、土地流转参与业态开发,预计每年收益几百万元,村民通过分红、参与经营等形式,实现人均增收超万元。”

回归的情怀

李焱然老家在距离屿北村约60公里的永嘉县城。他从事房地产规划、设计、开发20多年,曾先后就职于温州市城建设计院、温州新世纪房地产有限公司、温州嘉和实业有限公司、温州大自然集团有限公司、无锡世界贸易中心有限公司和上海世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他参与开发了温州嘉和花园、温州发展大厦等多个项目,并获得2003年度浙江省房地产十大风云人物、2004年中国房地产百杰、2007年浙江省住宅产业领军企业带头人、2008年度中国青年企业家先进工作者等多个奖项,同时担任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副秘书长、世界特色小镇联盟理事长等职务。

18年前,李焱然就向永嘉县领导提出,古村保护必须整村迁移,新村安置,整体开发。2013年,永嘉县委县政府加大了古村保护力度,并以招商引资的方式请已在上海发展多年的李焱然回归开展屿北村的保护开发工作。

李焱然说,许多企业家朋友曾经给他泼冷水,说古村保护开发赚不了钱,他却毫不在意。他说,谁都有家乡情怀,他也不例外。自己能否赚钱不重要,圆了多年前自己希望为家乡古村保护开发做点贡献的梦想最重要。通过古村保护、业态培育、旅游开发,保护了家乡的文化瑰宝、为家乡人民过上美好生活创造条件,是他最大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