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秋末,总是长途奔波于沙漠深处,在满眼的黄沙中磨砺视野,等到那一簇簇一片片黄叶把午后的阳光渲染成黄金,我们就是这黄金的拥有者了。在那一刻,我们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

这是巴丹吉林沙漠和腾格里沙漠夹缝中的一片绿洲,一条河流从遥远的绿洲跋涉而来,崇山峻岭没有阻挡住它的脚步,戈壁沙漠没有淹没它的波涛,它一往无前的勇气,似乎全部灌注于这一片黄叶之中。

起初,当那一片黄叶渐次呈现,我们竟然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潜意识中,迅速把它归类于海市蜃楼,这在戈壁和沙漠上是常见的风景。但它一直停留在那儿,像是在专门等候我们。我们怀疑自己迷路了,在沙漠上,遇到这样的情形,一般都是迷路了,因为偏离了正常的走向,就会走入海市蜃楼中心,被久久不散的虚幻之境所包围,内心里充满了期待,实际上已经万分危急。

可我们走进了一片真实的树林,这是一片古老的胡杨树,在秋天,它浓密的枝叶隐天蔽日,营造了一个世外桃源,人走进去,很快就忘记了自己是处身于沙漠,没有一点点被荒芜所挤压的恐慌感。胡杨林里也是纵横起伏的沙丘,有许多胡杨就是生长在沙丘之上的。因为是野生,所有的树木都是呈不规则排列,有一些老树甚至是旁逸斜出,还有倒伏的树木,虽然粗大的树干已经被沙子所掩埋一半,但树干上又抽出新芽,这新芽又长成一棵树。刚刚走进胡杨林时,就看到的一切都是杂乱无章,仔细品咂,胡杨与沙漠抗争的力量就实实在在写满它的周身,你看那粗粝的表皮,你看那扭曲的枝干,风吹向哪里,它们的枝干就向那里倾斜,但你要剥夺它的生命,它却丝毫不答应。

在胡杨林,踩着细枝末叶,走向密林深处,野草也很是茂盛。牧人说,每一场雨水,都会催生无数的草根,再加之河水的浇灌,更多的灌木丛也生长起来,把胡杨树之间的空隙填得满满当当,没有人的立足之地。骆驼和羊,有自己走出来的驼道、羊道,长年累月地走,这些道路就留下了印记,小草长高了,就被踩平;大一些的灌木,也被踩碎,人沿着这样的小道走进去,就会惊起几只野鸡,野鸡本身飞不远,飞一阵就得落下来休息,它落下去的地方,人能够看见它的影子。而野兔子就能迅速逃窜得无影无踪,看那摆动和不断倒下的草,就知道它的走向。

一直沿着公路走,走到胡杨林的尽头,则已经是十几公里了,这时候地理环境就又还原为沙漠,高高的沙丘像一群狼,蹲守在胡杨林的边缘,这让人很是担心,如果哪一天一场大风将这硕大的沙丘推涌过来,淹没了这一片胡杨林,那么,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会消亡,都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金灿灿的叶子,它们组成了一个阳光的阵列,其实它们本身就是阳光的孩子,大漠的娇子,或者说它们就是阳光的变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