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种心情,很难找到一个词语来形容,也很难用色彩去描绘,那就是对故乡一往情深的眷念。

很长时间以来几乎都是如此,反反复复,挥之不去。于是我不得不寻味:怀疑是不是患了某种病,经过一段时期的悄然斟酌,才明白这是念家的感觉!对于一个远离家乡,亲人又不在身边,寄居的路客来讲,是永远也断不了的念想。

回想起我的故乡,首先是父母。前不久,母亲来看我,没待几天就又回去了。临走的时候再三叮嘱:“到了年底要是还回不了家的话,妈给你做些好吃的,送上来。”我点了点头,不由地心里一酸。

自此之后,我一直在盼望着,盼望着时间的脚步能够走得更快一点,也盼望着年前能够回到久违的家乡。

故乡在黄土高原,那里山大沟深,纵横捭阖,有着各种各样的树和野草。每到春天,它们或露着青翠欲滴的新枝绿叶,或绽放着或白或粉的小花,和风吹过,一阵阵芳香,沁人心脾。小时候,家里的光景不是很好,连柴火都不是很宽裕,父亲便在庄园的周围栽上了一棵棵树苗。如今,它们都长大了,绿绿的叶子在骄阳的照耀下,发出一股清幽的味儿,一阵轻风吹过,叶子便会唰唰响起来,尤其到了晚上,加上各种虫子的鸣叫,宛如一曲动听的乡村交响乐。

故乡的风情,最美的就是乡音。在嘉峪关,我很喜欢和几个老乡约到一起,无论是聊天,还是赏玩,都会让人感到浑身有一种力量,这种力量让我感到精神倍爽。有时候,到外面逛街,偶尔会听到一两句乡音,于是不禁回头,遥望一瞥。尽管不曾相识,说的话也和我毫无瓜葛,但是乡音还是依稀能唤起思乡的情味,惹起对故乡的又一种眷念。

故乡是一盏永不泯灭的灯,照亮着我前行的征途;故乡是一湾清泉,滋润着异乡游子干涸的心田;故乡是我心中的桃花源,休憩着繁花似锦;欣欣向荣的梦。如果我是一位画家,我一定要用最艳丽的颜料把它画得惟妙惟肖;如果我是一位雕塑家,我一定要用尽毕生精力把它雕得栩栩如生。于是在雄关,在茫茫的戈壁钢城,就始终可以看到故乡的全貌。故乡的风情有成千上万种,但不管是哪一种,都是涤荡在我心里的一首醉人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