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是“铁娘子”,工作雷厉风行,那还是省级教学能手,推门听课是常态。这兄弟学校传闻的消息令我们“战战兢兢”,及至阿联调到了我们学校,我老做梦,上课忘记讲述内容,醒来一身冷汗……

有一阵,我患牙痛。偏偏那个周六,单位加班。我到教务处请假的时候,干事一口拒绝,理由是一个人请假,多人模仿。我一下懵了,牙疼得火烧火燎,加之医生约定的时间怎好推却?

医生再次预约的时间,订在下周一。想起请假的“困难”,我索性不请假,周一一大早就去医院,然后去单位上班。对于自己不请假的做法,多少有些难为情。心想躲着阿联,等过几天解释。然而等到了单位,第一个撞上的就是她。“妹妹,今天去看牙了!听说种牙挺好的,不过有些疼哦。”没有课谁上的询问;也没有特别强调纪律;更没有疾风骤然的批评。

我们学校的学生大多是农民子弟,家长辅导不了学生的家庭作业,就是连检查是否完成都办不到。每次收上来的作业,老师们叫苦不迭。初三本来就知识点多,任务重。于是她想出奇招:周末作业以试卷的形式布置,周五放假的时候,由年级统一发放,家长按中考时间监考,假后教师全批全阅。对于教师而言,工作量固然加大,然而面对整洁的试卷、工整的书写、正确率颇高的试卷,哪一个教师不是喜出望外?暗暗为她竖大拇指。

每年的职称评定,是学校的一大难题,就那么两三个名额,处理不好就影响干群关系。很多领导功利性过强只考虑眼前教学成绩,年轻教师一般成绩较好,老教师心里不畅,谁的青春没有洒在三尺讲台?更有甚者敲明叫响,领导优先、有门路有钱者优先。普通教师怨声载道,搞得学校管理混乱、人心惶惶。而她却“一碗水”端平,教学成绩、教育年限与人品素质诸方面共同考虑,不薄年轻教师、不薄老教师,不搞领导特权,处理得人人满意。

行文如此,大家必定认为这样的“铁娘子”一定长得五大三粗吧!非也!剪发头、圆脸,最可爱的是那双眼睛,细长灵动,楚楚动人。我写通讯稿的时候,经常将阿联写为阿莲,其实她就是一朵莲花,以最清淡的馨香让我们陶醉教育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