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民族文学繁荣发展的领导者、实践者、见证者和思索者,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纳西族作家白庚胜立足民族文学不断发展变化的现实,把握当下民族文学创作、批评、翻译、评奖等方面的问题,在民族文学研究中力行睿思,实现了本土立场与世界眼光的结合,其新著《民族文学新声》正是这种结合的体现。

本土性是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原生特征,这就要求在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中坚守本土立场,白庚胜对此有着强烈的自觉和持守。作为主持过民族文学工作的学者型领导,他谙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的体制因素。在《民族文学新声》中,他对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发展体制有较多关注和思考,如《正名、立规、改制、定位、固向》和《阳光雨露二十年》,便是对中国社科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作出的工作定位与发展思考。在《创办〈民族文学〉彝、壮文版发想》和《推进新传媒时代的少数民族文学期刊建设》中,他对民族文学期刊建设进行了探索。在《中国作协2013年度少数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述略》中,他对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进行了总结。在《架通心灵沟通的彩虹》《天堑架彩桥,审美变通途》中,他表达了对民族文学翻译尤其是民译汉工作的高度重视。

在《民族文学新声》中,白庚胜还密切关注了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中出现的新作品和新现象。从时代语境出发,从当下的少数民族文学生活出发,对一些小说、电视剧或文学现象进行了鉴赏、评论。如对郭雪波小说《嘎达梅林》中的生态意识和生态意义的发掘,对岭南文学中广西壮族文学的关注,对电视剧《丝绸之路传奇》和《茶颂》的即时评论,都具有强烈的在场感。

进入新世纪,越来越多的网络文学出现。对此,白庚胜提出了“如何在坚持传统创作的前提下建设自己的网络文学园地,以获得更大的生存发展空间,创新固有的文学观念及创作、传播、欣赏方式,提高审美水平,乃是当今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事业繁荣发展必须面对的迫切理论和实践问题”。他在《网络文学万木春》中,从政策和具体行动两方面进行了回答。

立足于现实的本土立场,还包括从鲜活文学现实出发的理论思考与建构。白庚胜在《发展繁荣少数民族文学意义再审视》中,从国际和国内两方面审视了发展繁荣少数民族文学的多重意义,突出了发展繁荣少数民族文学的文化产业意义。这种再审视不是理论的自我言说和凌空高蹈,而是接时代地气的话语。

在现实的维度之外,本土立场也呈现于历史之镜。对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历史进行梳理,促进文学传统的现代传承与创造性转化,是民族文学研究的内在要求。白庚胜在《民族文学新声》中,更多地以专题研究形式进入民族文学史,通过选择一些典型的文学历史现象、作品乃至人物来梳理民族文学传统,实现了本土立场的历史化。这里既有断代的民族文学研究,如《魏晋南北朝的氐羌文学》《西夏党项羌作家文学述略》《先秦至隋南方少数民族书面文学》;也有族别的民族文学研究,如《源头活水,彝诗常青》《彝语诗歌格律透析》;还有区域的民族文学研究,如《云贵高原少数民族古典文学品读》;更有断代加区域的民族文学研究,如《唐代南诏与岭南少数民族文人文学》《两宋南方少数民族碑铭文学与文人文学》,以多维视野下的历史之镜显现了民族文学的诸种历史面貌。

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繁荣发展需要不忘本源、借鉴外来。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研究需要世界眼光。《民族文学新声》在多方面体现了作者的世界眼光:如在《丝路文学重建中的少数民族文学自信》中,肯定了作为丝路文学主体的少数民族文学的世界性;在《文学“诺奖”与民族文学》中,把文学“诺奖”与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相关联;在《网络文学万木春》中,强调了少数民族网络文学要与国际网络文学多交流等。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民族文学新声》一书以附译形式收集了作者的8篇日文译作,对日本学者研究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成果进行了译介。如西胁隆夫的《少数民族文学研究诸问题》、牧田英二的《谈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等都具有较大的影响力。这些日本中国学的成果,扩大了国内民族文学研究的国际视野。

(原载8月10日《中国民族报》。作者系湖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