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庆篇

农历一年四季12个月,几乎每个月都有传统节日。一般过法根据家里长辈自己的理解,在约定俗成的基础上,灵活变通,并不强求仪式仪规的一致性,具有大同小异的特点。记忆中,惟有祭祖、敬祖是每个节日晚餐前永恒不变的主题。饮水思源、佳节思亲,成为尊祖敬老的主要表现形式之一。

二月八

白语“日汪标”,意同“二月八”,即二月初八。过去,每家养牛、养猪,除了年猪圈养,其余母猪或架子猪都要放养。劳力少的人家采取轮流放牧的方式,劳力多的则每天有专人放牧,一般老人或少年居多。

两山夹一箐,山多箐就多,水丰草茂的山箐就是最好的放牧场所,山花竞放,鸟鸣悦耳,宛如仙境。早餐毕,牧人背着炊具及米和腊肉、鸡蛋等,呼朋引伴,把牲畜赶进箐沟。牲口在坡脚树下、箐底涧旁自由觅食。然后,分工几人把守通往庄稼地的路口,其他的则把拿来的肉、鸡蛋、米凑在一起,准备筹办午餐,叫“打必侯”。年长者找3块石头置于平地,起火架锅,就近取山泉水洗涮、做饭。困难时期,肉食奇缺,有时连一个鸡蛋还得向邻居借,可二月八野炊的吸引力确实很大,尤其对于小孩更是如此。

午餐前,必须先敬山神。找一棵树,根部铺一块石板,覆以青松毛,点上一炷香祭祀山神。祈祷词无非就是请山神保佑六畜兴旺,别让家畜丢失或去糟蹋庄稼之类,可以即兴发挥。吃罢午餐,二月八牧人节基本宣告结束,准备围赶家畜回家。牲畜将要赶到某主人家门口时,牧人会大声吆喝:“牛(猪)回来了!”让主人开门接纳。

二牛抬杠的农耕方式和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决定了二月八牧人节在族人心目中的地位。

清明节

无论身在何方,清明节回家祭祖扫墓是白族的一件非常庄重的事情,一年之中仅此一次。这是我村与邻村不同之处,即春节不兴上坟,因此,清明节对于我村具有独特的意义。

据说,清明上坟的日子可提前或后移数日,但一般认为前移表示对祖先在天之灵重视和尊崇的程度。祖父遵“巳不上坟”的忌讳,总把清明祭祖的日子提前一两天。

早晨,家人到河边折来一抱柳条,每间房门及大门两侧各插上一枝柳条,然后备好上坟的炊具、饭菜、香火及祭祀山神的供品、柳条等上坟祭祖。田里麦苗绿,菜花黄,山上青松叠翠,松涛阵阵。听说长眠的先祖有“三魂七魄”,他们无处不在的在天之灵定能看到眼前的景象,也能感受到子孙后代追念先祖的一片深情。

到了先祖安息之地,先去附近取来山泉水,然后扫墓生火。收拾饭肴、糖果供品。每个坟地左侧有一株粗壮高大的松树,象征山神,根部有块石板,用于摆设供品。山神是管理坟茔护佑祖先的神灵,祭祖之前先要祭拜山神。然后在坟前摆设供品,茶酒,坟头摆插3枝柳条跪拜祖先。之后,就在坟前空地就餐。所有祖坟前都燃香并“喷洒日”:将豌豆尖、豆腐、米饭及荤素菜肴拌匀,抛撒在坟头或坟前。最后,用水浇灭余火后返回家中。近年来,为杜绝山火隐患,改为备办一席熟食前往祭拜,然后回家就餐。每逢节庆,晚餐前,依俗在祖先牌位前祭拜祖先。“数典”不能“忘祖”,那是我们的根,一个家庭追念先祖根深蒂固的观念,就是以如此方式,绳绳相继,一脉相承的。

立夏会

立夏,白语叫“勒哦”,是个节令,而故乡的传统立夏会来源已久,久负盛名。白语亦称“立夏会”,特指石鼓后箐兰香“碱泉”会。说是碱泉,起因是那眼泉上边有一大片缓坡,很早以前,人们就发现这泉水有治疗风湿、胃病、皮肤瘙痒的疗效,立夏期间疗效尤佳。一传十,十传百,声名远播,附近村落、九河、石鼓及剑川、兰坪等地的患者闻风而动,前来治疗,年复一年,使得这个空旷地陆续变得热闹起来。后来,被某外地父子发现泉水含碱量大,在那里办了一个制作土碱的作坊(称为土碱厂)。据传,用此法制土碱:在缓坡上辟一块平地,淘干净河沙铺于其上,浇以泉水,一二日后,河沙上面有霜状碱末析出,将其与上层沙子刮入木槽加泉水浸泡,几个水槽里得到的澄清碱水陆续放入锅里加热,至水分蒸发殆尽,锅底沉积的便是半流质的土碱,然后在木板上排放宽大的叶片,上置手镯状的铜范,灌注入粘稠的碱液,待冷却后即成土碱。自制土碱销路广,生意兴隆。土碱厂的存在更加聚敛人气,使立夏会成为疗蒸洗浴、探亲访友、白曲应对、谈情说爱的场所。昔日官员西巡,常在河西村杨某家落脚,外地父子离开后,官府授权杨氏经营,直至解放初期。

没有小苏打的年代,每到立夏家人都要背碱泉水与煮面条水混合,放在陶罐里发酵用来蒸麦面粑粑。家里老人风湿骨痛,立夏会期间就用熏蒸之法治疗,也可背碱石、碱水回家自疗。白语称此法为“扭乃”。“扭”,熏蒸,“乃”,栎树,特指栎树枝叶,人们认为铺垫栎树枝叶,柔软舒适且疗效尤佳,故名。

首先在空地挖个长方形洞穴,底部烧火,其上覆以碱石,待烧红碱石后,撤去余火,洞顶密集架设现砍的栎木杆为床,厚垫栎树绿叶,铺上被盖,然后,患者捂上被子,使旁人舀碱泉水浇在滚烫的碱石上,腾起阵阵白雾,熏蒸患处,如此数次,待碱石完全冷却即可。熏蒸时,忌汗出过多,蒸毕,忌着凉,需及时补充营养、多饮水。据说此法对外地患者疗效更佳。孩提时代,交通闭塞,步行前往逛立夏会无非就是凑凑热闹。我亲眼见过从梅子箐那条山道上拄着拐杖蹒跚前来的老者,印象深刻。用碱泉水煮的米饭、肉类、菜肴味道格外可口,健胃消食。后来,百货、竹编、山货、药材等交易日渐丰富,立夏会的内涵引得四方八面的各族群众慕名而至。据说,立夏前后,泉的含碱量较平时大些,疗效更好,故,立夏前3日人数最多。立夏那天,远客纷纷返家,逢节不忘祭祖,鲁瓦一带的纳西族大多选此日背碱泉水,当天往返。立夏节令,还有撒灶灰于房屋四周,以防蛇虫入户的习俗。

碱泉水,白语叫“处需”,纳西语“初吉”,同样的意思,白语称“臭”为“储”,“处”无“臭”义,且碱泉不臭,称“臭水”有违本义。白语称“碱”为“及”,与“处”的意思无关,要找个适当的词表述并不容易,故,愚以为,就凭泉水含碱量大及此地曾有土碱厂,称“碱泉”也算名副其实。碱泉非温泉,四季温差不大,冬季冒热气是与周边有温差的缘故。

立夏会作为当地传统节日,自古一直沿袭至今,其间,2003年,恐惧“非典”导致赴会人数骤减,后来逐年自发恢复如初。自2012年,石头白族乡举办第一届“兰香立夏碱泉会暨民俗文化节”,2016年,丽江市举办第一届“白族调大赛”至今,一年一度,盛况空前。兰香立夏会日渐成为体现民族团结、展示民族文化和休闲观光、健体娱乐的盛会而名闻遐迩。

火把节

白语“夫汪舞”,直译为“六月疯”。六月,适值农闲,族人有更充裕的时间过个近乎“疯狂”的节日。

二十五日下午,早些祭祖,晚餐后,村里年轻人砍棵高约两丈的标直青松,剔去枝丫,扛到村外空旷之处用于竖大火把而挖好的洞旁,上部置于搭好的架子上。各家凑些松明、干柴、铁丝(昔日用藤条)等扎火把的材料。村民主动相互帮忙,从上到下,首尾相接,依次用铁丝捆扎火把。一般每村一把,在力所能竖的前提下,越高大越好。火把顶端松明要选最肥的,易于点火。然后,集中人力,用撑杆、绳索将火把竖起来,周围空地上铺上青松毛,等待黄昏时刻的到来。每村一把,象征团结、红火。据传,昔日的火把每月一节,要扎12节,闰年则扎13节。后来,并不拘泥于节数,而是视松树高度而随意捆扎。

夜幕降临,众人推举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找来长长的木杆,点燃顶端固定的一撮干松毛,设法引燃火把顶部的松明。点燃火把,燃放鞭炮,火势渐旺,擎天火树映红了山村的夜空。

大人们纷纷拿出炒豆、糖果、核桃、葵花籽等,分给观看火把的村人,讨个口彩,图个吉利。尤其是有孕在身或添丁加口的人家,抢抓这天赐良机,大献殷勤。火树下,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平日里,山里的孩子慑于长辈“不准玩火”的训斥,不敢妄动。火把节则破例准许孩子们“疯”一回。他们早已准备好便于手持的火把,将几天前晒干舂细过筛的朽松末和松香粉,按适当比例混合后,放在斜挎的布袋里。孩子们左手拿着熊熊燃烧的松明火把,右手抓一把松香粉,撒向火焰,“轰”的一声,腾起一团火焰。孩子们恣情玩火,互相追逐,无论老少,胆小的吓得四散奔逃,胆大的反而让孩子们朝自己撒松香粉,以驱邪除秽。轰然腾起的火焰转瞬即逝,有惊无险,有觉流年不顺者,往往借此机会,请人到家从里到外撒上数把,以镇宅驱鬼。

夜深了,人们陆续返家,回望屹立在村前桥头硕大的火树上,纷纷落下红红的火炭,松明柴火不时发出“哔哔叭叭”的燃爆声;山峦、田野、河流、村庄,山乡夜晚的一切都沐浴在温暖明亮的火光里。

七月十四

白语“期汪展西”,即七月十四,无其他称谓。这是除清明节外追念、祭祀先祖在天之灵的又一个重要节日。族人认为,逝者与生者有着同样的情感需求,通过燃香祈祷,祖宗可以感知后人的心愿,护佑后世子孙兴旺发达。传说,每年七月一日,阎王爷放鬼出来,七月十四才收回去,故,六月末日下午须折取青刺枝条插于大小门(含畜圈)外侧及厨房水缸里。

十三日早餐前,家人准备一碗面条,一炷香,一只脚踏在大门坎上迎接祖先上楼到祖先牌位前,除面条、香烛(或油灯)、水果而外,要将彩纸剪裁的寒衣、纸钱逐一写上列祖列宗的称谓姓名,做36个铜钱大小的麦面粑粑,然后,装入写上祖宗姓氏大信封状的纸袋(包)里,供奉起来。

十四日,晚餐前祭祖完毕后送祖,要将所有供品捧到去往祖茔的道路旁,摆放果品、干粮,焚烧纸钱、寒衣。送祖之后,才可享用晚餐。

祖宗是否收到寒衣、纸钱和供品,谁也无从知晓。可是,古往今来,不忘先祖恩德,尊敬长辈,孝敬父母之心通过如此方式传承下去,是有一定意义的。

八月十五

白语“标汪占巫”,即“八月十五”。中秋节图的是月、饼、人同圆。

中秋节前,家里土法熬制核桃油,备好细面、红糖、白糖及晾干的“巴红”叶。十五当天,除了操办过节的肉食、菜肴、酒茶,最重要的莫过于做月饼,一般由家庭主妇制作。首先炼好一锅核桃油,把细麦面蒸熟,待稍冷,不太烫手时挫碎、筛好,然后在适量凉开水中放入切碎的红糖,拌匀,再把核桃仁、“巴红”叶捣碎与白沙糖和匀作为饼馅备用。一切原料准备妥当后,把已经冷却的核桃油掺上适量红糖水和面,揉成团状即可制作月饼。加饼馅,搓圆后用手掌压扁(可手工点绘纹饰或用模子压制)即可放于平底锅里加热炕制。一般月饼也就小碗口那么大,还要炕一个祭拜月亮的大月饼,用圆形器具在饼面压制环环相扣的花纹,中间染上红色,象征团团圆圆、大吉大利。买不到月饼的年代,土法做月饼就显得十分必要了。后来,市场繁荣,购买琳琅满目的月饼易如反掌,可老母亲却只要自制月饼。为此,每到“八月十五”,老伴总是不厌其烦地迎合母亲的意愿。即便同样的原料,由于配料、火候、工艺等差异,口感不尽相同,可制作月饼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展示主妇才艺的习俗。月饼出锅后,亲邻之间互相品尝月饼也是常有之事。

万物皆有灵,何况日月星辰,月亮就是八月十五必须祭拜之神。月到中秋分外明,可由于气候原因,能赏到万里夜空的明月并非易事。偶尔遇上万里无云、皓月当空的中秋佳节,心情自然再好不过了。家人在院子正中的桌子上摆放自产的时鲜果品(核桃、板栗、苹果、梨子等)、自制月饼、酒茶等供品。山高谷深,月亮姗姗来迟,等到月儿从山顶探出头来,祭拜开始。主持祭拜者祈求月亮神,护佑家人吉祥安康,五谷丰登,六畜兴旺,表达家人质朴的愿望和理想。即便乌云遮月或大雨倾盆,先祭拜而后品尝的规矩不能变。

吃新谷

白语称吃新谷为“因搞得”:“因”,吃;“搞”,稻谷;“得”,前。大意为稻谷尚未开镰之前,先吃新米,是产稻区农民特有的一个传统节庆。

(下转第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