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一个铁杆球迷,看足球往往看不出什么门道,只是图个热闹,消磨一下时间。并且,我所看的球赛,只限于中国对阵其他国家,国内比赛提不起我的兴致。国与国之间的比赛,我会特别偏心,自然是希望中国队赢。看比赛过程中,心会特别紧张,随着赛事的情势而上下左右忐忑起伏,一旦中国队赢球便兴高采烈、喜形于色,甚至会大呼小叫,一改往日内敛、低调、安静的模样。而一旦中国队输球,则会颓丧郁闷、拍胸顿足、扼腕叹息……这种情绪,我自认为就是“爱国情结”吧。

这不,我的“爱国情结”又在近日被点燃。那是2018年8月13日晚上,央视5台直播国际足联20岁以下(U20)女足世界杯D组比赛最后一轮,对垒双方是中国与尼日利亚,地点在法国迪南。中国队先以一球领先,直到终场伤停补时的最后几十秒内,丢了球,最后两队战成1比1,净胜球处于劣势的中国队排名小组第三,遗憾告别了本届赛事。

在这之前,中国队与尼日利亚两国均为一胜一负,后者净胜球占优,因此中国队惟有取胜才能晋级八强。当我随意更改着频道,准备在芸芸众多的频道中,选取一个让我能在雨夜消遣的节目时,中央台的球赛直播深深吸引了我。

绵绵的雨淅沥如泣,漆黑的天幕没有一丝光亮。孤夜难眠,我的心里空落落的。当看到球赛时,心一激灵,孤寂和瞌睡虫一并跑远了,期盼球赛结果的愿望特别强烈,也好,瞌睡遇到了枕头,就看看球赛吧,一来可以打发漫漫长夜,二来我的“爱国情结”已是情不自禁地弥漫开来,充塞满了我的胸腔和“六神”。于是乎,我认真地看起球赛来。

球赛在激烈地进行,双方的拼抢都特别卖力,挥汗如雨。表面上看起来,两队势均力敌,但我还是看出一点“门道”:中国队技术还是稍逊一些,并且体力有点跟不上对方,毕竟尼日利亚队那些年轻的黑妹娃技术娴熟、体力充沛。还好,中国队在上半场41分钟时,张琳艳连续盘带轻松摆脱两名防守球员后射门命中,一球领先,我紧张的情绪稍微得以舒缓半拍,但心情依然紧张,连拳头也不曾伸开过,仿佛也想隔着屏幕为中国队出出力。

上半场结束,是“广而告之”时间,我出门方便了一下,抬头望望夜空,让眼睛休息一会,甚至还置身雨中,以便让温湿的雨丝再给我的“爱国情结”增添一丝丝浓郁的底色。

下半场开始,两队都有好几次射门机会,但都未果。我的心紧张万分,无论中国队还是尼日利亚队的射门。只不过前者射门时是紧张中裹挟着“进球”的期盼,后者射门时则充满了“球呀,莫进”的自私……终于熬到了补时阶段,熬到了最后几分钟,眼看胜利在望,我的情绪开始盲目地高兴起来,我看到台上的中国球迷好像准备着要欢呼了,两位解说员语气中也夹杂着胜利非中国队莫属的“把握”了。然而,就在最后快30秒时,尼日利亚队奥科科助攻阿吉巴德铲射入球,尼日利亚压哨扳成一比一。

绿茵场上的中国队抱团痛哭,门将徐欢泣不成声。肝肠断,泪滚滚,不忍卒睹;尼日利亚队教练和球员们跳着、叫着,手舞足蹈地欢呼,有种失去了方向感的冲动。截然不同的场面,像一束强烈的光直射着我,让我眼迷心乱,自个儿直呼“太可惜了,太可惜了”,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胸口像发动机超负荷,扑通扑通地……屏幕上窜出了五花八门的广告,我五内俱焚心绪难平:技不如人,加上运气有点背,导致中国队在最后几十秒结束了朝思暮想的晋级之路,泪洒绿茵场。

雨还在下,泣极而悲的我辗转反侧。求胜心切,结果“希望越大,失望越多”,难以平复的纠结让我在几个小时后才勉强睡去。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渐渐地,“鱼”也游走了,天大亮了,依然想着昨夜的球事。不过,我没有“鬓毛见衰”“人比黄花瘦”,此时是理性的归纳占了上风:赛场如江湖,风云变幻、云谲波诡乃是常道。一场90分钟的球事,说明要想成功,必须坚持到最后一秒,否则,胜利在望也会瞬间烟消云散。因为,正在追逐的胜利,从来就不是出窑的砖——定了型。另外,也证明希望往往镌刻在最后的门槛、最后的高峰,不到最后一秒,幸运之神不会垂青于你。还有,要充分发挥团队精神,不要你唱你的调,我吹我的号,力量的聚合有助于夺取成功。这也告诫我们,做任何事都要持之以恒、笃守如初、善始善终,不然就会功亏一篑,世间万事统统如此。自古皆理:谁笑在最后,谁才是最美的。

除此,我还想到:一场球的悲喜,竟然让一个偶尔关注的人如此缠绵,难怪会有人借足球赛事扰乱社会,会有人赌球,毁了自己,毁了家庭。其实,足球的魅力不仅是圆圆的、滚动的美丽,不止是牵肠挂肚的,更应该是理性飞扬的。不管比赛如何变幻,不以球喜,不以球悲,平常待之,理性待之,做好自我纾解与疏导,不过于受“垃圾情绪”所囿,可以踏歌,可以起舞,但不可“精神失控”,不可愤怒与浮躁,任性得不搭界,方是看球的最高境界和复方良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