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新疆全域旅游的发展,不少旅游资源丰富的乡村开始依托附近景区打“民宿旅游”牌,在乌鲁木齐市、吐鲁番市、阿勒泰等地已出现民宿聚集地。有条件的农牧民把自家院落打造成集特色餐饮住宿、特色文化体验的家庭式旅馆,不出家门即可通过旅游业增收。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留得住乡愁,天山南北蓬勃发展的民宿产业把疆内外游客吸引到乡村,提升了乡村旅游的吸引力,也为乡村振兴带来了“流量”。

葡萄沟里的“尼牙孜家访”

——吐鲁番构建多元接待住宿体系

□本报记者成越越

“我家客人太多了,每天从早到晚都忙得停不下来。”8月12日,依再提古丽·阿不力米提一边招呼一拨拨来到“尼牙孜家访”民宿院子的客人,一边对记者说。

“现在,我家院子的葡萄熟了,每天都有100名左右的游客来我家采摘葡萄,享用特色美食。”依再提古丽说,她是位于吐鲁番市高昌区葡萄沟街道的葡萄沟景区内“尼牙孜家访”民宿的负责人,也是这家民宿创始人尼牙孜·热克甫的儿媳。

葡萄沟景区早就声名远播,一直是著名的旅游景区。在葡萄沟景区内,如今有多家居民把自己家院子打造成了家访式民宿,供游客参观、游玩和居住。其中,“尼牙孜家访”是历史最长的一家之一。

尼牙孜·热克甫今年68岁。这些年,他眼看着来葡萄沟的游客逐年增多。热情的他总是喜欢邀请游客们来家中坐一坐,歇歇脚,喝杯茶。2003年,他开起了一家餐馆。看着他布满笑容的脸庞,听着他像阿凡提一样幽默诙谐的话语,不少内地游客仿照“库尔班大叔”的名字,称他为“尼牙孜大叔”。这些年,餐馆生意一直不错,不断扩大经营规模。

如今,来到“尼牙孜家访”民宿可以看到,原木制成的两扇大门上精心描绘着彩色花纹,好像爬满盛开的花朵。抬起头来,葡萄架上的枝蔓里,藏着晶莹剔透的绿葡萄。

尼亚孜大叔普通话流利,开民宿十几年来,他结识了天南海北的客人。他还喜欢与客人合影,然后把照片挂在自家院子的廊柱上。

“只要你住进我家,这里就和你自己家一样。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相处。”尼牙孜大叔说,还有不少外国人来过这里。

“多年前从电视上看到吐鲁番的葡萄架凉棚,我就想体会一下在这样的院子里吃一顿饭、消磨时光是什么感觉,”湖南游客李芳兰说,“来到‘尼牙孜家访’,我亲手采摘了葡萄,品尝了美食,还观看了原汁原味的歌舞表演。”

如今,“尼亚孜家访”民宿能够提供餐饮、住宿、采摘、观光、传统手工刺绣体验等多种服务。不少老顾客给尼牙孜大叔做着免费广告宣传,一些游客经过别人推荐,按地址找上门。

据葡萄沟景区管委会的相关负责人介绍,像“尼亚孜家访”这种规模和接待能力的民宿在葡萄沟已有数十家。

近年来,吐鲁番积极推广特色民宿建设,推动住宿业发展模式向特色酒店、民宿客栈、青年旅社等业态融合发展的新模式转变,重点发展特色酒店、家庭旅馆、农家旅馆、民宿客栈和青年旅社。“十三五”期间,吐鲁番将大力建设农家旅馆,构建满足游客需求的多元接待住宿体系。

台湾民宿的新疆版本

——一个台湾设计者的实践之旅

□新华社记者李晓玲

盛夏时节,碧空如洗,玫瑰花田一望无际、香气袭人。距离乌鲁木齐市仅三四十公里之遥的芸农庄,随处可见一个个欢乐游玩的家庭,暑期客流高峰时每天都有上千人次入园。

“台湾的民宿风格一直很吸引我,没想到在这里就可以近距离体验了。我父母和孩子都特别喜欢这里,亲子俱乐部和养生餐饮是我们体验的重点。”乌鲁木齐市民陈梦新一家人周末自驾来到芸农庄,白天逛果园摘葡萄,晚上宿房车看星星,玩得不亦乐乎。

占地5000多亩的芸农庄是一家集主题民宿、养生餐饮、果蔬种植、创意花田和亲子俱乐部为一体的休闲观光农业综合体。依托台湾民宿、旅游、餐饮相关行业协会的技术支持,总投资1.2亿元的芸农庄,经过一年的运营,如今已经发展成为集新疆农业观光、休闲旅游、房车营地、无公害果蔬采摘、冬季冰雪游为一体的农业休闲旅游品牌项目,仅7月就接待游客上万人,今年预计接待游客近十万人次。

芸农庄的规划设计者、台商魏莒成现在可算地道的新疆人了。自2012年起,他就常住在新疆从事旅游产业开发,曾在新疆北部的喀纳斯景区冲乎尔镇一住3年,负责一家旅游酒店的前期规划设计。在那里,他交了很多哈萨克族朋友,经常一起吃肉喝酒骑马,大家还给他取了个有民族特色的名字:小魏别克(别克在哈萨克语中是男子汉的意思)。

敏锐的魏莒成发现几百万人口的乌鲁木齐,周边除了农家乐,没有一家真正休闲度假的民宿式去处,就萌生了把台湾民宿理念引入边城的想法。魏莒成和他的几个朋友一拍即合,他们成立了一家旅游开发公司,5个股东中有两位来自台湾。

“芸农庄周围其实并没有任何可以用来开发的天然旅游资源,比如山、河、湖泊、名胜古迹之类的,只有农田。公司承租了千亩林地,我们就想把台湾的民宿休闲度假模式移植到新疆的城郊来,一定大有可为。”

魏莒成规划设计的芸农庄是台湾风情主题的亲子度假农庄,园区内有亲子民宿、水岸汤泉民宿、房车宿营基地、食养山房、儿童牧场宠物中心、有机休闲农业模块等多种功能业态。

在芸农庄漫步,穿行在树林果园间,在玫瑰花田拍照留影,在茶室品茗下棋,在步道中结伴而行,在林中午餐,周末的休闲时光在自然中缓缓流淌。魏莒成说:“我们这代人工作生活都很辛苦,要带孩子出去玩,要陪伴老人,我就想专门为城市人群设计可提供给老人和孩子休闲娱乐的场所,满足他们的特定需求。”

芸农庄中的儿童区,简直就是童话世界。除了各种特色的儿童套房,还有儿童乡村俱乐部,孩子们可以在此做手工、陪伴宠物、进牧场下农田。今年开建的老者康养别墅里,老人们可以自己种田种菜,可以享受高品质的中医理疗和推拿针灸,有专业的管家服务让老年人老有所养。农庄还投资200多万元用于污水处理,形成了环绕农庄的中水系统,实现了循环用水。

魏莒成说:“我特别关注了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希望把芸农庄建成乡村旅游基地和特色旅游小镇,成为带动当地农民致富的龙头企业。”

自2016年4月开建以来,芸农庄长期聘请当地农民,冬天平均用工百人以上,夏季有200多人从事餐饮、服务和保洁工作,人均月薪有3000多元。农庄的林地和农田也雇了当地农民来种植管理。游客增多时,对周边村庄的农产品销售、农家食宿都形成了“外溢效应”。芸农庄服务员王成告诉记者,他在农庄学到了许多接待礼仪和团队精神。

公司还聘请了新疆专业的酒店管理团队打理芸农庄,希望以此教会当地人如何经营休闲农业。魏莒成的设想并没有落空,通过不断地沟通、学习和探索,管理团队推出了玫瑰婚宴茶、浪漫花事摄影大赛等,取得了良好的反响,不但吸引了更多游客,还叫响了“芸农庄”品牌。

哈巴河县民宿经营助力脱贫攻坚

□本报记者张治立

炒菜、炖肉、烧鱼、熬奶茶、调酥油……一有客人登门,木哈买提·力汗和妻子各有分工,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

家在哈巴河县库勒拜乡阿克阿热勒村的木哈买提本人患有腿部肌肉萎缩症,他的3个女儿在上大学或高中,大女儿天生就有腰椎病。学费和医药费,让这个家庭入不敷出。

今年5月,在“访惠聚”驻村工作队的帮助下,木哈买提家开起民宿后,原本沉寂的院子里洋溢着欢乐,充满着希望。

8月9日,木哈买提家来了一拨北京游客,夫妻俩恨不得把所有的烹饪技艺都展现出来,把最大的热忱表达出来。当晚,客人对这里的居住环境、特色美食赞不绝口,夫妻俩忙到次日凌晨2时仍不愿睡觉,开始商量为客人准备什么样的早餐。

“客人来得多,我赚钱也多了,感到日子越来越有盼头了,对生活越来越有信心了。”木哈买提见到哈巴河县文体局驻阿克阿热勒村工作队队长、第一书记李燕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看到木哈买提夫妇一心一意想经营好民宿,李燕也非常欣慰,她决定要继续帮扶他们。

阿克阿热勒村位于我国西北最大的天然白桦林带深处,距离哈巴河县城20余公里,是个偏僻的牧民定居村。去年,哈巴河县大力发展旅游服务业,工作队开始鼓励村民参与到旅游业发展中。今年,工作队进一步精准施策,动员家庭环境好、有烹饪技艺、有创业意愿的村民在家里经营民宿。

村里最后选定了10户村民发展民宿游,木哈买提家被选上后,他和妻子立即投入到民宿打造中。因为缺少资金,他们听说县城附近一家农家乐不开了,就低价买走这里的桌椅。接待客人的毡房式会客厅,是木哈买提买来水泥、砖块等材料请人建造的。房屋内的地毯、挂毯,是妻子一针一线绣出来的。

木哈买提夫妇借助阿勒泰地区实施的“三苗”(树苗、菜苗、禽苗)工程,在庭院里辟出地方养鸡、种菜。工作队送来的鸡苗,他们认真饲养;种菜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他们就向工作队干部请教。现在,他家招待客人的饭菜,所需食材基本上为自家生产。

木哈买提家后院有一条潺潺而过的河汊,河对岸便是浓密的白桦林。他在河汊上搭起一座浮桥,在河对岸搭起一座毡房,作为制作奶制品的场所。他准备买一套制作奶制品的器具,增加奶牛饲养量,让种植业、养殖业与民宿紧密结合在一起。

阿克阿热勒村的其他民宿经营户也认为,开起民宿等于叩开了增收致富的大门。村民叶列吾·阿扎提别克前几年开过农家乐,因客人太少没能坚持开下去。现在,来哈巴河的游客多了,当地鼓励农牧民参与旅游业发展的政策又好,他重新燃起了旅游增收致富的希望。

阿尔善村的“绿色突围”

□本报记者张治立

在广东摩天骑行团队队员欧阳鲜看来,新疆的独库公路是骑行的绝佳路线。这条路线上的新源县那拉提镇阿尔善村,则是骑行爱好者最好的歇脚处。

8月11日,欧阳鲜和另外3名队友骑自行车翻越一道道山岭,他们经过满目苍翠的那拉提草原时,被路边一个村落的民宿接待招牌所吸引。这个与那拉提风景区隔路相望的村就是阿尔善村,全村900多户人家有300多户参与到旅游业中。其中,集特色住宿、特色美食、特色民俗体验于一体的民宿人家有30多户,他们还组建了民宿服务专业合作社。

阿尔善村的民宿人家较为分散,欧阳鲜和队友们选择的是“民宿一号”塔布斯·俄得热斯家。他们把自行车停放在院内草地上后,主人就热情地呈上奶茶、包尔萨克。至于住宿,主人家有装修一新的平房,有原生态的毡房,客人可随意选择。

一个毡房可以睡下十来个人,每晚价格有三五百元的,也有七八百元的,欧阳鲜认为既经济实惠,又特色十足。夜幕降临,他们品尝着手抓肉、烤肉、胡尔达克(一种哈萨克族美食)等美食小吃,听塔布斯讲述带领内地驴友在夏特古道探险的故事。周围蟋蟀低鸣,上空满天星斗,不远处传来如淙淙泉流的冬不拉声。

塔布斯告诉欧阳鲜,阿尔善村97%的村民为哈萨克族,这里冬季漫长,而且风大雪多,村民靠农牧业生产收入非常单一。这两年,党的政策越来越好了,村民可以依托景区来增收致富。尤其是今年,伊犁州党委组织部驻阿尔善村“访惠聚”工作队不仅组织村民参加宾馆旅游服务管理、烹饪、刺绣等免费技能培训,还组织旅游经营示范户到江苏南京、镇江、扬州等地参观,学习那里的民宿经营经验和做法。

村民沙吾特努尔·努尔旦哈孜是养殖大户,2015年,他用积累的钱盖了一所大房子。今年3月,工作队和村“两委”鼓励有条件的村民经营民宿,沙吾特努尔认为自家房子又大又漂亮,妻子做饭手艺也好,赶紧报了名。

“到内地学习回来后,我把房子又重新装修了一遍,房屋内既有原生态的文化气息,又有现代化的卫生间,客人来了非常满意。7月份的经营收入达两万多元,现在房间都得提前预订,比原来单纯发展养殖业赚钱多了。”沙吾特努尔说。

沙吾特努尔为经营民宿在房屋装修上花了17万元,村里致富带头人叶尔阿勒·比加合鲁花得更多。他将家里的两层楼隔成若干个标准间,宽大的阳台则是喝茶聊天和吃饭聚会的地方,阳台通体钢架结构被涂成金黄色,老远便能感受到民俗风情。因此,阿尔善村旅游民宿合作社组建时,他被推举为合作社理事长。

叶尔阿勒说,阿尔善村发展民宿旅游,让不少人在家门口实现就业。旅游高峰期到来后,他们一家人根本忙不过来,需要雇厨师和服务员,厨师每个月可以拿6000元工资。在发展好民宿游这一新兴产业过程中,合作社成员互帮互助,谁家生意好得忙不过来时,就把客人介绍给别的民宿经营户。

▲8月11日,新源县那拉提镇阿尔善村一家民宿里,厨师给游客制作美味小吃。王小语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