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7日晚,江苏省昆山市震川路一路口。一辆白色宝马车驶入非机动车道,与正常骑行的骑车人发生争执。此时,宝马车司机从车上下来,对骑车人拳打脚踢,后又返回车内拿出一把长刀,砍向骑车人。骑车人虽然连连躲避,但仍被砍中。未曾想宝马车司机在砍人时,长刀不慎落地,骑车人抢先一步捡起长刀,反过来砍向宝马司机,宝马车司机被骑车人砍杀身亡。

昆山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称,经初步调查,两名伤者分别是刘某某(男,36岁)和于某某(男,41岁)。当晚,双方在震川路、顺帆路路口因行车问题引发口角导致冲突。冲突中双方受伤,刘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于某某没有生命危险。目前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将于某某刑事拘留。

随后,有网帖提及,事故中死亡的刘某某曾于今年3月获昆山市见义勇为基金会颁发证书。同时,网上爆出首先持刀的文身男子即被害人刘海龙有犯罪前科,引发网友质疑。据扬子晚报8月29日最新消息,昆山市见义勇为基金会发布了情况说明:刘海龙曾举报有人贩毒的线索,警方据此抓获毒贩。目前我省见义勇为奖励规定“并未明确犯罪前科人员不能申报见义勇为”,对其奖励是按规定执行。

据悉,死者名叫刘海龙,是甘肃人。此前,刘海龙曾多次因抢劫盗窃敲诈等罪获刑。自2001年至2014年,刘海龙至少五次被捕,刑期累计达到9年半。

犯罪嫌疑人于某某在事发地附近一家酒店就职,为分管电工工作的负责人。该酒店员工称,于某某为人和善、待人友好,并不像一个喜欢冲动的人。

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邓学平:

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需要弄清楚另外两个核心关键事实:第一,导致刘死亡的致命伤究竟是哪几刀造成的?如果是前五刀造成的,那么后续追砍行为并不致命。于的行为属于行使无限防卫权,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如果致命伤是后两刀导致,就需分析第二个事实,即:刘倒地起身后手上已经不再有刀,且已经开始逃离,此时于的人身危险是否已经解除?如果刘一方主观上已经放弃了继续行凶的意图或者客观上已经丧失了继续行凶的能力,那么客观上于的人身危险已经解除。

但问题是,作为当事者的于,他当时的主观认知究竟是怎样的?他是如何判断当时的自身安危的?对此问题,警方在后续侦查中必然会重点进行讯问。但在当前,我们只能结合监控视频进行分析。

当然了,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之间并不存在一条清晰的界限。过度压缩或过分扩张正当防卫的空间,有些时候都会助长恶行,纵容暴力,危及社会秩序。而期间的边界勘定和分寸拿捏,对司法工作者确实是极大的智慧考验。

·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

本案中,宝马司机持刀砍人,社会危害严重,对于骑车人来说,是正在进行的行凶,面临生命危险,因此骑车人捡刀反抗应当是正当防卫。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常清:

有争议的是,宝马车主倒地后骑车人继续追砍是否属于正当防卫,这就要考察当时所处环境及骑车人此时的主观意图。

骑车人被连续刀砍,宝马车主虽倒地但并未倒地不动,而是向宝马车处挣扎,依当时当地骑车人的主观上可能的判断,很难确定宝马车主已经失去了伤害自己的能力,其为了保护自己安全继续攻击宝马车主,应当按正当防卫无罪处理。

四川君合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双瑜:

属于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因为在宝马车司机已经跑走时,骑车人仍然追砍。具体情况还要根据案件的证据,目前只能从监控视频分析,本案需要查清的事实:当时宝马车司机用刀砍骑车人时的伤害程度,是否意图伤害还是只是吓唬?骑车人在砍宝马司机第一刀时,是否已经让宝马车司机丧失了抵抗力?

北京市亚太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保民:

如果仅凭视频中显示的内容来看,骑车男子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周律师表示,视频中骑车男子持刀反击后,宝马男已经逃窜,但骑车男子仍持刀追砍,虽然视频中看砍的不是致命部位,但砍了很多刀,这已经超出了防卫过当的范畴。

周律师表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刑期一般是十年以上至死刑,骑车男子并非蓄意作案,凶器也不是他本人所持有,这些会在法院开庭量刑时予以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