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时常在风中咀嚼荒芜

积蓄了半辈子的眼泪

尽数滋润一根垂暮的枯枝

他的历史也是大山的历史

他的身上,同样覆盖了整片森林

他甘愿在月光下席地而睡

为一些渺小的事物袒露心声

春来秋去成为他体内的一部分

落叶,白雪,都流进他的血管

他的眼中始终挤满了飞鸟的影子

对于辽阔的天空,他比谁都敬畏

防护林

防风,防沙,还要防

被水泥浇灌的僵硬的人心

城市里的手

不该碰碎花香和鸟鸣

我不知道这绿色的边疆

究竟横亘了几场风暴

几阵沙尘

我只看到硝烟被挡在长城之外

天空的蓝色也越发变得透彻

它们唤醒四季鲜明的大地

为荒芜贫瘠的难产接生

二十四小时站岗

犹如不朽的塑像

它们始终团结

绿色是唯一的共同信仰

春天在它们眼中不断复活

顽固的荒漠

因此也变得格外柔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