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第1版)更少见孩子们的身影。依稀记得那是1998年的夏末,我带着出生不久的儿子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家,拜见了亲朋好友之后便独自一人到村后的打谷场看了看,昔日平整的打谷场已是坑坑洼洼、杂草丛生,成了放牛的场所,四处难寻那个我记忆中充满童年欢乐的打谷场的踪影了。

几年之后,农村田地荒芜现象终于引起了有识之士的高度重视,党和国家领导人把农村工作和农村问题提到了重要议事日程,国家还出台了减免农业税等一系列优惠政策。从2003年开始农产品的价格不断上涨,农民又体会到了耕耘的喜悦。老家的叔叔打电话来说,村里的人正自发地修整村后的打谷场,油菜就要收割了,打谷场要派上大用场了。叔叔的话语里有按捺不住的激动与喜悦。

今年清明时节,我又一次回乡扫墓。此时,放眼望去,我惊喜地发现,家乡的田野满是黄灿灿的油菜花和绿油油的小麦,蜜蜂嗡嗡、蜂蝶翩翩,好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色!回到叔叔家,发现村子里各家各户都已经修了水泥打谷场,前来迎我的堂弟告诉我,家乡正准备实行土地流转,机械化耕种将人们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只是大规模的耕种还需要建更大的仓库和打谷场。

此刻,我在心中默默地祝福:家乡的打谷场,无论你如何变迁,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一定会用自己勤劳的双手蘸着四季的风风雨雨,在上面绘制一幅又一幅美好的家乡风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