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的冬天,陶海牧场老七队出奇的冷,强劲的北风见空就钻,本来就很旧的房子不怎么保暖了,坐在那里不时有风刮过脸颊。那时候没有煤炭,烧火用的是桦树和杨树柈子,起火快,凉的也快,在屋里还得穿着棉袄。放寒假的我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飞鸟,为什么它们不怕冷?那时候为什么很多,但给你解答的却很少。

突然门开了,儿时的玩伴小全儿全副武装的来找我去西山滑爬犁,我毫不犹豫的起身穿戴出门拽上爬犁直奔西山。顶着北风费劲巴拉的抵达山顶,热汗出了一身,坐在山上打了个冷战,我俩坐上爬犁一路向东,耳边飕飕的冷风,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没什么知觉了,半晌抖落身上的积雪,为什么感觉不出一点冷意呢?在想滑二次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力气了。

抬头向家的方向看了一眼,简直不敢相信,家门口停了几辆没有见过的车辆。我和全儿飞快地奔向家里去看个究竟。后来才知道就是吉普车和卡车罢了。我们俩围着车转了几圈就进屋了,看看周围的人没有一个认识的。屋的一个角落里放着枪,足足有十多支,好像还有手榴弹,椅子上挂着几把手枪。我偷偷地问母亲,母亲说是鄂伦春打猎的。那时候父亲很是好客,因此来家里做客的人很多。听他们唠嗑,知道有一个姓白的鄂伦春人,不是很善讲,总是乐呵呵的。父亲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准备做晚饭了。那时候那吉地区野生动物就是多啊,能看见成群的狍子、犴、狼、熊等随处可见,也难怪鄂伦春人每年都来狩猎。

我喜欢养狗,因此家里狗很多,平时总会领着最心爱的小黄狗满山的跑,不觉着累。当时也不会训练,在记忆当中这只小黄狗没有抓过任何小动物。小黄狗很懂事,总在你身边,除了睡觉外。

没事的时候我就带着小黄狗去鄂伦春人住的地方玩,在他们那里知道了很多不知道的东西,知道了他们是狩猎的民族,他们狩猎在野外住的是用桦树皮做的房子叫“撮罗子”,马和狗是他们最爱的,认为它们通人性,因此从不吃马肉和狗肉,被称为“猎人的伙伴”。鄂伦春,汉语就是“打鹿人”之意,有语言没有文字。记得有位鄂伦春大叔盘着腿坐在火炕上摇着头给我讲“铁杵磨成针”的故事,这句成语比喻只要长期努力不懈,再难的事也能成功。

当时我还是似懂非懂地点头,总觉得跟我的关系不大,但是这位大叔却讲得津津有味,他是在教我好好学习。我却朝他做了个鬼脸带着小黄狗跑掉了。

天好的时候,他们全部出动去打猎,很晚才能回来。每次我都能亲眼目睹的看他们给猎物扒皮,分割,堆放。当时觉得他们才是最抗冻的人,无论多晚他们都必须把猎物分割好才去睡觉。他们的狩猎对象大都是犴,很少打狍子之类的小猎物。他们很少与外人沟通,平时话语也很少,偶尔闲的时候逗逗我。天不好的时候,他们就守在炉子旁烤鹿肉,带着血就吃了,我也曾学着烤鹿肉,那时候小但也能像他们似的吃过带血的鹿肉。现在感觉余香仍缭绕在周围。快到年关的时候他们的狩猎也就结束了,满满两辆卡车已经分割好猎物。

临走的头一天晚上,父亲准备了酒菜,款待狩猎的鄂伦春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时候有位大叔跟我说:把你的小黄狗给我吧?等明年我们来的时候给你带一支钢笔和一袋榛子,你看行不行?我当时有些犹豫了,我很喜欢我的小黄狗,不能随便给人啊!那位大叔经过半宿的软磨硬泡终于打动了我,因为我没有见过钢笔和从未吃过的榛子。为了这两样东西我还是决定拿我的小黄狗和他交易了。他见我同意了,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我再三的叮嘱那位大叔明年一定不能违反了我们的约定哦。第二天在我的惦记和恋恋不舍中送走了我还没有太熟悉的鄂伦春狩猎人。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了。总感觉时间过得太漫长了,从春到夏,从秋又到冬,在嬉戏中迎来了又一个寒假。天依旧那么的冷,时不时的刮起雪花,门外的积雪还是很厚,冬日的阳光也不是很足,很少看见街上的行人。傍晚时分就觉得屋外有马达的轰鸣声,紧接着有很多人在说着听不懂的语言,我飞快地出门,原来是鄂伦春打猎的来到了。我很兴奋,在人群中搜索着我们曾经有过约定的人,但是我没有找到,我的心情很沮丧,于是我回到了屋里。一位鄂伦春大叔拎着包裹进来,看见我躲在角落里,笑了笑说:你看给你带来了什么?我说:能有什么好东西啊?看那大叔不紧不慢的放下包裹,拿出一袋东西,说:你自己看看吧。我打开包裹对他说:这是什么东西,我不认识啊。大叔说:你要的榛子。说完手伸进衣兜里掏出一根蓝色带花纹的钢笔递给我说:去年你和那位大叔换的东西都给你带来了。我说,那位大叔怎么没有看见?小黄狗也该成大黄狗了吧?等我说完他有些沉默了,对我说:他不能来了,也许以后也不能来了,是的,小黄狗变成大黄狗啦,很懂事。我说:为什么不来了?他说:家里有些事情要处理吧。说完转身出去了。我感觉鄂伦春人有一种诚信,有诚信的人我们都愿意和他来往,诚信也一直伴随着我走到今天。

1985年春季我们举家搬往陶海牧场,离开了我的出生地。记得当年夏天鄂伦春来了几个人看望我父亲,我还能认出模样来,我拿出曾经他们给的钢笔写字学习,这也是最后一次见到鄂伦春人。我带着这只钢笔读完小学和初中就再也没有用过,我把它留作纪念珍藏了起来,有时候拿出来回忆一下倍感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