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的表哥要给儿子娶媳妇了,在老家的宅子架起大锅,准备婚宴。大锅做出的菜真的别有味道,特别好吃。看到这口大锅,吃着美味可口的饭菜,记忆的闸门在瞬间打开,不由想起我老家的那口大锅来,关于对大锅的美好记忆,纷纷席卷心头……

农村的房子,大多正房,最东边的一间作为厨房。彼时,那间厨房有简单的菜厨,一口水缸,再就是用来做饭的大锅、风箱。尽管厨房烟熏火燎,日积月累被熏的很黑,但却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随着母亲在院子里抱来柴火,点火做饭,红红的火苗欢快地舔着锅底,风箱声有节奏地响了起来。母亲一手添柴,一手拉着风箱,大锅也渐渐有了声响,冒出热气来,随着便有了饭菜的香气。所以,我喜欢厨房,喜欢黑黑的大锅,喜欢它做出的饭菜。有时候,特别是有些寒冷的日子,我往往自告奋勇,抱来柴火,主动要求点火做饭,也熟练了如何拉风箱。尽管,浓烟滚滚,但大锅散发出来的温暖,以及食物浓香的诱惑,让我还是愿意靠近大锅,接触大锅,享受它带来的快乐。

老家的大锅,锅头在冬日里给我们增添暖意,因为连着土炕,只要大锅烧起来,炕便热起来,比现在用的电热毯更环保天然。北方的冬天很冷,早晨,小孩子懒被窝不愿起床。母亲依旧第一个起床做饭,随着风箱有了动静,土炕也渐渐温暖起来,玉米粥的香气飘入鼻孔,我才懒洋洋地起来。大锅可以蒸窝头、蒸馒头、蒸包子,蒸出来的面食是现在电气化燃气锅灶无法比拟的。还可以做大锅菜,柴火饭,猪肉白菜豆腐粉条,小鸡炖蘑菇,过年的时候炖肉,那叫一个香甜。但是在炎热的夏天,烧大锅便成为了苦差事,又热又呛,年少不懂事的我会选择逃之夭夭避而远之,瘦弱的母亲独自在厨房忙碌,擦着汗津津的额头,还不时被呛得咳嗽起来。

现在,父母已经随我来到城市,尽管各种蔬菜和肉食不断,却再难吃到原汁原味大锅做出的饭菜,父母时常念叨大锅做出的饭菜是多么好吃,我也怀念那些年吃大锅菜的日子。老家的房子年久失修无人居住,而那口带给我们饭菜和快乐的大锅也已闲置多年。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静静地回想过去,等待我们的回归。